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330章 求親?

[]

封卿的手,在聽見葉非晚的話後,徹底頓住。

他凝望著她的眸子,冇有看出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她是認真的。

自上次為扶閒穿過嫁衣之後,她對他說:她再也不會穿嫁衣了。

就像是在說,除了扶閒,她誰都不嫁一般。

攥著碗筷的手收緊,手背上的青筋突兀,良久,封卿作聲:“既是不願穿嫁衣,為何又要應下擇佳婿?”

葉非晚垂眸:“我嫁過人,又對過往之事不甚清楚,能有人不嫌棄我,我便會好生過下去,隻求安安穩穩的一生,隻要能真心待我,無須嫁衣、甚至不用明媒正娶也無妨。”

封卿眸光一緊。

嫁過人。

她說的這般輕鬆,可是她卻獨獨忘記了,她曾嫁的人是他!

“朕怎的不知,你何時這般妄自菲薄……”封卿的聲音在看見葉非晚的目光時戛然而止。下刻緊抿薄唇,驀地站起身,再不看她,轉身離開了膳廳。

“皇上?”內侍不解,匆忙跟在封卿身後。

膳廳內,被突如其來的龍顏大怒驚的瑟瑟發抖的宮女紛紛站在兩旁,不敢高聲言語。

葉非晚垂眸,依舊平靜吃著膳食。

“小姐,您對皇上……”終究是芍藥滿眼複雜上前。

葉非晚看了眼早已不見封卿身影的門口:“芍藥,我之前嫁的人,是皇上嗎?”

雖然她心中早已知曉,可終究還是想要確定一番。

芍藥大驚:“小姐,您……”為何會問出這番話。

“回答我。”葉非晚卻隻固執的想要聽一個答案。

“是。”芍藥臉色微白,終究還是低聲應道。

“那他,對我好嗎?”葉非晚再次問道,問得直白。

“……”這一次,芍藥未曾開口,這是處處儘有耳目的養心殿,她不敢多言,可是,她更不願欺騙小姐。

“我知道了,”葉非晚見芍藥不語,便已然明白,她勾了勾唇,拍了拍芍藥的手笑眯眯道,“謝謝你。”

既然對她不好,那麼……就這樣忘了,似乎也冇什麼可惜的。

……

禦書房。

封卿大步流星走進去,臉色始終陰沉著。

他忘不了以往的葉非晚是如何揚眉一副囂張嬌俏的模樣站在他麵前說“封卿,我看上你了”,他更忘不了她以往站在他麵前,哪怕是想要和離,都不卑不亢的模樣。

可是,她不該如現下這般平靜,平靜的彷彿……她對他再難起任何波瀾。

“皇上,門外戶部侍郎謝大人求見。”高風的聲音在門口處傳來。

封卿凝眉,戶部侍郎名為謝子期,是前年的新科狀元郎,為人才高八鬥,更對朝政大事有獨到見解,封卿前世便知其本事,今生便將其提拔的快了些。

此刻聽聞此言,雖心中煩躁,還是勉強平和了些語氣:“讓他進來。”

不多時,禦書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

一人穿著一襲青色袍服走了進來,袍服之上繡著幾株青竹。

“臣謝子期參見皇上。”謝子期跪在案幾前,恭聲道。

“平身。”封卿早已端坐在案幾後,神色與平常無二樣:“不知謝愛卿前來,所為何事?”

謝子期站起身,停頓片刻方纔道:“今日議事之時,聖上迎了親人葉姑娘入宮,實屬幸事。”

聽見“親人”二字,封卿臉色微沉,卻仍舊勉強道:“還有旁事?”

謝子期沉默片刻:“臣還聽聞,聖上已有納妃之意,此更是我大晉之幸,往後數年,定會保我大晉綿延萬代。”

封卿隨意應了一聲,心中卻已瞭然。

謝子期有一妹,而今已到了嫁娶的年紀,怕是因著此事……

“謝愛卿前來,是因著令妹一事?”

謝子期頓了頓,卻又跪在地上:“臣並非因著舍妹而來,臣聽聞,陛下欲為葉姑娘擇一佳婿。臣想迎娶葉姑娘。”話落,他神色微緊,耳根微熱。

他還在臨安一帶讀書時,便曾偶然見到文人之間傳閱著一幅畫的拓本,畫上一對男女琴瑟和鳴,聽聞那畫上男子正是京城曾聞名一時的扶閒公子,隻是後來再不見蹤跡,而那幅畫,也不知流落到何處。

至於那畫上女子,任由有心人多方打聽,都探聽不到半分跡象,隻說是畫師夢中所夢神女。

他也曾見過那畫一麵,隻當是神女,見過便忘了。而今數年過去,他已考取功名,一心都在家國社稷上,便遲遲未曾娶妻。

未曾想,聖上離宮一趟,帶來的“外姓妹妹”,竟同他記憶中的畫中神女一模一樣,這才升了幾分心思,特意前來求親。

封卿聽著謝子期的話,容色也跟著一僵。他怎麼也冇想到,這個素來不近女色、隻理朝政的謝子期來找自己,竟是……求親!還是向葉非晚求親!

他臉色陰沉,頃刻間如同山雨欲來,卻仍舊強壓下怒火:“謝愛卿這是何意?”他怎麼也冇想到,他來竟是因著葉非晚!

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這纔不過短短兩個時辰,竟然便有人前來求親!

那個女人……

封卿心底一沉,今日在膳廳,她望著他說‘她再也不穿嫁衣、隻求安穩一生’的模樣,再次浮現在他眼前,他其實是明白她的意思的——她寧願嫁給所有尋常人家,也不願嫁他。

謝子期以往有一顆玲瓏心,今日卻未曾注意到聖怒將至,仍道:“臣想迎娶葉……”

“朕聽清你方纔說的什麼了!”封卿打斷他,一字一頓,雙目因著怒火隱隱泛紅。引以為傲的剋製,此刻徹底失控。

謝子期也愣住,跪在地上不知自己哪裡說錯了話。

“出去。”封卿驀地開口,聲音喑啞。

“聖上……”

“滾出去!”

謝子期最終起身離開了,隻是直至徹底走出宮門,都不知自己哪裡說錯了話。

書房中。

封卿仍舊站在案幾後,呼吸粗重,臉色僵青。

好一會兒突然伸手,直到將案幾上的奏摺全數拂落在地,看著茶盞掉落碎成碎片,心中的鬱結卻始終未曾削減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