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313章 成親?

[]

柳安城西的酒肆關門了,無人知其緣由。

隨之一同消失的,還有酒肆的老闆娘,那個素來愛笑、待人友善的老闆娘,再未回到這裡,如同一過客,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三日後,奉陽城。

此處雖不比京城繁華,但卻是江南最為繁華的都城,自有嬌媚與煙火氣兒,這裡集市熙熙攘攘極為熱鬨,遠處更有亭台樓閣,裊裊炊煙,女子手執油傘,柔婉動人,,男子多身著淡色,手中摺扇附庸風雅。

一輛馬車靜靜駛入城門,速度並不快,最終,停在一處府邸前。

穿著一襲素衣的女子率先下了馬車,望著眼前分外豪華的府邸,容色微怔。

“怎麼?”身後,扶閒下馬,不知何處變出一柄摺扇,深秋的季節,他隨意揮著。

葉非晚轉眸看著他,良久聲音遲疑:“這兒?”

“自然。”扶閒一挑眉,頷首應道。

葉非晚頓了頓:“你……究竟是何人?”為何……他處處都有這般豪華的府邸?甚至這豪華堪比鼎盛時的葉家。

扶閒拿著摺扇的手一頓,轉眸睨著她,眼波微微流轉:“怎麼?突然對本公子生了興趣,想瞭解本公子更多?”

葉非晚一滯,最終垂眸:“扶閒公子先請。”

扶閒臉色一僵,繼而陰沉下來,輕哼一聲:“葉非晚,隻你不識好歹,你可知,旁人……”

旁人如何,他最終冇有道出口,一甩袖率先走進府去。

“公子。”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跑了出來,看著扶閒恭敬道著,卻在看見葉非晚時一頓,“這位姑娘……”

扶閒本飛快前行的腳步一頓。

葉非晚笑了笑應道:“我是扶閒公子的友人。”

扶閒攥著摺扇的手一緊,繼而越發快速離開,唯有一聲夾雜著暗惱的聲音傳來:“送這位‘友人’去歇息。”

“友人”二字,他道的咬牙切齒。

管家看了眼自家公子的背影,又看了看葉非晚,不敢怠慢,匆忙在前方引路:“姑娘,這邊請。”

葉非晚被安排進後院一處客房。

府邸當真豪華,便是隨意一處客房,都儘是奢靡之風,牆上懸的皆是名畫,架上擺的,更有不少古董。

甚至還有三五奴婢候在門口伺候著。

兩年的時間,葉非晚早已習慣了一人過活,如今被人伺候著,竟開始覺得心中彆扭起來。

從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她不希望自己對任何人太過依賴。

隻是,那些下人卻從不理會她的回絕。

葉非晚在後院待了整整五日,這五日的時間,每日三餐均有人在一旁侍奉著,甚至平日裡沐浴洗漱,更衣穿戴,都有人隨行。在這一方麵,扶閒並未虧待於她。

隻是,自那日來到府中,她再未見過扶閒,問了管家,也隻說扶閒這幾日一直在忙,未曾回府。

再見到扶閒,是第六日。

這日,葉非晚正自己備好了水準備洗漱一番,剛端著銅盆回房,便發現本關好的房門打開了,扶閒正坐在房中的紫檀木椅上,比起往日的風華驚豔,今日的他臉色有些蒼白,眉目下有些黑青,像是疲憊至極。

他垂眸,望著她手中的銅盆。

“這是什麼?”他問的平靜。

“銅盆。”葉非晚應。

“何用?”扶閒再問。

“洗漱。”葉非晚莫名。

扶閒抬眸望她一眼:“派給你的下人少了?”話落,他環顧四周,“再去多請幾個……”

“不用了。”葉非晚匆忙打斷他,頓了頓道,“我自己做這些事,心中方纔舒適些。”

“為何?”扶閒問道。

“……”這一次,葉非晚未曾言語。

“本公子知道為何,”扶閒緩緩起身,走到她身側,“因為,你不願虧欠於我;因為,你覺得,你將來仍舊會孤身一人,是不是?”

葉非晚睫毛一顫,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終道不出口,最終,她隻輕道:“扶閒,你該去休息。”他的麵色看起來很不好。

扶閒靜默了很久,終徐徐道:“成親吧。”

“當——”的一聲巨響,葉非晚手中銅盆頃刻掉落在地。

她一怔,聲音訥訥:“什麼?”

“成親。”扶閒再次道。

“怎會……這般快?你可曾考慮清楚……”

“前幾日,我曾派人去打探京城那邊的訊息,”扶閒打斷了她,垂眸望著她頭頂那個孤零零的旋,聲音低啞,“當今聖上離宮,直奔柳安城。”

葉非晚呆了呆,她知道扶閒是何意。

“難道,你想被他找到?”扶閒緩緩問道。

“自然不是。”葉非晚幾乎立時否認。

扶閒的臉色勉強好看些許,他望著她,雙眸難得認真:“雖然急促了些,簡陋了些,但……”他頓了頓,“成親吧。”

……

夜色深沉。

柳安城,酒肆後院。

一襲頎長清貴的身影站在庭院中,望著院中的石桌石椅,容色平靜,隻是身軀緊繃著。

“皇上,就是此處。”高風在一旁低聲道。

“嗯。”那身影輕應一聲,聲音嘶啞的厲害。

良久,他方纔緩緩走進房中,此處早已人去樓空。

屋內空蕩蕩一片。

就像……她留給王府、留給葉府的一片空寂一般,什麼都未曾留下,存心消滅了她曾存在過的所有痕跡。

驀地,封卿神色微動。

床榻上,有一疊舊衣未曾帶走。

封卿雙眸微動,緩緩上前,卻在看清舊衣時手一顫,均是些粗糙棉麻衣裳。

葉非晚……以往是葉府千金,後來是靖元王妃,何曾穿過這樣的衣裳?

“確定是此處……”他剛要開口,卻頓住。

那疊舊衣之下,壓著一件絲綢衣裳,絲綢,是最為名貴的蠶絲所製,這是……葉非晚親自催著王府的繡娘做的,她很喜歡。

而今,衣裳卻被她連同這些舊衣一同捨棄在此處。

葉非晚……當真想要與一切都斷了。

門外,幾聲異動。

高風匆忙走出門去,再回來卻眉心緊蹙。

“有她的訊息了?”封卿未曾抬眸,仍舊拿著那件衣裳。

衣裳上,似還殘留著幾分隱隱的女子馨香。

太久了,久到他隻有拿著那個銀簪,才能繼續堅持下去。

“冇有,”高風微頓,“似有人在存心隱瞞王妃的下落,竟分毫探究不到。”

封卿拿著衣裳的手一緊,片刻後驀地想到什麼:“扶閒那邊的人呢?”

“前幾日,被扶閒察覺到,甩開了,”高風說到此處,眉心皺的更緊,“隻是,聽暗衛說,扶閒似要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