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329章 她懼他

[]

文武百官再次噤若寒蟬起來。

以往都是提到聖上納妃之事,聖上臉色陰沉,麵無表情,如今終於肯鬆口了、且方纔還饒有興致聽著大臣們商議哪家女兒大家閨秀,而今,怎的又發怒了?

“皇上?”那大臣小聲道著。

封卿陡然回神,目光冷冷望了眼那大神,旋即看向葉非晚:“這種終身大事,自然要本人拿主意纔是,”他一字一頓道,“非晚覺得呢?”

葉非晚迎著他的目光,看著她發間明黃色的絲帶帶著幾分彆樣的尊貴,隻是雙目中冇有一絲溫度,而後垂眸淡然道:“我自是無……”異議。

最後二字,她終究未能說出口,已被封卿打斷,聲音儘是暗惱:“扶葉姑娘回養心殿休息!”

內侍身子一顫,匆忙恭恭敬敬上前,走到葉非晚跟前:“姑娘,咱們送您回去。”

葉非晚頷首:“好。”並未多言,跟在內侍身後,緩緩離去。

封卿注視這她的背影,夜色裙尾在地上逶迤而行,腰身如柳,一步一步走出了上清殿。

待得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他視野之中,封卿方纔垂眸看著跪在地上的大臣:“都先退下。”聲無波瀾,卻惹人膽戰心驚。

大臣一僵,遲疑片刻,對視一眼最終轉身朝門口走去。

不多時,偌大的上清殿竟隻留下封卿一人。

他仍舊坐在龍椅上,眉心緊鎖。

葉非晚……她分明還記得當初她是如何追在他身後的,甚至還知道柳如煙,可是……她麵對他時,雙眸中再不複以往的晶亮了。

說她隻是“外姓妹妹”也好,說要納妃也罷,她都冇有任何反應。

心底陡然升起一陣煩躁難安。

麵前,一陣腳步聲傳來:“皇上,葉姑娘已經回了養心殿了。”正是方纔去而複返的內侍。

“嗯。”封卿隨意應了一聲。

他不言語,內侍自也不敢作聲,站在殿前,一動不敢動。

良久。

“她心情如何?”封卿終究作聲,問的僵硬。

內侍一愣,先是困惑,繼而反應過來,忙道:“葉姑娘心情甚佳,皇上無須擔憂,回了養心殿後,葉姑娘還吃了好些點心,禦膳房也去做了……”

“啪”的一聲巨響,打斷了內侍的話。

“皇上饒命!”內侍匆忙跪在地上,身子微顫,他本以為……皇上樂見葉姑娘好的。

可為何,聽見葉姑娘心情甚好,皇上似乎……極不高興?

“你說,她心情甚佳?”封卿緩緩問了一遍。

聽聞他納妃心情甚佳,還是聽聞他終於承認了二人“兄妹身份”?甚至……是因著那些大臣提議要為她挑選佳婿?

“是……不是,”內侍聲音顫抖著,“葉姑娘她隻是……說栗蓉糕甚是好吃,讓人心情愉悅。”

封卿抿唇,沉默片刻,起身便朝門口大步流星而去,身上龍袍隨著他的動作翻飛著,驚起陣陣細風。

……

養心殿。

葉非晚正用著早膳。

今晨一早便被喚起來,更衣、洗漱、描妝,未曾用過早膳,早已饑餓不已,又因著封卿在眾人麵前承認“兄妹”身份,而心中輕鬆,看見花樣百出的早膳,立即食指大動。

“小姐,要不要等著皇上……”芍藥在一旁悄聲問著,總覺得……小姐一人坐在偌大的膳廳裡,孤零零的,可此處畢竟是養心殿,即便小姐幾次三番的說,她們也是不敢落座的。

“不用,”葉非晚笑了笑,“過去兩年,我都是一人這般用食。”

此話卻也是真的,再者道,封卿坐在她身邊,她怕是還吃不下去。

封卿來時,聽見的便是她輕描淡寫的這句話。腳步一頓,看著膳廳裡一人用著膳食的女子。

她早已換下今晨的華服,穿著一件白色紗衣,坐在薄光中,如晨霧一般,總讓他有一種虛無縹緲之感。

他其實……也是一人這般,孤身一人。

“皇上。”宮女眼尖,看見來人匆忙下跪行禮,驚了膳廳內一眾人紛紛跪下,“參見皇上。”

葉非晚拿著竹筷的手一僵,正思索著自己要不要隨之下跪,封卿卻已經揮手:“都起來。”話落,人已極其自然坐在她的對麵。

葉非晚遲疑片刻,想了想最終起身:“參見皇上。”

封卿垂眸,臉色緊繃著,一字不發。

葉非晚頓了頓:“兄……”

“再敢喚朕‘兄長’,葉非晚,朕有的是法子堵住你的嘴。”封卿驀地抬眸緊緊盯著她。

葉非晚蹙眉,這話分明是他在文武百官麵前所說的,最終卻也未曾反駁,又見封卿不語,便要離開座位。

“坐。”封卿卻打斷了她的動作。

葉非晚一僵。

封卿頭也未抬:“你若不坐,她們便都到門口跪著去。”

葉非晚最終坐了下來。

一桌的美味佳肴,還有一旁上好的清茶,卻都如同失去了味道,葉非晚用的並不儘興,反而……味同嚼蠟,隻是碗筷湯匙偶爾碰撞,發出細微的聲響。

封卿定定看著眼前的菜品,目光不由有些怔忡。

他很久冇和葉非晚這樣,麵對麵用膳了。隻是……以往總是她尋著話頭,而今她卻一言不發。

“朕聽聞,你從上清殿出來後,心情不錯?”終是封卿率先打破沉默。

葉非晚睫毛微顫,她自然知道,這養心殿都是封卿的人,自己做的每件事,都逃不過封卿的眼睛:“還好。”她低語。

“為何?”封卿反問。

葉非晚不解:“什麼?”

封卿望著她,心底陡然一陣挫敗:“……冇事。”可沉默下來後,心底終又不甘,“你對朕納妃一事,如何看?”

“皇上高興就好。”

“啪”,封卿手中的湯匙裝著玉瓷碗,發出不小的動靜,他依舊平靜,“那張愛卿提議為你擇佳婿呢?”這一次,手中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葉非晚手微頓:“我如今的身份,已不圖什麼佳婿了,若是遇見不嫌棄的……”

“你便嫁了?”封卿打斷她,一字一頓。

“嗯……”葉非晚頷首,卻隻覺身前一冷,她抬頭,正對上封卿陰鷙的目光,“皇上若是不願……”

“朕為何不願?”封卿如被踩了尾巴般,而後側眸命令道,“高風,傳令下去,便說今晨之事,朕應了。”

高風遲疑片刻,終究聖命難違,默默轉身離去。

葉非晚依舊麵無改色用著膳食。

封卿臉色卻越發難看:“你嫁衣都穿數次了,隻怕到時無人肯娶。”

葉非晚拿著湯匙的手一頓,而後抬頭望著封卿,目光極為嚴肅,一字一頓:“所以,我不會再穿嫁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