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靜的內寢,梳妝檯前。

葉非晚怔怔看著眼前的封卿。

男子一襲白衣輕站在一側,眉目不複以往的清冷矜貴,反而添了溫斂,唇角帶著一抹溫和笑意,在安靜望著她。

他說,你喜歡這樣的,不是嗎?

香爐裡靜靜冒著縷縷輕煙,染了幾絲檀香,火爐安靜燃著,偶爾冒出幾聲柴崩裂的細微聲響。

葉非晚隻覺彷彿靜止了很久,又似乎隻有一瞬,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艱澀沙啞:“你說什麼?”

他的這句話,太容易令人誤解了。

封卿望著她驚怔的眉眼,歪了一下頭,似是不解她此刻的反應,他不過說了實話罷了,她又在故作驚訝什麼?

他的目光不覺落在她腰間的同心結上。

葉非晚……對待感情從來都是認真的,不該答應的人,便拒絕的徹底,喜歡的人,便恨不得天下人皆知。

她從不會主動收授對她有情之人的物件,當初的南墨、扶閒,皆是如此,哪怕真的收了,也會竭力等價償還。

可是,這枚和封九城是一對的同心結,她卻係在了腰間!

她喜歡上封九城了嗎?所以纔會收他的同心結?

可是封九城有什麼好的?論樣貌,他比其有過之無不及,論地位,他萬人之上……

想了許久,他終於想清楚了,是性情吧。

封九城溫雅和煦,對人素來柔和如春風,能輕易討來女子歡心也是必然的,可是……明明他也可以。

沉靜良久,封卿方纔緩緩走上前去,站定在葉非晚跟前。

葉非晚身子一僵,這一次卻未曾後退。

封卿雙眸微彎,似笑的越發歡愉,他伸手,以手背輕輕蹭著她的麵頰,一下一下,指腹感受著她柔膩的肌膚,卻陣陣的冰涼,他手微頓,嗓音低啞陰柔:“非晚,你不喜歡我這樣嗎?”

不喜歡他將自己偽裝的麵目全非的模樣嗎?

可如果不喜歡,為什麼要在他的誕辰和封九城出宮?為什麼要戴著封九城的同心結,為什麼這樣怕他?

葉非晚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強忍著後背爬上來的寒意與想要後退的腳步:“封卿,你冇必要這樣,我也不喜歡……”

“撒謊!”封卿突然以氣聲打斷了她,本撫著她臉頰的手一點點向下,向下……

最終修長的手指落在了她的腰間,而後用力一拽,將同心結拽了下來,拿在手中仔細端詳著。

而後,他猛地抬頭:“你分明喜歡,葉非晚。”

話落,他伸手,便欲將同心結“碎屍萬段”。

“你做什麼?”葉非晚不解望著他,眉心微蹙。

“你心疼了嗎?”封卿笑望她一眼,下刻伸出另一隻手,將同心結的紅色繩子扯斷,扯的手指一陣陣青紅,他卻恍然未覺。

葉非晚凝眉:“我為何要心疼?”他今日怎麼回事?明明每個字都能令人聽懂,可連起來,卻讓人不解其意。

“因為這是他……”封卿剛要開口,卻又戛然而止,他深深望她一眼,直到同心結碎成好幾段,他轉身將其扔到火爐中,看著它徹底燃燒殆儘,重新轉頭麵對著葉非晚,而後輕輕笑了出來:“同心結冇了,你若想要,明日我差人送來幾千幾萬個。”

葉非晚看了眼火爐裡已經“毀屍滅跡”的同心結,眉頭輕皺著,封卿今日的所作所為太過詭異,那不過是個劣質的同心結罷了:“我不想要了。”她沉聲道,而後轉身便朝門口走去。

不知是屋內火爐燒的太旺,還是封卿的舉動太過詭異,她隻覺透不過氣。

封卿的笑容,卻隨著她的轉身僵在了臉上。

葉非晚這番話,聽在他的耳中,卻如同她在**裸的告訴他:不是封九城送的,他送再多個她也不稀罕。

而今,她連與他共處一室都不願了,這般著急的想要逃離。

她的手已經觸碰到門框。

“你說,”封卿緩緩作聲,聲音嘶啞茫然,“我若將封九城驅逐出京,永生不得返回,如何?”

葉非晚抓著門框的手一頓,隻心中疑惑他為何突然說起此事,卻未曾回頭:“這是你自己的事,無須同我商議。”

封卿臉色蒼白,再無半絲血色。

她在生他的氣吧?因為封九城。胸口似澎湃著滔天的怒火,隻死死盯著她的背影。

而她,眼看著便要將殿門打開了。

封卿心中一緊,下刻身子如鬼魅一般,竟飛快朝他走去,頭腦昏昏沉沉的,目光卻隻有她的身影。

葉非晚伸手,打開殿門。

“碰”的一聲巨響,背後突然伸出一隻大手,抵在了殿門上,殿門重重關閉。

葉非晚嚇了一跳,驚呼一聲,轉身還未等說什麼,眼前突然便暗了下來。一雙大手捧著她的臉頰,胡亂的便吻了下來。

封卿的眼前眩暈,全身儘是灼熱,可偏偏骨子裡泛著冰涼,方纔快步走了兩步,越發看不清眼前人了。

吻,第一次隻堪堪吻在她的鼻頭,下一次,方纔落在了她的唇角。

她的唇溫軟,泛著絲絲涼意,很是舒適。

封卿喉嚨深處不覺溢位幾絲喟歎,他一點點的加深著這個吻。

不要走,她不能走。

不要把他自己留在這裡,他明明已經什麼都不計較了,她為何還要離開?

難道……她一定要讓他拿著冰涼的鎖鏈,將她鎖在九華殿纔好嗎?難道要他將她永遠囚禁在此處,她纔不會每日都想著離他而去嗎?

“非晚……”一聲低喚從他的嗓音擠出,竟帶著濃鬱的情愫。

葉非晚身子一僵,卻在此刻,他已垂首探入她唇齒之間,輕輕啃咬著她的下唇。

葉非晚凝眉,啟齒重重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想要讓他恢複冷靜。

可封卿的反應不過停頓片刻,繼續吻著。

葉非晚此刻方纔察覺,封卿的唇滾燙,身上亦然:“你……唔……”她欲說些什麼,卻很快被其將話堵了回去。

葉非晚淺吸一口氣,驀地用力推了一下封卿的肩膀。

他竟真的軟綿綿的被她推了開來,直直朝後倒去。

葉非晚一驚,匆忙伸手抓著他的衣襟,卻也被他帶的跌倒在地,趴在他的身上。

封卿的臉頰泛著風寒發熱的酡紅,雙眸緊閉著躺在地上,手卻胡亂伸出緊緊攥著她的手。

聲音喑啞,胡亂道著:“不要收他的……”

話未說完,人已失去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