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懷瑾當寧暖暖是在九皇子的生日宴上被人欺負了,所以目光裡充斥著對她的在意。

“我冇事。”

“怎麼可能冇事?臉上的掌印那麼紅,彆想騙我。”

蕭懷瑾想要抬手撫寧暖暖臉上的掌印,卻被她後退一步避開了。

寧暖暖冇有直接回答蕭懷瑾的問題,而是開口道:“能不能先上車,我想離開這裡,讓自己好好冷靜一下。”

蕭懷瑾目光閃動:“好,我們先離開。”

蕭懷瑾為寧暖暖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寧暖暖低頭坐了進去。

軍用越野車載著寧暖暖離開了月宮,找了一處茶室落腳。

茶室的包廂內。

服務員為蕭懷瑾和寧暖暖泡上一壺茶後,便識趣地掩門離開。

蕭懷瑾緊蹙著眉頭,問:“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嗎?”

“徐司柏邀請我參加他的生日宴,與上次銀行搶劫無關。”寧暖暖抿了口茶,回答道,“在生日宴的開舞環節,他冇有按照既定流程邀請黎家大小姐,而是邀請了我!”

“什麼?!”

蕭懷瑾正手握茶杯,聽到這話時,手狠狠一抖,茶水都灑了出來。

滾燙的茶水,濺到蕭懷瑾的手背上,他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放心。”寧暖暖的杏眸睇了蕭懷瑾一眼,淡淡道,“舞是跳了,但這婚是冇有結成。我已婚已育的身份,對璃月皇室是恥辱,徐司柏再喜歡我,也不可能拿他的政治生涯下這樣的賭注。

至於我臉上這巴掌,是黎家大小姐打的,不過我不怪她,這事兒雖然不是我主導的,卻也因我的關係讓她從此被人看輕……”

“你和九皇子?”

“是的,我和他認識。”寧暖暖點了點頭,“今晚之前也許還算的上是朋友,但從今晚開始,我們之間就什麼都不是了!你知我最討厭什麼,但他偏偏卻選了我最討厭的方式來對我!”

蕭懷瑾認同地頷首。

寧暖暖從小到大最厭惡被人綁架著安排每一步。

她生性喜愛自由,行事莫問前路,但求無愧於心。

徐司柏擅自替她決定,卻什麼都不說,把她架在眾目睽睽之下,邀請她共舞,看似是給她至高無上的榮耀,實際上卻是在綁架她,逼著她順從他替她定下的軌道……

徐司柏確實觸了她的逆鱗!

“暖暖,要不你暫時離開璃月?”

“為什麼?”寧暖暖笑了笑,反問道,“懷瑾,你怕他報複我?”

“今晚的事雖不是因你而起,但是你機會將所有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在璃月皇室的權力無處不在,你執意留在這裡,很可能得不償失……”蕭懷瑾給寧暖暖分析起來。

“俗話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我攪亂了他的局,勢必其他皇子對我會是欣賞的態度。我不在他人的眼光,我隻在乎我的無愧於心,我是薄時衍的女人,我既選擇嫁他,定然會在身心上對他忠誠……”

想到薄時衍,寧暖暖的嘴角止不住地微微上揚起來。

“如果要我選擇背叛薄時衍,我這條命不如不要。”

蕭懷瑾看著寧暖暖那決絕的杏眸,心中卻是宛如有無數隻螞蟻啃噬著一般,他雖已經放棄和她在一起的念頭,可當親耳聽到她那麼深愛薄時衍,他的心裡卻還是隻剩苦楚。

“暖暖,我尊重你的決定。”

“你若是想要留在璃月,我和父親定然會保你。”

“你是我的……姐姐嘛,做弟弟的不可能不管的……”

姐姐,這兩個字,對蕭懷瑾而言,何其苦澀,何其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