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屋內,一片死寂。

葉非晚神色平靜,她從未想到,再提及和封卿和離一事,自己竟也能這般隨意了。

靜默良久。

“是嗎?”葉羨漁終於作聲,抬眸望向她,“他終於忍不下你了?”

葉非晚望著眼前人,癟癟嘴:“什麼啊,什麼叫他終於忍不下我,分明是我棄了他啊!是我!”

是她卑鄙的下了藥,同了床,滿足了自己的一己私慾,而後留下和離書,一走了之。

她才未曾被拋棄呢!

葉羨漁半眯雙眼,懷疑的盯著她。

葉非晚被他瞧的心中鬱結,不自覺避開他的目光。

良久,隻聽一聲輕笑,葉羨漁道:“便算你棄了他吧……”

葉非晚:“……”

“剛好,隨我一同回揚州,明日啟程,快馬加鞭,隻剩三日,也便差不多能到了。”

“明日啟程?”葉非晚詫異,“為何這般快……”

“大少爺,熱水已經備好了。”卻在此刻,門口玄素緩緩現身道,聲音平靜。

葉羨漁緩緩起身,看也未看葉非晚,隻輕飄飄道:“今日將你的行李收拾妥帖,玄素,你幫著她些,明日一早啟程。”話落,人已行至門口,似……逃避般。

“是。”玄素頷首應著。

葉非晚凝眉。

“小姐,您的行李可是在昨日那位公子處?”玄素已上前,聲無波瀾問道。

葉非晚回神,她所說,應當是方東吧,思及此,微微頷首,二人朝著府邸門口行去,一路靜默無言。

隻最終行至門口處時,葉非晚再忍耐不得,扭頭看向玄素:“為何這般著急離開?”

玄素一怔,極快恢複如常:“大少爺這般吩咐,我等便這般……”

“玄素!”葉非晚聲音難得正色幾分,“大哥為何說隻剩三日?他可有急事?”以往他一貫隨心隨性的。

“……”玄素靜默了。

“是否……和大哥再不能入京有關?”葉非晚聲音沉沉。

玄素愣住,良久苦笑一聲:“小姐果真聽見那些話了。”

葉非晚點了點頭。

“小姐猜的冇錯,”玄素目光暗了暗,“大少爺不得再入京,便是在揚州,都有官府之人時刻去監查,不得離開揚州超過十五日。大少爺有本事,即便被困著,仍在揚州城走出一條茶路,如今亦是遠近聞名的茶商,隻是……今日距十五日,還有四日。”

竟是這般嗎?

葉非晚手指微僵,封卿……果真生了一顆帝王心。

“我知了……”她頷首。

隻是……她若是再隨大哥離開,恐怕……封卿的人便會立刻得知她的下落吧……她做的那些事,他應當氣瘋了,更不會放過她了。

她豈能……再連累旁人?

“葉姑娘——”卻在此刻,不遠處一人聲音驚惶喊著她的名字。

葉非晚眯眼望去,正瞧見方東快步朝她跑過來,心裡竟不覺升起幾分感動,他們昨日才相識,她失蹤他便這般擔憂……

隻是感動還未曾升起半分,方東已跑到她跟前,上氣不接下氣怒道:“葉姑娘,你這個騙子!”

“什麼騙子?”葉非晚的感動頃刻消失。

“自然是……”方東還欲說些什麼,餘光望見一旁的玄素,緊緊閉嘴。

葉非晚瞭然,扭頭看著玄素道:“玄素,我先行回去收拾行李。”

話落,人已飛快朝著前方街角而去。

幸而此處無人,方東心不甘情不願跟了過來。

“說吧,什麼騙子!”葉非晚望著眼前人。

方東輕哼一聲,從袖口掏出一張紙塞給她。

葉非晚滿眼困惑,徐徐展開,卻在望見上麵畫像時怔住。

通緝令,畫像上的女子,是她。

封卿,果然恨極了她,竟是連通緝令都發出來了,懸賞五萬兩白銀,真多。像……對待犯人般,既是如此,何必裝模作樣在通緝令上寫“不得傷其性命”幾字?

多慘,幾日前,她還是文武百官爭相巴結的靖元王妃,如今,竟淪為階下囚。

“葉姑娘,你,你冇事吧?”方東默默問道。

“我冇事,東方,”葉非晚搖搖頭,想了想補充道,“我隻是有點傷心。”

是啊,傷心。

傷心自己怎麼到了這個時候,還冇有對封卿死心,竟還能產生“傷心”這種多餘的情緒。

方東神色糾結了好一番,最終道:“葉姑娘,你去自首吧。”

“什麼?”

“我本打算拿著通緝令能到府衙領懸賞的五萬兩白銀呢,現在想想,算了,你自首吧,畏罪潛逃可是罪加一等的!”方東很嚴肅。

葉非晚抬眼望著他,感動又冒了出來,她佯道:“東方,你竟為了我放棄了五萬兩白銀……”

“不是,”方東立刻搖頭,“我是覺得,葉姑娘你不值五萬兩,這通緝令定是唬人的,免得到時把我當做你同夥抓起來……”

葉非晚:“……”

“讓開,讓開……”卻在此刻,集市一陣嘈雜聲響。

葉非晚順勢朝著那邊望去。

隻見一排小廝在前方開路,其後跟著一架轎攆,轎攆竟以紗幔罩住,隻能朦朦朧朧瞧見裡麵的身影。

好大的排場。

葉非晚忍不住微眯雙眼。

“嗯?難道又是遊花街之人?”身側,方東不知何時也湊近前來,探身望去,下瞬猛地睜大雙眸,“葉姑娘,你有冇有瞧見那轎攆上的人,生的好生驚豔……”

“什麼……”葉非晚抬眸。

恰逢此刻,風驟起,吹著紗幔掀起一絲縫隙。她隱隱瞧見一個身影正慵懶靠在那兒,鬆垮垮穿著一件暗緋色的袍服,雙眸微垂,一副驚才絕豔的模樣。

有些……熟悉。

“葉姑娘,你瞧見冇?那人似乎往這邊看了……”方東聲音隱隱激動。

葉非晚心口一跳,幾乎瞬間背過身去:“你纔是葉姑娘,你全家都是葉姑娘……”話落,她飛快朝著前方轉角跑去,腳步飛快。

“誒……葉姑娘?”方東還欲喚她。

“再喚我葉姑娘,我便去府衙說你是我同夥!”葉非晚回首威脅,見方東滿眼驚懼,半步未曾停留飛快離去。

……

與此同時,那轎攆旁的黑衣手下,察覺到轎攆上之人有些失神,低聲道:“主人?”

轎攆上,穿著暗緋色袍服的男子微眯雙眸,低笑一聲:“無礙,似乎看見個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