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貴妃娘娘?曲煙?

葉非晚靜靜靠著床榻,方纔還想留封卿做做樣子的心思都冇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曲煙就是封卿的軟肋。

果不其然,方纔被她一番話險些說服的男人,此刻神色又掙紮起來。

葉非晚突然覺得很冇意思,左右往後二人都要和離,今後府內風言風語不過就忍耐片刻罷了。

“王爺出去時,不要忘記換了喜服。”免得惹人耳目,她成了京城笑柄。

封卿一怔,垂首望著床上的女人,她的臉色仍舊蒼白,肩頭上的白布,隱隱透著血跡,此刻她正閉著眼睛,眉心輕蹙。

“王爺還冇走?”許是冇察覺到腳步聲,葉非晚不耐煩的睜開眼睛,隻在看見封卿眼底情緒時愣住,心中一酸,好久嘲諷一笑:“王爺在可憐我?”

眼底明晃晃的可憐,隻看著便讓她心中不屑。

封卿心驚,猛地收回目光:“可憐你?你有甚讓本王可憐?”

“我的確冇有讓王爺可憐之處,”葉非晚順著他的意思,“左右你我二人這場姻親不過是契約一場罷了,總歸要和離的,王爺想去哪兒便去哪兒吧。”

豈料她這般說,封卿臉色更是難看:“本王的事,何須你來拿主意!”說完,轉身便欲離去。

葉非晚睨了一眼封卿的背影,喉嚨猛地一熱:“咳咳……”她掩唇,輕輕咳嗽一聲。

手已碰觸到門的封卿微微停滯。

“王爺捨不得我?”女人刻意帶勾的語氣傳來。

封卿神色一沉,再未猶豫,打開門大步流星離開。

“咳咳咳……”看著那人走了,葉非晚才掩唇劇烈咳嗽起來,方纔忍下的咳,像是瞬間爆發一般,肩頭的傷口拉扯著皮肉,痛極了,痛的她淚都快流出來了。

“小姐……”門口一聲低呼,芍藥匆忙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溫水,“小姐,您慢點喝,慢點喝……”

一隻手,輕輕在她後背上細細敲著。

“芍藥……”終於咳完了,葉非晚不著痕跡的擦了一下眼角,“這一次,我絕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小姐,你在說什麼啊……”芍藥急的眼圈都紅了,“今天是大喜日子,王爺怎麼還離開了?”

“他該離開,從一開始,就該離開。”葉非晚喝了口溫水,逐漸平靜下來。從一開始,二人的糾纏就是一場錯。

“小姐!”芍藥不解,“老爺若是知道小姐這般,定要心疼死了……”

爹……葉非晚雙眸微動,扭頭望著芍藥:“所以,這件事,你千萬不能告訴我爹,知道嗎?”

“小姐……”

“我和封卿的事,我自己會解決,爹畢竟一介商賈,若真和皇族起了爭執,你覺得誰會吃虧?”葉非晚罕見的嚴肅。

芍藥認真聽著,繼而鄭重點點頭:“我知道了,小姐。”

“嗯,”葉非晚笑開,扭頭望了一眼四周,“好芍藥,把蠟燭撤了,紅綢子換了,門上的喜字也摘了吧。”

芍藥驚:“小姐這是……”

今日纔是洞房花燭夜啊,便是尋常人家,也不會這般快就撤下這些東西,有好些人家都放好些天,就圖個喜慶吉利呢。

葉非晚勾唇笑了笑:“如果不是我現在不能動,便是床上的紅被褥也要給換了。”

芍藥困惑,卻見葉非晚神情認真,終究還是差了兩個王府的丫鬟一起,將屋內的喜慶陳設都摘了下來。

葉非晚靜靜望著,這個內寢,和她前世住的幾乎一模一樣了,冇有半點人氣兒。滿意的點點頭,卻又望見一旁衣箱:“芍藥,將王爺的東西也都收拾起來送到前庭去。”

“小姐?”芍藥睜大眼睛,“您是王爺名門正娶的王妃,怎能……怎能和王爺分開而居?”

“……”葉非晚望她一眼,冇有言語。

“奴婢這就去辦。”芍藥雖為難,卻還是走到衣箱處,收拾起來。

約莫忙到亥時,喜房內,一切喜慶的意味都冇了,封卿的東西也都收拾利落送到前庭。

葉非晚讓芍藥歇息去了,自己一人靜靜躺在床上。

前世,她就是在這麼冷冷清清的內寢裡,獨自一人過活了兩年,不同的是,那時她滿心期待著封卿的到來,如今,卻不同了。

她會扮演好一個王妃,隻等著封卿奪權之後,給她一紙和離書、給葉家一個善終。

緩緩閉上眼睛,或許是睡前那碗中藥起了作用,葉非晚睡得昏沉。

她甚至夢到了前生,洞房花燭夜,封卿拋下她入了宮。

那時,潑辣膽大的她便穿著喜服坐在王府正廳,等了他一夜。

直到黎明將至,封卿才一襲白袍歸來,神色間添了幾分疲憊。他對她視若無睹,扭頭便要往客房而去。

她攔下了他,問的直白,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是惶恐的,她問他:你去了哪兒?知不知道昨夜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

而封卿,卻隻似嘲似諷望她一眼:“貴妃棋藝不精,請我入宮下了一夜棋。”蹩腳的藉口,即便真的下了一夜棋,豈是因著棋藝不精?

可悲的是,那時的葉非晚,信了他。她總是信他的,信到最後被打入了冷院,信到求一封和離書都不被允許,信到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冷院燈枯油儘。

床榻上,臉色蒼白的女人,眼角緩緩落下一滴淚。

長夜漸漸消散,東方黎明破曉。

葉非晚在睡夢之中聽見一陣嘈雜聲,惹得她夢裡都不安生。

“王爺,王妃身子不好還在歇著……”是芍藥的聲音。

卻無人應聲。

“啪——”直到內寢房門被人用力撞開,葉非晚才猛地睜開眼睛,入目是熟悉的帷幔,繼而緩緩轉眸,望見了站在桌前的男人。

一襲白色袍服,身姿卓絕,恍若謫仙,如果臉色和煦些的話。

封卿。

他的臉色鐵青,目光狠狠望著內寢的陳設。昨夜自己離開時,此處還一片紅色喜慶,今日,竟……一派死氣沉沉之感,不止這裡,便是庭院中,喜字也被拆了大半。

更為惱火的是,高風指著前廳的衣箱告訴他,那是王妃命人送來的。

她存心隔開二人的距離。

封卿鮮少喜怒都形於色,可如今,竟有些控製不住怒火了。

抬手,指著滿室寂然:“葉非晚,你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