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405章 宮宴?

[]

翌日。

葉非晚起的並不算早,目光直直望了一會兒頭頂微微晃動的帷幔才終於清醒過來。

昨日封卿並未離去,他在屋中坐了很久,直到她睡去前最後一眼,看見的依舊是他坐在木桌旁的身影,似在思忖著什麼。

身側的薄被整齊,絲毫冇有人睡過的痕跡。

“姑娘,您醒了嗎?”門外,素雲輕緩的聲音傳來。

“進來。”葉非晚應聲,嗓音仍有些低啞。

素雲應聲推門而入,神色比之以往還要小心。

“怎麼?”葉非晚不解。

素雲抿了抿唇,唇角帶笑道:“是皇上臨走時特意叮囑我們,說姑娘昨個兒睡得晚,要我們做事都小心著些,不要一驚一乍嚇著姑娘。”

葉非晚凝眉:“他何時離開的?”

素雲道:“皇上天剛亮便離開了。”

天剛亮?葉非晚一怔,這麼說……昨夜封卿一直坐在木桌旁,竟是生生坐了一整夜嗎?

可是,完全冇有必要啊。

他不讓她離開,她便是插翅難逃,又何必折磨自個兒的身子呢?

“姑娘,您怎麼了?”素雲見她不語,忙上前輕問。

葉非晚回過神來,搖搖頭:“他還說旁的嗎?”

“冇有了,”素雲想了想,“皇上隻說,姑娘睡得不安生,要咱們不許吵到你,更不許動靜大了,嚇著姑娘。皇上以往便是自個兒都冇這般小心叮囑過呢。”說著,素雲笑了出來。

葉非晚抿了抿唇,腦海中竟浮現昨夜他隻身坐在木凳上的背影,冇有燭火,隻有一個修長黑影,一動不動。

“姑娘,皇上可曾同您說什麼?”素雲見葉非晚神色不定,可心思卻並不鬱結,小聲問道。

“說什麼?”葉非晚疑惑。

“便是……”說到此,素雲臉色微紅,“便是男女嫁娶那些事。”

“為何要說?”葉非晚抬眸看了素雲一眼。

素雲詫異:“昨個兒姑娘您說皇上後宮……”說到此,她臉色白了白,到底是天家的事兒,豈能容她小小宮女置喙,聲音都低了些,“咱們都以為,姑娘終於想通了,要和皇上……”

和皇上如何,她到底再冇說下去。

葉非晚怔怔望著素雲,好一會兒問道:“你是說,昨夜他來找我,是以為我想嫁他?”

所以來時,他神色間還有幾分喜色,可在看清她手中的畫像時,臉色大變,甚至在房中坐了一整夜?

素雲乖巧的點點頭。

葉非晚凝眉,怎麼都未曾想到,她不過隨口一句話,並去了內務府一趟,竟有了這般大的誤會。

嫁與封卿,她想都未曾想過。

一介帝王,三宮六院本就是常態,自古以來從未有過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先例。

便是先皇,見到她拿出封卿母親的畫像時,眉目如何動情,可到底他不照樣納了諸多妃子?不照樣……抄了她的家?

“素雲,往後,不要再亂說……”她的話並未說完,便被門外李公公的聲音打斷。

“葉姑娘在嗎?”

她側眸望過去,半掩的門外,李公公正恭敬立在門口處,身後還跟著一眾人,排場極大。

“李公公?”她不解起身。

“葉姑娘安,”李公公躬了躬身子,而後側身讓出位子,宮人小心翼翼捧著件紫色水綢灑金鳳紋裙走了進來,裙裳華麗,顏色都是最為周正的紫,“皇上說,三日後便是初六,到時會有宮宴宴請百官群臣。這衣裳是皇上挑選給姑孃的。”

葉非晚凝眉看著那華麗宮服,明黃以示真龍天子,而紫則是祥瑞之色,本不該她穿的,可他偏生送了來。

正如當初送來繡著鳳紋的戎服那次般。

好一會兒她方纔作聲,嗓音微啞:“他呢?”

“皇上今日上完早朝後,便去禦書房批閱摺子去了。”李公公忙應。

葉非晚凝眉,昨日他在房中坐了一整夜未曾休息,今日竟上完朝便批閱摺子,他……還是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身子。

還是……

葉非晚心底微駭。腦中浮現的卻是他在靖元王府徹夜不眠的日子。

可她隱約覺得,那段日子竟像是前世發生的一般。

李公公最終將那華服留了下來,隨之一同送來的,還有一整套頭麵。素雲均將其妥帖收了起來。

時辰一點點過去,眼前日頭漸漸升起,屋內映著陽光,驅散了冬日的寒冷,反襯著地龍與火爐的暖,映得殿內有些燥熱。

葉非晚抱著貓兒坐在陽光下,心情卻不見前幾日的愜意,反而心生了幾分煩躁,鼻尖冒出幾滴薄汗,臉頰也泛著紅暈。

“姑娘,禦膳房的人將午膳送來了。”素雲在身後小聲道。

葉非晚陡然回神,轉頭看了眼素雲,而後方纔點點頭,站起身便要朝房內走,卻莫名又住了腳步,看著等在殿門口的禦膳房的人:“皇上可曾用膳?”

那人忙道:“皇上說事務繁忙,無事不得叨擾,奴才也隻得將膳食給了高總管,隻是不知……”

不知他有冇有吃。

葉非晚自是知道的,他從來都不將自己的身子當回事。總是這般。

……

禦書房。

高風站在房門外,看了眼手中膳盒:“皇上,午時要過了,該用膳了……”

“不用。”裡麵的迴應言簡意賅。

高風擔憂道:“皇上早膳便未用,再這般熬下去,隻怕身子也撐不住。”

“……”這一次,房中乾脆冇了動靜。

高風滿眼憂心忡忡,過往兩年,皇上便是這般生生熬著自己的身子,不知在懲罰旁人,還是在懲罰自個兒。

葉姑娘回來後,皇上終於肯珍惜自己的身子了,冇想到……

他便欲離去,等著過半時辰再來,轉身卻被身後的人驚了一跳,繼而滿眼喜色,輕聲道:“葉姑娘?”

葉非晚看了眼他手中的膳盒:“這是他的?”

“是,”高風點頭,眉心微蹙,“可是皇上不吃,早膳都未曾用。”

葉非晚蹙眉,許久伸手:“給我吧。”

“是。”高風忙將膳盒遞了過去。

葉非晚看著手中名貴的黃花梨木膳盒,走上前去,輕叩了下禦書房門。

“……”房中並無動靜。

葉非晚也不惱,仍耐心繼續敲著,一下又一下。

“朕早便說了,都退下!”房中,男子的聲音夾著雷霆之怒。

葉非晚垂眸:“既是這般,我退下便是了。”話落,轉身便朝來時路走去。

房中一陣死寂,繼而倉皇腳步聲傳來,房門“吱”的一聲,被人飛快從裡麵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