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避子藥。

封卿從未想過,自己聽見這二字時,心內湧現上來的竟是……惱怒。

惱自己前幾日竟以為這女子頗富心機,妄圖挾子上位,怒這個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女子、費儘心思求來親事的女子竟這般不願懷他的孩子!

眼下,這個女子正躺在榻上,臉色仍舊蒼白,卻已然轉醒,眼底平靜望著他,眸中似有幾抹暗諷。

封卿被那抹暗諷戳中了心思:“葉姑娘倒是對名聲這般不在意啊!”那日,她去鬨市藥鋪想必便是買避子藥的!

若是前世,葉非晚定然能察覺到心口針刺般痛,可眼下心思卻似已麻木:“所幸懸崖勒馬,免得有餘禍。”

餘禍,自是指胎兒。

封卿不癡,瞬間聽懂她意:“葉、非、晚!”他啟唇,一字一頓,聲音陰冷。

好生熟悉。

葉非晚忍不住眯了眯雙眸,前世,自己跪在他房門前求一紙“和離書”時,他也是這般,咬牙切齒喚她的名字,彷彿對她恨極怒極一般。

一旁,大夫跪在地上不敢抬首。

“王爺,小姐身子不好……”芍藥上前,欲要求情。

“滾!”封卿看也未看,聲色俱厲。

葉非晚側眸,對芍藥勉強一笑:“芍藥,你且先出去,我有事同王爺說。”

“小姐……”

“好芍藥……”葉非晚聲音軟了幾分。

芍藥即便如何放心不下,終還是一步三回頭退了出去。

偌大內室,唯餘二人。

封卿緊盯榻上女子,她似有所不同,不似前世那般一貫乖張,反帶了幾分……柔意。

“王爺,我知你素來不喜我。”葉非晚望著頭頂帷幔,聲音中柔意儘消。

封卿陡然回神,微微蹙眉,竟為她區彆對待而暗自不爽。

“用儘心機,耍儘手段,求來聖上婚書一封,你心中定是唾棄我至極吧?”說到此處,葉非晚扭頭望了一眼他,這些事,她前世早就知曉,可前世她不撞南牆終不回頭的性子,讓她還是一頭紮了進去,如今……她終於知道痛了,知道回頭了……

“……”封卿眉心皺的更緊,他發覺,自己竟是越發看不懂這個女子。

“我從未想過,竟會到這一步,”葉非晚說的是事實,她以為前世死便死了,哪想如今重生,竟還重生在與他行魚水之歡那日。

可聽在封卿耳邊,卻另有他意:“葉姑娘說自己未想過到這一步?”他啟唇,聲音儘是諷意,“將一己私事鬨得滿城皆知,一哭二鬨三上吊逼著葉長林求來指婚,你難道不知,從賜婚詔書下發之時,我們走到這一步便已註定!”

“那你為何不退親!”葉非晚猛地作聲,聲音竟已有質問之意。

“……”饒是封卿,都有片刻凝滯,卻極快反應過來,“你說甚麼?”

“你厭我惱我,不喜這賜婚,為何不去尋聖上退親?你亦不願娶我不是嗎?”

封卿眯著眼睛,打量著躺在榻上女子,因著激動,此刻她臉色微紅,眼底無異樣,卻在他打量之下儘是心虛之意,竟連他雙眸都不敢對視,心下諷刺一笑:“葉姑娘,欲擒故縱這一招,你用了太多遍了。”

他以為,她仍舊在耍手段而已。

葉非晚方纔被封卿那般凝視,心中自是忐忑的,生怕被他瞧出端倪。可被他這般一說,心底竟鬆懈下來,原來,當他不愛她時,她便是真真切切之言都被當成手段心機。

可恨她前世怎的就一門心思愛他至深,未曾愛過自己?

“我若真欲擒故縱,會飲下避子藥嗎?”葉非晚輕笑,唇色蒼白之故,竟顯出幾分嬌弱,“我若真欲擒故縱,當費儘心思也要懷上你的孩子,然後堂堂正正成為靖元王妃,不是嗎?”

封卿心底本就因著避子藥而鬱結,被她這般一說,更是怒極反笑:“誰知葉姑娘如今又在耍什麼手段?”

“我若真耍手段,也隻想要退親!”葉非晚知曉他心底早已認定她詭計多端,也已懶得辯解,“怎麼我一提及退親,王爺便這般顧左右而言他?怎麼?難道王爺忽然轉了性子,發覺我亦不錯,對我上心了?”

聽聞她言,封卿一動未動,隻目不轉睛望著她的眸,神色無半點波瀾。

葉非晚一直都知,封卿的眸極為好看,瞳孔漆黑深邃,丹鳳目魅人卻又冷冽,被他目光輕輕一掃,便覺心中冷了幾分,前世為著他這一眼,她付出良多。

如今被他這般瞧著,她卻隻覺心虛。

“嗬……”不知多久,封卿諷笑一聲,“對你上心?你配?”

簡單幾句話,卻輕易白了葉非晚的臉色。

他還是這般,從不知自己隨意一番話如何傷人,不,也許他知,他故意揀著這些最為傷人之言說的。

“我既不配,那王爺便當廢了此門親事,迎你想娶之人,不是嗎?”

“廢了此門親事……”封卿死聽見笑話般緩緩朝著病榻走了幾步。

葉非晚身子朝裡擠了擠,封卿裝了太久閒王,以至於所有人都不知,他有一身的武功,比之武林頂尖高手有過之無不及。

這一點,亦是前世二人結親一年後,封卿已勢力已顯山露水,皇家狩獵,他為護那人而暴露了。

“如今知道怕了?”封卿走到榻旁,居高臨下的望著她,“葉姑娘,當初追在我身後滿城跑的人,是誰?”他微微垂身。

葉非晚睫毛輕顫,是她。

“葉姑娘,揚言誰家姑娘敢打我主意定不輕饒的人,是誰?”

葉非晚雙手緊攥,指甲恨不得嵌入掌心,亦是她。

“葉姑娘,用十萬兩黃金替曲家打通入宮門路之人,又是誰?”

這一次……葉非晚再無動作。

她想,她終於知曉封卿為何這般厭她,原來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他一直認為,是她出了十萬兩黃金,替那小小刺史之女打通了入宮門路……原來如此……

唇角微勾,葉非晚隻似笑非笑望了封卿一眼:“你為何不攔?”封卿,從被封王開始,便已在暗中培植勢力,豈會絲毫勢力也無?他若真想攔,拚儘一切攔著就是了,就像她前世一般,拚儘一切嫁給他!

封卿被她反問,臉色微變,卻極快反應過來,一手輕伸,似是溫柔撫著她的臉頰。

葉非晚卻毛骨悚然,他的指尖極冰,冰至骨髓。

“這婚,是你求著賜的,如今說什麼都晚了。這苦,你當也要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