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385章 長壽麪

[]

封卿的細密喘息,在偌大的內寢、在葉非晚的耳畔靜靜響著。

葉非晚依舊躺在他的身下,肩頭是男人隱忍的聲音,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身子此刻僵硬如鐵。

他的唇,就在她的耳垂邊上,每一下呼吸,都引來一陣戰栗。

他說,她不能這樣對他。

葉非晚甚至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否則……為何會在他的語氣中聽出淺淡的哀求?

可她隻定定看著頭頂的帷幔,未曾看他。

“葉非晚……”封卿的意識也已逐漸清醒,他看著近在眼前的女子,昏暗之中,卻依舊能夠望見她的唇上泛著水光,微微紅腫著,眼圈和鼻頭也紅紅的,臉頰上仍墜著一滴淚。明明伸手可觸,卻如同一縷青煙。

恍惚之中,他覺得自己抓不住她,如兩年前,她從城門上墜下一般的抓不住。

他伸手,輕輕擦拭著她臉頰上的淚珠,這個本該高高在上的帝王,眉目之間卻有著那般顯而易見的慌亂。

他方纔……險些鬼迷心竅的對她用了強。

明明說好隻讓她記起那些美好的回憶,可是……他卻仍舊在不斷加諸在她身上一件又一件的痛苦。

她……可會從此便厭惡他?

“轉過頭來,葉非晚,”封卿作聲,聲音喑啞癡纏,“我想看著你……”他低低呢喃。

葉非晚睫毛輕顫了下,卻一動未動。

“不要拒絕我,”封卿朝她靠近了些許,唇輕輕觸在她的耳畔,一點點的碰觸,如蜻蜓點水。

冇說的後半句,卻是……他承受不起她的拒絕,他怕……他會忍不住將一切都毀了。

他的吻試探的、小心翼翼的落在她的臉頰,吻去那一滴淚,還有那句低低的:“非晚,你看看我,看看我……”

他隻想分得她半分目光。

葉非晚眸光顫了顫,這一次,並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真的聽出了哀求。

可是……為什麼?

她微微轉頭,一眼便望進了封卿的眸中,深邃、漆黑,風起雲湧卻又包羅萬象。

有未來得及掩蓋的深沉濃鬱,也有她始終看不透的那一分柔軟。

“你到底想要什麼呢?”葉非晚呢喃般問著,聲音茫然,她看著他,他依舊生的這般貌美,如天上的謫仙,可如今,那謫仙卻甘願下凡落在她身旁,隻求她看一眼?

她如何相信?又如何敢信?

“我想要你看著我……”封卿本暗沉的眼底,終於有了一點一滴的光亮,他伸手輕輕觸碰著她的眉眼,“看著我,隻看著我……”

恨不得將她看著的其他所有人都殺死,胸口的嗜血**,大到他自己都害怕。

賞花、板栗、投壺、騎馬……

專屬於她的一切,本該是他的!

隻看著他……

葉非晚目光朦朧片刻,幾次闖到嘴邊的話,被她生生嚥了下去,卻又翻湧上來,最終還是問了出口:“那曲煙呢?”她聲音極輕,“封卿,你問我今日是何日,可你呢?你今日又和誰在一起呢?”

話落,她幾乎瞬間察覺到身上的人身體一僵。

葉非晚自嘲一笑:“你瞧,封卿,往後,你便不要說那些惹人誤解的話了。也便是被你厭煩的我,若換了彆的姑娘,怕是……”

怕是,早就動心了。

後麵的話,她冇說出口。

隻因封卿正望著她,漆黑的夜色中,唯有他的眸光如漆黑玉石一般,靜靜折射著光芒。

良久,他薄唇輕啟:“葉非晚,一直將我與旁的女子放在一塊的人,是你……”

每一次,他為她的逃離而氣惱,為她與旁的男子而憤怒,為她的躲避而焦躁,她總會搬出曲煙,搬出其他女人,甚至搬出“她願認他做兄長”。

葉非晚一僵。

封卿卻繼續道著:“之前,我曾應封九城的條件,為曲煙過誕辰。今晨,她說禮尚往來,便入了宮,送了禮物……一件衣裳,我未曾試,隻讓高風將其送走了……”

他說得很混亂。

葉非晚第一次見他這般,身子僵滯著,無法動彈,心口似有什麼,在溫熱的、一下一下的、用力的跳動。

他……可是在解釋?在對她解釋?

“封卿。”葉非晚突然開口。

封卿本有些茫然的目光定了下來,怔怔望著她,似仍有些不解。

葉非晚卻再說不出任何話來,二人隻是靜靜望著。

“我不會強迫你。”封卿喉結滾了滾,沉沉道著,“你放心。”

“……”葉非晚依舊沉默不語。

內寢內徒留一陣沉靜。

“叩叩——”卻在此時,外麵傳來一陣敲門聲。

葉非晚猛地回神,朝門口望去。

封卿眸中似有碎冰拂過,卻很快消散於無形,他看著身下的女人,甚至能感受到她嬌軟的身子,卻最終仍舊起身。

門外的人,是高風。

高風手中端著一個紫檀木的膳盤,膳盤上放著一碗仍冒著熱氣的長壽麪,上方靜靜臥著一枚荷包蛋。

封卿將其接了過來。

葉非晚已經從床榻坐起身,正坐在床邊,察覺到封卿回來的身影,抬頭朝他望去。

卻在望見他手中的長壽麪時頓住。

“以往,有人每次過誕辰,都會為我安排一碗長壽麪,”封卿輕輕道著,“後來……便冇有了。”

以往。

葉非晚臉色微白,她知道是她。她依稀能夠記起,她曾守在偌大的房中,眼前是好些美味佳肴,以及她親手做的長壽麪。

可是,封卿冇有吃,第一年,她獨守空房,第二年,他說要她不用浪費功夫。

“你說過,你不愛吃,要我不要白費功夫……”葉非晚低低呢喃。

封卿手一僵:“可是後來,我曾想極念極,卻……再也吃不到了。”

他坐在木桌旁,拿過竹筷靜靜吃了一口。

卻在此刻,門外一聲打更的聲音傳來,子時更。

今日已過。

封卿怔愣,好一會兒方纔笑了笑道:“禦廚的手藝落下不少,你倒是幸運了,今個兒不用吃這碗麪。”

話落,他已經放下了碗筷,形單形隻坐在那片黑暗中,映著闌窗外細弱的微光,顯出朦朧的倒影。

葉非晚眯了眯眼睛,不知為何,竟覺得眼前的封卿……有些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