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211章 動心

[]

扶閒的動作,最終停了下來,在距離葉非晚的側頰一掌寬處。

他微微眯了眯眸,掩去眼中的不悅,緊盯著身前女子。

她躲開了。

身子竭力的朝後躲避,臉頰也側到了一旁。

從未這般過,他身邊哪個絕色女子不是對他投懷送抱,唯有她……對他還避若蛇蠍一般。

葉非晚睫毛顫了顫,最初她並未曾在意的。

可是,當對上扶閒的眼神時,她心陡然一駭,逃避的動作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

有一瞬,她以為他此刻是認真的。

可下刻……

“怎麼?葉非晚,你素日裡逞口舌之爭,而今倒是知道怕了?”扶閒的冷哼聲傳來。

葉非晚驀地抬頭,望著扶閒,他眼底一如既往的慵懶肆意,卻似還有什麼,她看不清。

可方纔提起的心思,到底是輕鬆了不少,她眯眼笑了笑:“扶閒公子,男女授受不親。”

扶閒眉心擰了擰,死死打量著眼前女人臉上的笑,很刺眼,卻又讓人不忍戳破,心口處,像是有什麼,在細微的動了動。

“嗬,本公子可冇這般饑不擇食。”最終,他輕哼一聲,鬆開了手,卻又想到了什麼,微微蹙眉,“什麼東西這般燙?”

“什麼?”葉非晚不解,環視一眼四周,均未能瞧見有什麼燒著了。

“……”扶閒卻不做聲了,他仍站在原處,唇色微白,下刻,他雙眸陡然升起一股自厭,猛地轉身走進廂房中。

房門“砰”的一聲撞上門沿後,又重重彈開。

扶閒眼中的肆意消失,神情中卻添了幾分驚懼。

好久,他方纔伸手輕輕按著胸口處。

方纔,他覺得灼人的,是他的心。

下刻,扶閒卻似想到什麼,他凝眉轉身,卻見那女人依舊站在廂房門口,神色茫然中夾雜著小心翼翼。

心中似乎更不悅了。

葉非晚望著扶閒的背影,始終不知該不該跟上前去。

她剛剛看見了扶閒飛快離開她的表情,像是嫌棄一般。

她認識這樣的神情,封卿總是用這樣的表情麵對她。

隻是這一次,她不願再惹人厭煩了。

“怎麼,你便是這樣伺候人的?”男子微揚的聲音帶著幾分怒火從廂房內傳來,“不想要月俸了?”

葉非晚猛地抬頭,正看見扶閒不知何時重新站在廂房門口,正皺眉望著她,雖然如以往一般滿眼不耐,卻全然無方纔那一抹讓人怯懦的嫌棄。

她一怔,繼而眼睛一亮:“扶閒公子?”

“去,給本公子將洗臉水打來。”扶閒遞過來一個銅盆,朝著院落的水井點了點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派頭。

葉非晚:“……”最終,為了那一千兩的月俸,以及那五千兩的欠銀,她認命轉身,朝著院落走著。

這樣纔對,扶閒望著女人的身影,心中倏地冒出這樣的念頭來,她哭喪著臉時,太醜了!

醜到他看著都心中不爽!

冇錯,他隻是……想讓自己心情舒暢些罷了!

……

想她堂堂大晉前首富的千金獨女,權傾朝野的前靖元王妃,而今竟隻能做些這種苦活計。

葉非晚艱難打出一桶水,心中不無怨唸的想著。

到底是冇做過重活的,纔打了一桶水,手心便被磨紅了,她垂眸,看著自己的手,她的手從不生繭,然而一旦做了什麼,總是直接起了水泡,很痛。

“哎,你可有聽聞,昨兒個吏部王大人在咱們這兒宿下了,因著高興,賞了幾百兩銀子……”一旁,兩個小廝模樣的人在交頭接耳著什麼。

“這有何奇怪的?”另一小廝不解,這處地方,本就是紙醉金迷之處。

“這確無奇怪之處,不過啊,那王大人之所以高興,是因著過去幾年得聖寵一路高升的曲家怕是走到頭了……”

“怎麼說?”

“曲家不是有個送進宮的貴妃娘娘嗎?曲家也因此才一人得道雞犬昇天。我聽說啊,要被廢了……”

那小廝的聲音越發的低。

葉非晚端著銅盆的手一緊。

曲煙,要被廢了嗎?

可如今,封卿權傾朝野,曲煙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子,誰人敢廢她?

下刻,葉非晚睫毛驀地一顫,也許……就是封卿呢?

她走了,騰出了靖元王妃的位子,剛巧,曲煙要被廢。

昨日,封卿那似乎想留下她的威脅,都變得好笑起來。

什麼“回王府還是償還五千兩白銀”,其實……他根本就不希望她“回王府”吧,他隻是……想讓她一無所有而已。

剛從井中打上來的水,很寒,冰的她指尖都微微顫了顫。

良久,她終是隻徐徐吐出一口氣,端著銅盆朝著廂房而去。

既然已決計放下,那就不許過多傷懷了。

“葉非晚,不過打一盆水罷了,你怎的這般久?”廂房門口,扶閒早已換上一襲暗緋色袍服,斜倚著門框望著她,眉眼明顯的不耐煩。

葉非晚一僵,看了眼手中的水:“這不打來了嗎……”

扶閒眯了眯眼,隻一眼便瞧出她的不對,伸手隨意在銅盆中淨了淨手:“發生何事?”他徑自問道。

“……”葉非晚抿了抿唇,佯作不知:“什麼發生何事?”

扶閒注視她好一會兒,將銅盆往下壓了壓:“好好就著水麵照照你自己,看看你那張臉上是不是寫滿了‘衰’。”

葉非晚輕怔片刻,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水麵上,水麵微晃,卻也能瞧出她此刻臉色的難看。

扶閒冷笑道:“你真以為能瞞得過本公子?”而後,見她仍無言語的跡象,索性聲音微揚,“來福。”

“公子。”下瞬,一個小廝已飛快跑來。

“查查剛剛誰去過院落,給本公子叫……”

“扶閒!”葉非晚打斷了他。

扶閒打量著她,後突然想到什麼,湊到她跟前:“怕不是又是因為封卿吧?”

葉非晚睫毛一顫。

“果然又是因為他!”扶閒這次連惱火都冇了,輕哼一聲,“葉非晚,你也就這點出息!”

葉非晚指尖頓了頓,她的確冇什麼大誌,她此一生隻盼著安穩度過。

可是……上天似乎總不遂人願。

“難不成,封卿終於給你休書了?”扶閒聲音揚起,竟有幾分“幸災樂禍”的味道。

葉非晚抬頭瞪了他一眼:“與你何乾。”

“的確與我無乾,”扶閒輕哼一聲,“不過,見你這般不悅,本公子心裡可舒坦多了!”

“扶閒!”

扶閒神色卻突然正色下來,垂眸望著她:“我帶你去個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