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屍?

封卿聞言,心中竟升起一陣茫然,他抬眸看向高風,靜默不語。

高風迎著他這般目光,越發覺得喉嚨艱澀,良久才沉聲道:“那女屍……似從山崖上墜落下來,渾身儘是細碎傷口,身邊亦有馬車摔碎的跡象……”

“我問的,是葉非晚的訊息!”封卿陡然出聲打斷了他,未曾說“本王”,更未自稱為“朕”,他語氣陰鷙的,如同一個擔憂妻子的丈夫而已。

高風一滯,身子僵凝片刻:“那摔碎的馬車,與……王妃離去時,所乘坐的馬車一模一樣。”終究還是說了出來。

封卿雙眸緊縮,臉色頃刻間失了血色,他依舊怔怔坐在原處,目光死寂望向不知名處。

馬車一模一樣……

他知道高風這是何意,可是……心中空落落的,竟連痛都冇有了,他緩緩站起身,聲如呢喃:“不過隻是馬車一樣罷了……”

高風一僵:“皇上……”

“住口!”封卿卻厲聲打斷了他,雙目泛著猩紅,“這般不靠譜的訊息也要稟報,而今留著那些手下有何用!”

高風身軀一震,他竟不懂……素來冷靜的可怕的王爺,竟也會這般……自欺欺人。

“看來,當好生肅清一下那些手下了。”封卿低聲呢喃著,聲音越發沙啞。

他緩緩起身,再未待在冷院,一步一步朝著外麵走去。

偌大的王府,不知何時竟變得空蕩蕩的可怕,周遭鮮少有人出現。

他還記得,前世這兒佈滿花燈的模樣,繁華的緊,為何那時不懂珍惜呢?為何……她不願再等等他呢?

不知多久,始終死寂。

高風遲疑片刻,終究上前,小聲詢問著:“皇上,可是要去……城郊?”聲音小心翼翼。

封卿指尖微顫,轉眸間眼底卻儘是陰厲,聲音冷冽如冰:“這般訊息你也相信?那個女人素來命大的緊,怎會這般輕易便死去……”

突然便想去葉府了,他記得很久以前,二人爭執過後,她便會一氣之下回葉府。

葉長林問她發生何事,她卻從不直說,她怕葉長林將她帶回去,她怕……他會不要她了。

一路在街道之上駕馬疾馳,高風吃力跟在其後。

隻是……當真的到達葉府時,封卿卻冇有進去,他隻是坐在馬背之上,愣愣看著葉府大門上裂開的封條,清晰的提醒著他,究竟做過什麼。

他怔了很久,久到……人如失去靈魂一般。

“王爺……”高風放心不下,上前擔憂喚著。

可封卿未曾迴應,隻是抓緊了韁繩,而後飛快朝著城郊的方向衝去,背影倉皇瘦削。

他終究還是信了,信了高風帶來的訊息。

……

城郊處,早已被一隊人馬重重包圍,破碎的馬車,還有……那若隱若現的熟悉的衣角。

封卿站在馬車旁不遠處靜靜望著,也不過隻是望著而已。

周圍,是跪了一地的侍衛。

不知多久,有侍衛上前,聲音恭敬:“啟稟皇上,人,已無氣息。”

已無氣息……

封卿身軀緊繃著,隻覺意識朦朧,他仍望著那處馬車,未曾言語。

“皇上……”侍衛還欲說些什麼,封卿卻已朝著屍首處走去。

隻是,越發靠近那處,他的腿便越發痠軟,如用不上半分力氣一般。

熟悉的衣角,熟悉的身形,上身隱在馬車的轎簾之下,隻是再無半分動靜。就像……前世她在自己麵前那般端正的躺著一般,再也不會笑望著他,一雙眸子比星光還要粲然。

心口如被刺了一柄利劍,痛極了。

終究,他伸手,將轎簾一點點掀開,卻隻望見……一張儘是傷痕的麵頰。

封卿隻覺眼前一陣陣昏暗,幾次險些眩暈,他強撐著走上前去。

屍首的腹部,刺著一枚銀簪,銀簪……正是他當初送給她的那一枚。

還有……封卿手顫抖著撫向屍首的耳後,葉非晚的這兒,有一顆她自己都不知的小痣。

手,倏地僵住。

那一顆小巧的黑點,在傷勢下映襯的那般不起眼。

一股如滅頂之災的絕望頃刻將封卿席捲,他怔怔看著身前的女人,指尖開始劇烈顫抖。啟唇似欲說些什麼,卻甚麼都道不出。

在此之前,他可以一遍遍的欺騙自己,她隻是想要逃離他而已,終有一天,他可以找到她,到時,她再也不能離開他的身邊。

可是此刻,當看見她再一次毫無生機的躺在他的麵前……

“葉非晚,”他輕輕啟唇,聲音嘶啞難聽,眼眶通紅,“你又一次在我麵前離開了。”

他伸手,小心翼翼碰觸著她已經看不出原本樣貌的麵頰,一片冰涼。

她……明明生的嬌俏清麗,定然不會喜歡這幅模樣的。

前世時,她便總說,他生的好看,她總喜歡托著下巴看著他。

莫名,想到離去時,她說的話,她說:人分高低貴賤,我配不上你。

可是……葉非晚從不知,其實,是他配不上她。她的感情那般純粹而熱烈,是他的陰鬱與黑暗,配不上她。

良久,他伸手將她抱在懷中:“葉非晚,我找了你很久,可你怎能……毫無留戀的離開?你讓前世今生的我,再難放開這隻手,怎能輕易轉身……”

他聲聲責備,卻又字字寵溺,他擁著她瘦削的身子:“離開又如何呢?葉非晚,我會再找到你的,哪怕是去十八層地獄,我也總會找到你的,我不該放你離開,不該……”

可說到後來,竟再說不下去分毫,他身軀緊繃著,喉中如被人堵住一般。

他終究,還是再一次弄丟了她。

緊緊攬著懷中人的肩膀,他終再忍不住湧出的陣陣酸澀,頭靠在她的肩窩之中,聲音嘶啞:“你怎能這般……”說道最後,唯餘三字,“……你好狠。”

山林幽靜,唯餘一陣落葉簌簌之聲,如泣如訴。

高風怔怔看著擁著女子屍首的封卿,他從未見過皇上這般萎靡,明明還是他,卻……絕望的令人不敢看。

總是時時否認愛上的皇上……真的愛上了吧。

不知多久。

“高風。”封卿啟唇,聲音喑啞冷冽。

“皇上?”

“接皇後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