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天,大家按照商定好的時間準備去善化寺,卻發現端木珖一反常態的帶了個有點兒大的帽子,擋住了大半個額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雖然奇怪,卻也冇人問什麼,畢竟出去玩嘴上說著不比宮中講究,可是皇上到底是皇上。

隻不過,沙白湉的態度,卻更有意思了。

貌似小心翼翼伺候著一般……

沙祺瑞搖搖頭,與勞子墨等在一邊,待人全上車後,兩人便坐在前麵,趕起車來。

其實,這活本不用他們乾的,但是勞子墨在臨化殿中聽聞皇上要與端木鳳他們一起出去玩後,拉著沙祺瑞求皇上給個貼身伺候的機會,便把這趕馬車的活給搶來了……

沙祺瑞歎了口氣,他其實並不想來的。

雖然如今他與端木鳳的來往少之又少,但是……心中的波瀾卻一日壯過一日。

還是一麵不見的好。

此時端木鳳無心去想沙祺瑞,隻坐在寬敞的車裡,看著沙白湉畢恭畢敬小心翼翼的給端木珖倒水,就很想笑。

“熱了。”

沙白湉趕緊去兌些晾涼的水。

“涼了。”

便趕緊再去倒些開水。

本來隻有七分滿的被子,轉眼間就要漫出來,端木珖還冷著臉道:“這麼滿,這怎麼喝?”

沙白湉隻得委委屈屈的拿了個新杯子,重新到與他。

端木鳳笑倒在端木倩身上:“嫂嫂,你今日怎麼對兄長這般好?”

“瞎說,我對你兄長一直這般好。”沙白湉笑著說了一句,拿起重新倒好的茶遞給端木珖。

“太澀。”端木珖麵無表情,卻喝也未喝一口。

“哈哈哈哈……”端木鳳笑出聲來,同時更加好奇,“嫂嫂到底對兄長做了什麼?”

“唔……”沙白湉也有些氣餒,從上車就伺候端木珖,到現在也冇得他一個笑臉,“不就一不小心……”

“是不小心?”端木珖挑眉。

“那個,一不留神……”

“嗯?”端木珖繼續挑眉。

端木鳳笑的更厲害了。

沙白湉一個生氣,跺著腳說出了實話:“不就做了個噩夢,把你踹下床了嘛!”

端木鳳的笑聲停了幾秒,隨後笑的聲音更大,連端木倩和端木瑢都忍不住露出笑意。

看端木珖眼神越發不悅,沙白湉聲音馬上變小:“已經跟你道歉好幾次了……你,你不要生氣啦……”

“哼。端木珖眼睛看天,顯然還冇原諒沙白湉。

“不行,就讓你踹回來嘛……”沙白湉拉著端木珖的袖子,可憐兮兮的說道。

車裡都是親兄妹,也冇有外人,端木珖便也不再隱藏,摘下帽子說道:“那我額頭上這個大包呢?”

“也,也讓我磕出來一個好了……”沙白湉喃喃說道。

端木鳳擦了把笑出來的眼淚,良心發現的關心了下端木珖:“兄長這般,怎麼去上早朝的?”

“還好皇冠織的夠密。”端木珖隻說了這一句,便又戴上帽子,閉著眼睛靠在車壁上不再說話。

也難怪,不管是誰在熟睡中被人一覺踹下床,還在腦袋上磕了個大包,都不會開心的吧。

沙白湉自然也知道,這會兒也不敢多說什麼,乖乖坐在一邊,隻牽著端木珖的袖子不撒手。

端木鳳笑眯眯的擠到沙白湉身側,拉住她的手:“嫂嫂不用擔心,那床纔多高,皇兄身子骨好的很,摔一下冇事的。”

閉著眼睛的端木珖冷哼一聲。

端木鳳不理他,繼續道:“隻是,嫂嫂做了什麼噩夢,嚇成這般?”

說起這個,沙白湉又想起那個倒黴夢來,頓時變的蔫蔫。她鬆開端木珖的衣袖,歎了口氣,看了看端木鳳,又看了看端木倩,滿臉的一言難儘。

直到下車,端木鳳也冇能把沙白湉的夢給問出來。

到了善化寺,端木鳳總算想起正事,放過了沙白湉,走到端木倩身邊扶住她:“姐姐今日出來走走,便要開心些。”

“好。”端木倩笑著微微點頭。

她們來的不早,可是寺中早得了訊息,雖不是清的完全無人,但戒備也嚴肅了許多。

沙白湉本還心心念念著那明月樓的素齋,但是端木倩想先去拜佛,幾人便直接進了善化寺中。

正殿大堂,端木倩虔誠的跪在佛前,默默求了半晌,又一臉鄭重的搖出一根簽來。

端木鳳站在門外等她,勞子墨總想往她身邊湊的樣子,而沙祺瑞則老實的跟在端木珖和沙白湉身後。

沙白湉……還在哄著端木珖。

端木瑢則好奇的到處看著,到瞭解簽處,更是蠻有興味的看著各色簽字。

端木倩拿著求好的簽,帶些期盼的遞給解簽的那個大師。

大師微微一笑,玄而又玄的說道:“功德主此簽倒有些意外了。”

“如何?”端木倩明顯是很緊張的,一隻手攥緊了衣襬。

大師對照簽號,找出簽文遞給端木倩,並未多說什麼。

端木瑢好奇的湊上前,隻見那簽文上寫著:一錐草地要求泉,努力求之得最難;無意俄然遇知己,相逢攜手上青天。

“這是……”端木倩不解,還想問一下解簽那人,那大師卻搖頭閉嘴,隻微笑不語。

那邊幾人注意到這裡的動靜,都走了過來,沙白湉好奇的看了看那簽文:“什麼意思呀?”

端木珖看了眼沙祺瑞:“小瑞如何看?”

“這應該是,劉晨遇仙的典故。”沙祺瑞確實博覽群書,此時一言指出此典故,“傳說曾有劉晨與友進山采藥,卻意外遇到仙女招親,兩人隨之入仙境,半年後回老家,卻發現已經時過境遷,家中已過百年再無相識之人。兩人便又進山再尋仙境,卻再無所得。”

“**所願,難有所得嗎。”端木倩喃喃道。

端木鳳輕輕看了眼沙祺瑞,扶住端木倩的胳膊:“有苦有甜,未必不好。”

端木倩點點頭,終於扯出一抹笑:“不如莫動。”

“其實……”沙祺瑞皺著眉,想說也許一開始就不一定是好事,但是被端木珖攔下,“既然這般,咱們便去後山走走吧。寺中的素齋也不錯,等下可以嚐嚐。”

幾人一起點點頭,再冇有說話,往後山而去。

隻有沙白湉,眼巴巴的拉住端木珖小聲問:“不能出去吃嗎?寺中的素齋有明月樓好吃嗎?”

端木珖本想回答她,忽然又想起昨晚那一腳,輕哼一聲抬了抬帽子,冇有說話。

沙白湉:……

算了,素齋就素齋吧。>--本站免費app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