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152章 和離書

[]

正廳內,一盞微弱燭火下,瘦弱的女子跪在他的身前,頭微低著,極為恭順。

便是聲音,都那般有禮溫和。

可封卿看著,聽著,隻覺得胸口積鬱了一團怒火,偏生髮作不得。

他站在原處,微微低頭,他甚至看見她頭頂那一個孤零零的旋,好像孤零零的她一般。

“你這是何意?”好久,他方纔找回自己的聲音。

葉非晚仍舊安靜伏低姿態:“給王爺請安。”

封卿一滯,下瞬身子竟不覺避開了她,走向正廳。

她一貫無禮,平日裡更是鮮少自稱“臣妾”,她從未對他跪拜過。若是旁人,無禮者他定會讓那人付出代價,可這人是葉非晚,他似乎覺得……本該如此。

葉非晚……跋扈慣了,不懂禮便不懂了。

卻為何,如今她懂了,他心中偏生越發煩躁?

“來人,掌燈,上茶!”封卿驀然揚聲道,聲音蘊藏著幾分怒意。

葉非晚仍舊跪在門口處。

上茶的小廝端著茶,低頭恭敬的匆忙而來,卻被門口處的人影嚇了一跳,手中的茶盤抖了抖,冒著熱氣的茶濺出些許,落在葉非晚頭上、臉上。

封卿臉色微變,卻在望見跪在地上的女人一動不動時,緊抿薄唇,一言不發。

小廝滿眼驚懼,匆忙跪下:“王爺、王妃饒命,小人眼拙未曾看見王妃……”聲音顫抖,誠惶誠恐。

葉非晚睫毛顫了顫,茶很燙,濺在臉上有些微痛意。

“滾出去!”封卿驀然作聲,聲音陰沉。

小廝匆忙將茶盤放下,掌上燭台,轉身誠惶誠恐的快步離開。

整個過程,葉非晚始終跪在原處。

封卿緊盯著女人的側顏,她的背挺的筆直,目光低垂著,一言不發,似是存心與他作對一般。

她瘦了虛弱,下頜處清晰見骨。

燭台大亮,襯的正廳也越發清晰,甚至……她臉上被濺出的熱茶燙出的紅印,都瞧的一清二楚。

封卿心中越發煩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若不開口,她定能一直跪下去。

“你也起來!”最終,他作聲。

“多謝王爺。”葉非晚安靜頷首道謝,徐徐站起身,“今日臣妾擅自入宮尋王爺,請王爺恕罪。”

不過扮個進退有度的王妃罷了,她自是能夠的。

封卿凝眉,心中因她的疏離不悅,卻隻是揉了揉眉心:“這幾日宮中事務繁多……”

他的聲音驟然停下,目光死死盯著方纔葉非晚坐的側椅旁的桌麵。

那上麵,放著一封書信,很是平整,上方,工整的小楷靜靜寫著“和離書”三個大字,很是刺眼。

似是成親初次,二人將“和離”放在檯麵上來。

“王妃這是何意?”封卿仍舊緊盯著那和離書,聲音緊繃,身軀微緊。

葉非晚緩緩上前:“如王爺所見。”她將和離書拿在手中,看著上方字跡,許久竟勾唇笑了出來,“王爺如今出入皇宮自如,想必掌權也不過一朝一夕的事吧?”

封卿神色微變,薄唇緊抿,並未言語。

“王爺可還記得,你我二人曾說,葉家定會對您鼎力相助,也請王爺給葉家一條活路,屆時,臣妾定然應下和離,絕不含糊。”葉非晚眯了眯眼睛,聲音如歎息,“如今,是時候了……”

說著,她將手中和離書遞到封卿跟前:“王爺看看,若無異議……”

話未說完,封卿陡然抬眼,看也未看和離書,目光死死盯緊她:“因為誰,想和離?”

“什麼?”葉非晚凝眉。

“這麼迫不及待的和離,是因為誰?”他的話,恨不得從牙縫中擠出一般。高風被葉府拒之門外,可卻親眼看見扶閒進了去。

葉非晚神色微沉,卻很快諷笑一聲,封卿果然總是用最壞的想法來想她啊……

“因為王爺啊,”葉非晚半眯著眼睛,掩去其中的情緒,“如今王爺註定成為人上人,我又何必占著王妃之位不放呢?今後,王爺權勢在握,還不是想娶誰便娶誰?”

“本王說了,煙煙這幾日小產,且與我派兵駐宮有關……”

“王爺承認自己想娶的人是曲煙了?”葉非晚打斷了他。

“放肆!”封卿陡然作聲。

葉非晚睫毛顫了顫,許久,她低笑出聲。

前世,封卿掌權,皇宮守衛新舊更替,老皇帝成了擺設,卻唯有曲妃,仍舊享受榮華富貴。

如今,封卿惱羞成怒,不過越發證實他心虛罷了。

“王……王爺,小姐……”門口,一聲怯怯女聲傳來。

葉非晚扭頭望去,芍藥手中拿著個包裹站在那兒。她回到王府時,便令芍藥幫她收拾些常用的物件了。

未來幾日,她要為父親守陵。

“等我片刻,”葉非晚對芍藥笑了笑,將和離書放在封卿身後的桌上,“此事請王爺好生思量,想好的,便命人知會我一聲便好。”

而後,她轉身,朝門口走去。

好生思量……

封卿仍舊僵立在原處,他自然知曉,她所說的好生思量,是指和離一事。

明明本該是他迫不及待擺脫她的糾纏,卻為何……此刻隻覺自己平白被人拋棄一般?

她正要離開,他很清楚她回葉府,可是卻莫名覺得,踏出這個屋子,以後,也許二人之間就真的涇渭分明瞭……

“芍藥……”葉非晚抬腳,便要越過正廳門檻。

身後卻陡然一陣風聲,她心底微驚,微微側眸,卻冇等看清身後人影,一隻手竟已將正廳大門“砰”的一聲關閉。

門外,芍藥驚訝的低呼傳來。

身後,熟悉的冷冽氣息裹挾而至。

葉非晚心尖一顫,剛要扭頭,身子便已被推至門後,被人死死禁錮在身前人的雙臂之間。

正是封卿。

他垂首,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目光中帶著細微的怒火,亮的嚇人。

葉非晚回望著他,目光睜的極大。

似是不喜她的目光,封卿揮袖,一旁燭台上的燭火顫了顫,繼而全數熄滅,廳內一片漆黑。

“封卿……”葉非晚剛要開口質問,嘴卻被人堵住了。

待察覺到堵住自己的是何物時,她猛地睜大雙眼。

封卿,在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