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395章 討好

[]

葉非晚隨在李公公身後,安靜朝養心殿走著。

心底卻分外納罕,他分明白日才離開,為何晚上便宣自己前去。

直到養心殿門口,李公公恭敬彎了彎腰:“姑娘,皇上正在裡麵等著您呢。”

話落,人已離去,走到殿門外安靜站著。

葉非晚錯愕看著黑漆漆養心殿,夜色已至,周遭一片漆黑,可養心殿內卻未點半分蠟燭,一片昏暗。

她輕吸一口氣方纔小心推開殿門,一股夾雜著熱意的檀香襲來,好聞的緊。

她的思緒不覺輕鬆了些,循著記憶繞過外殿,等到雙眸終於適應此間黑暗,才得以隱隱約約看清些許輪廓,行至內寢門前。

“皇上?”她低低喚道,昏暗之中,偌大的外殿,隻有她的聲音響起,竟是連個伺候的宮人都冇有。

“……”無人應聲。

葉非晚抿了抿唇,換了稱呼:“封卿?”

這一次,內寢內傳來“啪”的一聲輕響。

葉非晚一頓,手輕輕敲了下門。

裡麵卻再無動靜。

平複了下有些急促的呼吸,葉非晚輕輕將內寢門推了開來。同外殿一般,內寢同處於一片黑暗之中,隻是窗前映著外麵的微光,能隱隱望見一處頎長的身影站在那兒,腰身瘦削,如夢似幻。

“封卿?”葉非晚低低喚了聲。

那背影動了動。

葉非晚終於安下心來,聲音隨之鬆懈了幾分:“你喚我前來,所為何……”事。

最後一字未等道出口,窗前桌麵上的一根紅燭突然被點燃,發出細若的暈黃色的曖昧光芒。

而站在闌窗前的背影亦徐徐轉了過來,目光如濃墨,深深凝望著她。

葉非晚呼吸一滯。

眼前的封卿,在燭火隱約的映照下,如同鬼魅,又若邪神。

他未曾穿以往如謫仙般的白衣,反而穿了一身紅,廣袖對襟袍服在他身上鬆垮垮的穿著,露出蒼白如玉的胸膛,瘦削卻又泛著完美肌理的淡淡光澤。

滿頭墨發更為綰起,隻隨意披在在身後、臉龐兩側,映著一旁的燭光,越發襯的他的眉目如妖。雙眸微眯著,眸中似有光芒流轉,妖嬈萬分,風華無二。

他緩緩朝她走了過來,赤色廣袖在身後微微拂動,人若染血的流雲,在暗夜之中染出幾分曖昧迷離。

葉非晚目光呆怔,盯著他長久難以移開目光。

封卿唇角笑意漸深,他最終站定在她身前,不複以往的冷香,細細的暖香夾雜著殿中的檀香鑽入道葉非晚鼻下,她的意識都有些朦朧。

下刻,他彎下腰身,垂眸與她平視著,眸光微動,薄唇輕啟:“滿意你所看見的嗎?”尾音微揚,越發勾的人心尖發顫。

葉非晚睫毛顫抖了下,直覺想要頷首,卻又突然想到什麼,飛快後退半步,幸而隻有一盞燭火,看不清她此刻的臉色。

“你,你這是做什麼?”葉非晚嗓音啞了些,目光左右環視,卻如何不肯看眼前的男子。

封卿直起腰身,望了眼二人間的距離,下瞬徑自大踏步上前,再次走到她跟前。一手輕輕抬起她的下頜,半迫半誘的逼著她與之對視。

“你不喜歡嗎?”他以氣聲低低問道。

葉非晚心口跳動的越發快,耳根都一陣陣酥麻,好一會兒勉強道:“封卿,你……”

“若不喜歡,還將那話本留在枕下?”封卿卻不等她應,繼續俯首道著,唇一點點貼近她的耳畔,“若不喜歡,還以筆將那男狐狸勾起來?若不喜歡,聽著我念話本中那些話時,你會麵紅耳赤……”

“……”葉非晚怔愣站在原地,耳畔是男人曖昧喑啞的低語,身前是夾帶暖香的高大身軀,還有……那大紅袍服下包裹的如上好白玉的肌膚……

葉非晚呼吸急促了些。

“那男狐有何好的?”封卿仍在道著,終於從她的耳畔移開,緩緩移動到她眼前,與她的麵頰之間不過二指的距離,他低哼著,“那男狐有我好看嗎?”

葉非晚指尖顫了顫。

冇有,她從未想過,穿慣了白衣的封卿,穿上紅衣會是這般絕色,原來……當他刻意起來,竟如此妖嬈,恍若染了血色的月華。

“讓我想想,若按那話本所說,男狐約了那女子前來,接下來……要做什麼呢……”封卿眯眸,竟真的遠離些許,認真思索著。

葉非晚頭腦早已混沌,半點想不起那話本的內容。

“想到了,”封卿低笑一聲,伸手觸上眼前女子的臉頰,手微微翻轉,輕述著話本上的話,“‘輕攏鬢絲,半解羅裳,凝著她凝脂柔膚,觸著白玉玲瓏……’”

他的手,隨著他的話,而緩緩動著,將她的髮絲攏在而後,而後滑落,落在她的肩側,輕撫著美人骨。

葉非晚身子顫了下,卻如釘住般一動難動,隻低聲喚:“封卿,彆……”

封卿一怔,抬眸望著她,手越發緊繃。

她的聲音,添了細啞與嬌媚,竟如小貓一般,撓著他的心口處。

“你不願意?”他歪了歪頭,反問道。

葉非晚看著眼前如妖孽的男子,他白日分明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帝王,而今卻歪著頭目光那般澄淨望著她。

唇動了動,竟什麼都說不出。

封卿垂眸笑了出來:“非晚,晚晚……”他一點點,湊到她耳畔,輕輕落下一吻。

葉非晚身子一顫:“不要……”

“撒謊。”封卿低語,“耳垂好燙。”

“……”葉非晚僵硬立在原處,心口劇烈跳動著,她甚至能感覺到封卿的唇一點點移動到她的臉頰,鎖骨。

一下一下,竟似討好。

“封卿,”她的呼吸緊繃著,“……我還冇準備好。”

她不知自己如今對封卿是何感受,不知過往他們那段姻親發生過什麼,不知封卿為何轉變這般大。

他們之間,如隔著白霧,白霧那端,他對她還極為嫌厭,而白霧這端,他竟待她如此體貼溫柔。

她並非不信,隻是不敢相信。

流連在美人骨的唇一僵,封卿閉了閉眸,壓下粗重的呼吸,良久,他驀地伸手將女人擁入懷中。

“好。”他低語,緊緊擁著她,如嵌入身體之中。

葉非晚靜靜靠在他懷中,耳畔能清晰聽見兩個強有力的心跳,砰砰作響。

不知多久。

“葉非晚。”頭頂,封卿的聲音突然傳來。

“……嗯。”

“你果真喜愛的是今夜這身打扮、這張臉吧。”封卿繼續道。否則,為何以往她很少用今晚這般癡癡的目光望著他?

葉非晚僵滯,抿唇不語。

今夜的他,的確很是好看,勾人的如一隻狐狸。

封卿卻緊蹙眉心,靜默片刻:“若是……往後我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