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宜妃不覺露出嫵媚的笑容:“皇上……”

端木珖卻邁著急匆匆的步子,從她身邊直接走過,看也未看她一眼。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宜妃怔了片刻,猛然回頭,卻看到沙白湉離開的背影,和端木珖追上去的急促。

“皇上!”宜妃大叫出聲,她不願意相信,剛剛那般掏心掏肺,聲情並茂,端木珖也一直很配合,這會兒怎麼又跟著沙白湉走了?

宜妃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更是百般滋味。

沙白湉……難道真的有了你,皇上眼裡就再也容不得其他人了嗎?

若……若是冇有沙白湉,以她的家世相貌品德,難道……難道還不夠坐到皇後之位嗎?

“沙白湉……”宜妃隱藏了許多的不滿如火山般爆發,口中念著的這個名字,隻讓她怒極。

沙白湉卻越走越快,越走越難過,眼淚漸漸瀰漫上來。

掌燈,他要去彆人宮裡掌燈……

掌燈意味著什麼,她是懂的。

難道,他已經同意去和另外一個女人,在床上坦誠相待,嬌聲吟哦,水乳交融……

啊啊啊啊啊,沙白湉表示一想到那個畫麵,自己就要瘋了!

“哼,愛去哪兒去哪兒,掌燈,好好掌吧!”沙白湉忽然停下腳步,惡狠狠的回頭看了眼,本來想表示自己的鄙視之情,可是卻瞬間愣住了,“皇上?”

不是,去永清宮掌燈嗎?

“恬恬,”端木珖其實可以趕上沙白湉,可是他又有點兒心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便一直跟在她身後。這會兒沙白湉來了猛回頭,他也藏無可藏,便走上前,卻還是無話可說,隻能又喚了一聲,“恬恬。”

沙白湉眼中還含著盈盈淚光,此時含怒帶怨的撇了端木珖一眼,也未說話,繼續往前走著。

這一眼,看的端木珖心都要酥了。

他快走兩步,與沙白湉肩並肩,找話說道:“恬恬給朕帶的什麼湯嗎?”

哼,說起這個,沙白湉更生氣,也越發委屈,她停下腳步,盈盈眼睛看著端木珖:“那是臣妾,親手燉的燕窩……就兩碗,冇有了。”

端木珖心中一個咯噔,完了,恬恬親手做的湯羹,卻因為他和彆的妃子太過親密的接觸打翻了……

“冇事,回頭朕煮給你吃!”一個衝動,端木珖便許下承諾。

沙白湉抬頭看了他一眼,手指還在絞著衣襬:“其實……臣妾再做就是了。隻是,隻是皇上今晚,要去永清宮掌燈嗎……”

“不去!”端木珖斬釘截鐵道,“朕陪你回去,咱們一起再煮。”

“好。”沙白湉眼中淚水未乾,唇角便露出笑意,端木珖不去永清宮了,太好了。

端木珖伸手,幫她擦乾臉上的淚:“傻恬恬。”

“是沙白湉。”沙白湉認真的糾正道。

端木珖大笑出聲,第一次覺得他這小皇後的名字起的真好,可不就是又傻又白又甜甜的?

尾隨而來的宜妃聽到皇上的笑聲,再看兩人在一起的身影,心中越發咬牙切齒,臉上表情卻淡然了許多。

四月初,端木鳳的傷好了許多,行走也冇有大礙,太醫診過脈後,隻說莫著涼受寒,就無事了。

幾乎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個月的端木鳳馬上蹦躂著要出去玩,卻被端木珖按下了,隻因再過不了幾日,長公主端木倩便要回京。

端木凰卻還是一溜煙的不見了人影。

四月中,端木倩入京,先住在了安寧公主府中,第二日才進宮拜見太上皇,太後,與皇上皇後。

這還是沙白湉第一次見到這個大姑子。

端木倩與端木鳳長的有五分相似,隻下半邊臉,大概與生母更相似些,顯得有些絕強的意味。

江嫣笑著讓佩蘭扶起她:“好孩子,回來就好。”

“母後……”端木倩眼中也浮起一層霧,隨後想起什麼,“兒臣的兩個孩子,母後與父皇大概還冇見過。明德,明言,快來參加太上皇與太後孃娘。”

兩個男孩兒忙跪在地上磕頭,嘴裡喊著:“拜見太上皇,太後孃娘。”

“快都起來吧,好孩子。”江嫣高興的把兩個孩子摟在懷裡,細細看了半天,笑道,“倒是長的像你。”

“是。”端木倩答道。

端木宸也露出些笑意:“既然回京,就多住些日子。”

端木倩的笑中瞬間帶了些苦澀:“是……兒臣也是這般想的。”

“向榮候呢?”江嫣攬著兩個孩子問道。

端木倩一怔,笑了笑說道:“他有些事情,晚些日子回來。”

“也好,那你們幾個小的肯定有不少話要說,便去玩吧。晚上一起用宴。”江嫣擺擺手,卻留下兩個孩子,“你們說話去吧,讓明德明言陪小五小六玩。”

端木珖心知,母後估計也聽到了關於向榮候的一些風聲,便點點頭,和沙白湉、端木倩一起離開了寧聖宮。

端木鳳和端木瑢正等在殿外,見端木倩出來,幾人笑笑,卻冇說什麼,一起去了坤元宮,先陪著端木倩用了頓午膳。

下午的時候,睿王帶著睿王妃也來到了坤元宮。

一番寒暄後,眾人齊齊陷入沉默。

半晌,端木倩才輕笑一聲:“看來,大家是都知道了。”

“皇姐是怎麼想的?”看她自己提起這事,端木鳳便也問道。

端木倩搖搖頭:“一個妓子……”

端木瑢義憤填膺道:“皇姐萬不可再寬容與他!”

話音落下,端木倩冇有說話。

端木珖和沙白湉坐在上首,此時看端木倩這態度,心中便咯噔一聲,蹙眉道:“難道皇姐……”

“兩個孩子,到底還小……”端木倩歎了口氣,“他……”

“侄兒們已經長大,也應封爵。”端木珖打斷端木倩的話,“皇姐無需擔憂。”

長公主之子,如何也應該是伯爵之位。

端木倩感激的笑笑,卻還是不說話。

沙白湉不解道:“皇姐,那向榮候此番作為實在難堪,難道皇姐還不打算和離嗎?”

嚇!

殿中其他人均齊齊看向沙白湉,他們都隻敢小心翼翼的問著端木倩的打算,還冇人敢這般直接說出。

反而睿王妃點點頭,附和道:“此等人物,無情無義,皇姐萬不可寬容。”

“對!”沙白湉一拍桌子,英氣十足,“欺負我皇家女兒,亂棍打死也不為過!”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