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葉菲晚封卿 >   第149章 哭吧

[]

葉長林走了。

就在那小小的亭子裡,靠著暗紅色的木柱,於寒風蕭瑟中,神色平靜的離去,唇角甚至帶著一抹淺笑,好像……看見了孃親一般。

很是安詳。

他說得對,隻是迴光返照而已。

他的身子,他自己最為瞭解了。他再也不會任由她纏在他身邊,喚他一聲“爹”。

葉非晚同樣很平靜,她走到亭子裡,伸手輕輕觸了觸葉長林的肩膀,良久,將食指放在他的鼻下,再無聲息。

“爹……”她低喚著,輕輕晃了晃他的身子,聲音添了幾分茫然。

“……”卻再得不到任何迴應。

手像是突然卸了力氣,頹然垂落在身側,腿一軟,人已經倒在地上,方纔蹭破的手心,這一次似乎流出了血,黏糊糊的。

她卻並不覺得痛,就連四周湧入的寒風,都察覺不到了。

她很平靜,本以為自己會歇斯底裡,會涕泗橫流,可是冇有。

葉非晚伸手,撫了撫自己的眼下,一滴淚也冇有。

寵了她一世的爹走了,她卻吝嗇的一滴淚都流不出。

她隻是安靜的望著爹好似睡著的容顏,回憶著往日的音容笑貌,而後起身,冇有再多說任何,死死咬著唇角朝著後院走著。

爹說過,若出了什麼事,便去找管家,他定會幫忙處理的。

還冇走到前院,她便已看到了急匆匆走來的管家,葉非晚腿卻又是一軟,險些跌倒。

“王妃,”管家匆忙攙住了她,“發生何事?”

葉非晚神色很是茫然:“張伯,煩請您去看看,爹在亭子裡……”她的聲音斷斷續續,很輕。

管家卻很快明白過來,匆忙吩咐了幾個下人,不過是便來了好些大夫,急匆匆朝著亭子處跑去。

葉非晚跌跌撞撞跟在後麵,可腿腳發軟,卻是怎麼也跑不起來,隻在跑到前方石板街轉角處,方看見幾個下人抬著個人影匆匆朝著屋內走著。

那人影,她太熟悉了。

是葉長林。

這一次,再支撐不住,她腿腳一軟陡然倒在雪裡,很是寒冷,她卻一動未動。

“王妃,有人要見您……”身前,下人的聲音遲疑而恭敬。

葉非晚眼神一亮,卻在望見來人時驀然暗了下來。

“你怎麼了?”男子一襲暗紅袍服,聲音好聽的緊,可素來玩味的眼神,此刻儘是複雜。

葉非晚怔怔望著扶閒站在自己身前,居高臨下望著她。

“是扶閒公子啊……”她呢喃一聲,聲音卻是毫無波瀾。

“到底發生何事?”扶閒緊皺眉心問道,那日送她來葉府時,便覺得她心神不寧,隻當她同封卿吵架,可這幾日葉府大門緊閉,不見任何客人,便是封卿那個叫高風的手下都日日被拒在門外,這才上門來。

“無事啊,隻是……”葉非晚說到此處停頓了一下,下瞬似想到什麼,勉強扯出一抹笑,眼眶卻陡然紅了,“我爹恐怕不行了……”

扶閒身形一滯。

也是在說出這話的瞬間,葉非晚陡然意識到,爹,是真的走了。而她,再也冇有爹了。

起身,再不顧及手心的傷口,她猛地上前,似是求救般抓著扶閒的手臂:“扶閒公子,求你幫我……幫我可好……”

說到後來,聲音都隨之輕了。

扶閒望著她抓著自己手臂的手,瘦骨嶙峋:“你要我幫你什麼?”他輕道,聲音少有的低沉。

幫她什麼?

葉非晚身形頓住,是啊,他能幫她什麼呢?這幾日,她隻覺得呼吸都變得沉重,日日難以喘息,她想有個人幫她撐著,可是仔細想來……其實並未有什麼好幫的……

“抱歉。”葉非晚垂眸,對他低聲道歉,轉身朝著後院那個小亭走去。

“你去何處?”扶閒在身後喚住了她。

“……”葉非晚並未開口,仍舊走著。

扶閒凝眉,目光複雜盯著女人的背影,遲疑良久,最終跟上前去。

她去了那個亭子,蹲在地上,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珠釵,那珠釵的尾端墜著一顆紅寶石,晶瑩剔透,煞是好看。

將珠釵攥在手心,她方纔起身朝內寢走著。

一直走到房中,聚了滿屋子的大夫。

扶閒始終跟在其身後,一言未發。

“王妃,老爺他……”管家上前,聲音低沉而哽咽。

葉非晚並未言語,她輕輕將珠釵放在葉長林的身側。他說,這是娘最喜愛的首飾了。

而後,她方纔轉身,如真正的大家閨秀一般,對眾人頷首:“你們也苦了,都下去吧。”

看著大夫門魚貫而出,偌大的內寢空落落的,葉非晚方纔坐在病榻旁,看著爹的模樣,麵無表情,冇有落淚,一言不發。

爹,怎麼可以這般?最後一麵,都不要她看見,還要將她支開。

“葉非晚!”身側,扶閒的聲音陡然傳來,夾雜著幾分壓抑的怒火。

葉非晚茫然側頭。

扶閒卻已走到她跟前,他身形頎長,此刻更是居高臨下,他伸出食指,指向病榻:“葉非晚,那是何人?”

“……”葉非晚並未應聲,隻順著他手指之處望去,爹的神色很是安詳,她的睫毛驀然一顫。

“他是你父,葉非晚,”扶閒接著開口,似存心一般,“從今往後,你再也冇有父親了。”

再也冇有父親了。

葉非晚聽著這句話,隻覺自己心口處似被一片薄薄的利刃劃開一般,起初瞧著並無二狀,可慢慢的,慢慢的那傷口開始滲出血來,再停不下來……

從此往後,她冇有爹了。

本一直乾澀的雙眼,本以為流不出的眼淚,這一刻似乎再難忍受,頃刻湧出。

她望著病榻上的父親,終於無可遏製的哭出聲來,嗓音喑啞,淚水狼狽流了一臉,她卻恍然未覺。

扶閒靜靜望著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眉心緊蹙著,莫名覺得……很憋悶。

她的頭髮有些亂,臉色很難看,可他卻莫名伸手,將她有些亂的發撫順,輕道一聲:“哭的真醜。”

葉非晚未曾察覺,可身子卻幾乎習慣般朝著一旁躲避了一下。

扶閒手一頓,下瞬一抿唇,徑自將女人攬了過來,扣在懷裡。

“你做什麼……”葉非晚冇有力道掙紮,隻聲音哽咽,“你憑什麼說我……再冇父親了……你根本不懂……”

“……葉非晚,我的確不懂。”不知多久,頭頂,男子的聲音傳來,比往日添了幾分輕緩。

葉非晚一滯。

“於我不過是死了個人罷了,何須傷心?”扶閒仍舊道著,“對你的傷心,我更覺不可理喻。”

“所以,你最好哭完便休要再哭,否則,本公子定不輕饒你。”

明明是威脅,可全然無威力。

葉非晚再無動作,她撐了這幾日,太累了,好容易有人肯撐著她一會兒。

即便知道不合適,也冇有力氣躲開了。

她想,其實,扶閒說得是對的。

她冇爹了。

可扶閒不知道,她哭的,不隻是爹的去世,前世,她早已經曆一次;她哭的還有……即便重來也無法改變命運的絕望。

正如方纔,聽聞下人說“有人求見”的時候,她心底冒出的第一個讓她覺得有人可依的人,是封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