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寂靜。

葉非晚睡得很好,除卻夜裡有時會覺得莫名清冷外,安眠無夢。

隻是封卿似乎睡得並不好,臉色微沉,自昨夜睡下,二人便再未說一句話。

天色大亮,門外候著的小太監宮女們一擁而入,伺候著二人洗漱,除了銅盆內的水聲,再無聲響。

也是在此刻,門外一陣倉皇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宮殿的門被人撞開,一個太監闖了進來,甚至走到內室門口處,險些跌倒。

“風風火火成什麼樣樣子。”封卿凝眉,慢條斯理訓斥一聲。

葉非晚順勢朝門口望過去,那太監是養心殿的人,她見過幾麵,此刻他正緊張的頭上的巧士冠都歪歪扭扭的,狼狽的緊。

“王爺,王妃,出大事了!”那太監跪在地上,聲音抖著。

葉非晚看了眼封卿,後者倒仍舊一副閒適的模樣,絲毫冇有過問的跡象,索性她開口:“發生何事?”

太監抖得更厲害了,看著地麵頭也不敢抬:“皇上……皇上中毒了!”

葉非晚拿著漱口茶杯的手一頓,杯蓋與杯壁碰撞,發出不小的聲響。

怎會這般快便察覺到了?她匆忙看向封卿,前幾日他還說要等皇上誕辰之後呢,如今怎會……

可是,封卿仍舊一副平淡似水的模樣,似乎分毫冇有被此事驚訝道。

“皇上……怎麼會中毒?是誰所下?”葉非晚再次開口。

太監隻當葉非晚被聖上中毒一事驚嚇到,再次哆嗦道:“昨兒個,聖上召了曲妃娘娘侍寢,今晨,聖上身子依舊虛弱,曲妃娘娘便……便親自去熬了參茶,未曾想,皇上喝了參茶後,便止不住的吐血,明顯是中毒的症狀……皇上的毒,乃是曲妃娘娘所下啊!”

曲煙?下毒?

葉非晚越聽越覺得離譜,曲煙下毒,對她、對曲家冇有半點好處,再者道,曲煙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姑娘,她有一顆玲瓏心思,就算真的想下毒,豈會在自己親手熬的參茶裡下?

這般想著,葉非晚幾乎立刻在心裡有了盤算,看向封卿,卻是一怔。

方纔隻牽扯到聖上中毒,封卿無甚反應,而今便是連曲煙都牽扯進來了,他竟然還是麵無表情。隻是……

葉非晚雙眸微眯,為何……她覺得封卿此刻全然一副“早已知曉”的模樣?

她並未有時間深思,太監的聲音再次傳來:“皇後孃娘和太子殿下已齊聚養心殿,還請靖元王和王妃前去。”

葉非晚隻低低應了一聲,剛巧身後小宮女拿了件外裳,便要給她穿上。

一旁封卿卻陡然作聲:“換前幾日入宮時的那件白衣。還算雅緻些。”

“是。”小宮女福了福身子,轉身去取白衣了。

葉非晚轉頭,這倒是他今晨說的第一句話,可說著白衣還算雅緻的他,卻冇有穿那日的白衣,隻隨意套著件玄色袍服。

宮女很快將白衣取了來,伺候著她穿上,便朝著養心殿處走去。

還冇走進殿內,便已聽見了殿內撕心裂肺的咳嗽聲。養心殿內一片死寂,無人言語,瀰漫著一股莫名的肅殺之氣。

葉非晚跟在封卿身側走進殿內內寢,一眼便看見跪在內寢外的曲煙,傾城的小臉上儘是慘白,眼中掛著一滴淚,搖搖欲墜,我見猶憐。

而她身側,則站著皇後與太子二人,那二人眉眼似比上次越發明快,見到封卿進來,隻賞了個眼神,再未看二人半分。

而內寢中,明黃色的帷幔擋住了眾人視線,皇帝仍舊在劇烈咳嗽著,幾個太醫不斷的施針醫治。

葉非晚和封卿站在了皇後與太子對麵,曲煙的另一側,同樣靜靜候著。

不知多久,明黃色的帷幔終於被人打開,太醫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皇上的命已無大礙,隻是……的確身中慢性毒藥,若尋不到解藥,恐怕……”

“父皇中了何種毒藥?”太子率先上前問道。

葉非晚朝他看了一眼,皇上中了什麼毒藥,太子應該最清楚了,而今倒是裝的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樣,真是……虛偽的緊。

“啟稟太子殿下,看皇上今日毒發的症狀與脈象,中的當是隱命散,若中此毒,任憑最好的大夫都難以察覺到,但一旦發作,若十二個時辰內不能服下解藥,便必死無疑。”說著,太醫臉色一白,越發誠惶誠恐。

太子神色低垂,似在醞釀著什麼,下瞬猛地轉頭看著跪在地上的曲煙:“曲妃,父皇待你不薄,與你萬千恩寵,你竟想著謀害父皇性命!”聲色俱厲。

曲煙嬌軀一顫,隻重重搖頭:“我冇有……我冇有給皇上下毒,”說到此處,她聲音幽怨朝著內寢低低喚著,“皇上,您要相信煙兒……”

“你……”太子還欲說些什麼。

“寧兒!”皇後作聲,打斷了他。

太子一頓,後退半步:“母後,您還要偏袒她不成?”

“本宮自不會偏袒她,”皇後上前一步,走到曲煙跟前,“曲妃,據宮人相告,那參茶確是你熬的,皇上也是喝了你喂的參茶,突然便毒性發作,人證物證俱在,你還要狡辯?”

“皇後孃娘……”曲煙緩緩抬眸,眼中雖仍含著水光,卻難得添了幾分堅定,“我從未給皇上下毒。”

“你還在狡辯!”太子怒。

“寧兒!”皇後聲音強硬了些。

葉非晚半眯著眼睛,以往她還覺得皇後軟弱,後宮這麼多人,有好些跋扈的妃子,她身為皇後竟一概縱容,而今才發覺,皇後便是皇後,若無皇上,她便是後宮之主。

“罷了,這種殺頭的大罪,本宮料你不敢承認,”皇後居高臨下望著曲煙,“但皇上如今身子虛弱、被你所害中毒是真,便先將你收監,待皇上龍體安康後再行定奪!”

葉非晚微頓,皇後這番話明裡很是通情達理,但方纔太醫便說,毒發後若無解藥,熬不過十二個時辰,若皇上真的熬不過去,怎麼處置曲煙,都是皇後一句話的事兒。

“來人,將曲妃先打入宮監!”皇後一揮袖,端的是女主子的風範。

曲煙臉色煞白。

葉非晚看著兩個侍衛上前,麵無表情儘是肅殺之意,風水輪流轉,當初是她被打入宮監,如今竟變成了曲煙……

還真是巧。

然而,就在侍衛抓住曲煙,欲將其拉下去時,身側人動了動,封卿的聲音慵懶肆意:“娘娘,皇兄,連參茶都未驗,便將曲妃打入宮監,未免太草率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