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晨時。

葉非晚方纔睜眼,便察覺到額頭一陣鋪天蓋地的脹痛,宿醉和熬夜後的結果。

昨晚的回憶鑽入腦海,她竟趁著酒意去問了封卿“為何出府”,臉色微緊,她死死咬著朱唇,果真……不該問的就不要問,否則問出來也不過隻是自取其辱罷了。

“小姐,您臉色好生難看。”門被人從外麵推開,芍藥端著銅盆身後跟著兩個丫鬟走了進來。

葉非晚囫圇應了一聲,淨麵漱口。

“王爺一大早便出門忙了……”芍藥一邊伺候著她,嘴裡一邊嘀嘀咕咕著。

葉非晚將漱口茶吐出,擦拭了下唇角:“他去何處與我無關,今日我回一趟葉家。”紅玉琉璃盞的事情,還是要去問一下的。

她既然應下了曲煙的賭注,便不希望自己輸。

“怎的又無關了……”芍藥嘀咕一聲,“昨兒個晚上您從王爺那兒回來,眼底明明還是在意王爺的……”

葉非晚拿著茶杯的手一僵,許久抬頭:“昨晚我醉了。”醉了,所以纔會不堪一擊,纔會自取其辱的去問那些不該問的問題。

酒,果真是好東西。

芍藥見她臉色微白,最終冇再多說什麼。

用過早食,葉非晚便乘著馬車回了葉府。

本就是突然回來的,葉府門口隻有兩個護院,見到她時還滿眼儘是詫異:“大小姐……不,王妃,咱們這就去告訴老爺……”說完便要往院子裡跑。

“不用了,”葉非晚攔了下來,“我自己進去就好了。”

那二人相視一眼,最終冇有言語。

偌大的府邸,因著冬季已至的緣故,總透著幾分清冷。

大哥葉羨漁仍舊忙著生意上的事,葉非晚便徑自去了主院,方纔靠近正寢,便聽見一陣咳嗽聲。

她一滯,腳步快了幾分。

“王妃。”門口伺候的下人跪下行禮著。

正寢內的咳嗽聲也隨之沉靜下來。

“爹?”葉非晚掀開厚重的簾子走進去。

屋內很是溫暖,葉長林便坐在軟塌上,身上披著件厚重的黑色披風,手裡拿著杯熱茶,臉色雖與平常無二,可葉非晚怎麼看都覺得他似乎有些瘦了。

“爹,您冇事吧?”葉非晚走上前去。

葉長林眼底慌亂一閃而過,很快恢複從容:“怎得突然回來了?也不差人知會一聲?”

“想回便回了,”葉非晚笑了笑,上下端詳了眼他,“您的臉色不好看,我先去叫太醫……”

“不用了,”葉長林抓住了她,“天色漸冷,前幾日外出時感染了風寒,已經好些了,倒是你,突然來找我指定有事,有事就快說,免得再將風寒傳染給你了!”

“真的?”葉非晚懷疑的看了他一眼。

葉長林“橫眉冷對”:“你自個兒爹你都不信了?”

見他仍舊極有氣勢,葉非晚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說吧,到底有何事?”葉長林複又問道。

葉非晚低了低頭:“就知道瞞不過您,”說到此,她倒也冇再拐彎抹角,“爹,您知道紅玉琉璃盞嗎?”

“紅玉琉璃盞?”葉長林點點頭,“天下罕有的寶物,自是聽說過的,你問此物作甚?”

“女兒突然想要了嘛,”葉非晚吐了吐舌頭,“過幾日便是聖上誕辰了,朝堂上的情況您也應該聽說了幾分,女兒聽聞聖上也對那紅玉琉璃很是歡喜,便想著尋摸到這寶物,送給聖上,討個歡心。”

“你倒是有心了,”葉長林望著她“醋溜溜”道,“八成又是為了封卿那小子吧?這幾日他可是朝堂上的紅人啊。”

“……”葉非晚垂眸,所有人眼中,她都是愛封卿入骨的形象,久了……她連辯駁都懶得了。

“果然是女兒大了啊,”葉長林調侃一聲,卻也冇過多打趣,“那紅玉琉璃盞,我的確聽說過,聽聞此物出自西北天山,當年被人偶爾挖出,整塊紅玉隻有女子拳頭大小,後來被人一分為二。”

“那豈不是有兩個紅玉琉璃?”葉非晚疑惑。

“是,”葉長林望著她,“我曾經不是愛收集這四方寶物?便四處托人打聽,想著不管誰人拿著,總能拿錢買回來。”

“可您冇買回來……”葉非晚道,當初爹還失落了好一陣呢。

“是啊,”葉長林也想到當初之事,微微一笑,“可非晚,你可知,這世上,有什麼是白花花的銀子都買不到的嗎?”

葉非晚不解。

“是至高的權勢,”葉長林半眯著眼睛,“有一塊紅玉琉璃,就在宮中。”

“不可能啊,”葉非晚否認,“若在宮中,皇上應當已有紅玉琉璃,為何還想要這寶物?”

“誰說在宮中就一定是在皇上手中?”葉長林笑看她一眼,“這世上,多的是隱蔽的事兒,當初其中一塊紅玉琉璃幾經週轉,曾到了鎮南王手中,鎮南王便想借花獻佛獻給聖上,可半路不知為何被人截胡了,後來,聽說三年前,有一女子入宮時,這紅玉琉璃在她身上出現過,不過也隻是傳聞罷了……”

鎮南王,三年前,女子入宮……

鎮南王與封卿來往密切,封卿以“清君側”之名,與太子對兵時,鎮南王也曾助過他。三年前女子入宮,而曲煙正是三年前入宮。曲煙對她提出“紅玉琉璃”的賭,滿眼的誌在必得。

所以……紅玉琉璃在曲煙身上嗎?封卿送給曲煙的?

曲煙認定了她不會成功,這才提出打賭一事?

“這麼說……除了去問當初入宮的那個女子,彆無他法了……”葉非晚低聲道。

葉長林看了眼她:“倒也不是全然無法。”

“嗯?”葉非晚猛地抬頭。

“方纔不是告訴你,這紅玉琉璃被人一分為二嗎?”葉長林無奈搖搖頭,“還有另一塊呢。”

“您知道另一塊在哪兒?”

“自然。”葉長林點頭,“另一塊在陳國皇族手裡待過。”

陳國……葉非晚自然知道,大晉北邊的陳國,疆土與大晉不相上下,可……她連京城都未曾出過,哪裡認識什麼陳國皇族:“這……說了還是白說。”她懨懨道。

“隻是在陳國皇族手裡待過而已,”葉長林摸著鬍鬚笑了笑,“我聽聞,那皇族之人曾聽過如意閣伶人一曲,驚為天人,轉手便將紅玉琉璃送給那伶人了。”

“這般珍貴的寶物,這麼輕易送人?”葉非晚咋舌,“那伶人得驚豔到什麼……”

話,戛然而止。

葉非晚默默坐在原處,腦子裡莫名出現一人穿著緋衣、風華絕代的模樣。

扶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