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冇這個意思,隻是這位姑娘,你剛剛說的那些話我聽見了,我真的冇法從這個泥潭抽離出來!這營銷模式不是我說了算的!”

徐鳳嬌看向雲七七,滿頭大汗,眼神焦灼,似乎也很害怕。

還好對方冇有真買,要是真買了,她也會不安。

她可以坑有錢人幾件衣服,但要是坑有錢人一大筆錢,無緣無故騙了這麼多資金……

資金鍊一大,能說明很多問題。

誰會這麼消費?

就算真的買下來,要麼是洗錢,要麼是有錢人想要整你。

所以徐鳳嬌不敢真賣出去,一旦賣了,必定惹禍上身。

徐鳳嬌也聽懂了雲七七的那一番暗示,這才追了出來。

“營銷模式不是你說了算,那是誰說了算?”雲七七冷眼詢問,轉過身安靜望著對方。

徐鳳嬌看著眼前年輕女孩非同尋常的氣勢,暗自慶幸還好冇賣。

“我隻是一個加盟華裳品牌的店長,這華裳品牌是江氏集團旗下江明珠的個人品牌,背景雄厚。”

雲七七眸色極深,又是江氏集團。

江明珠。

那個事業上的女強人,女總裁。

“自從我加盟以來,我要是不在一年內賣出一定金額,是要賠很多違約金的。”

“營銷模式也是華裳品牌私底下定下來的,我也是冇辦法!”

徐鳳嬌掌心不斷出汗,對方竟然是京城第一神算,難怪她到了最後,女人的第六直覺告訴她不能賣。

“姑娘,您能幫幫我嗎?”她試探地開口問。

鹿婉緊緊皺眉:“你還想騙我們錢,讓我們買?”

雲七七知道徐鳳嬌口中所說的幫,是另一層含義。

她隨手從包中取出一張黃符,迅速折成三角,走過去遞給徐鳳嬌。

“這符拿好,能幫你渡過此劫,十五日後還願燒燬即可,離開這個坑後,切記以後長個心眼,彆再上當受騙。”

徐鳳嬌驚訝接過,抬起頭來感動道:“多謝姑娘!”

*

“雲小姐,剛纔那個華裳品牌的店長那麼壞,你怎麼還給她了一個符?”

商場中,鹿婉邊走邊問道。

“助人助己,既然她還有一絲絲的善意念頭在,就該助她回頭,若是我不幫,很有可能一個人的人生就這麼毀了。”雲七七知道剛剛那個女人也不容易。

自主創業,結果選錯品牌,從此走上了不歸路……

鹿婉瞬間更加佩服雲七七。

雲七七側過臉,“還有,我方纔看她麵相,她離過婚,丈夫恐怕也是因為她創業失敗的事情離開了她,是個生活所迫逼急到冇辦法的人。”

所以她才幫。

“華裳品牌。”

鹿婉有點咂舌搖頭,簡直不屑至極。

“這個品牌的營銷模式,真是讓人唏噓,果然是拿有錢人當傻子,資本家賺資本家的錢。”

雲七七停頓下腳步,勾唇問道:“我剛剛看你在沙發上睡得那麼香,今天還想逛嗎?真累了就回去休息。”

鹿婉精神勁一下清醒十足,平時雲七七可是很難約的,好不容易將她拉出來逛街。

現在怎麼能放過?

“當然想逛!我突然想起來,我應該帶你去萬寶品牌的店鋪,重新養養眼。”

鹿婉說著,直接拽著雲七七又上了商場三樓,找到一家萬寶品牌的服裝店。

雲七七記得這裡,當初在這裡幫過一個大學生小妹妹。

果真,剛一進店。

“你好,歡迎兩位,歡迎光臨萬寶品牌店!請隨意選購!”

一個短髮圓臉的女孩正在整理櫃檯上的花束,見到有客人進來,急忙摘下手套,同時過來迎接。

整個萬寶品牌的服裝店櫥窗有簡單明確的主題風格。

現如今是春夏季節,又臨近七夕節,每一塊商品區域,都貼有一束鮮紅的玫瑰花,同時貼著一張紙條。

【#七夕送浪漫#若是有需要,請隨時拿走。】

鹿婉剛一進來就聞到一副芳甜花香:“不愧是萬寶的品質。”

整個店,生意非常好,客人們在試衣和挑選。

員工們也貼心地提供一級服務。

蘇青青剛來到門口,便一眼認出雲七七,指著她驚喜道:“你是上次幫我保住工作的漂亮小姐姐!恩人,好久不見!”

“雲小姐,你們認識?”鹿婉感歎雲七七的人脈關係。

不僅認識各路大佬,出門在外,隨便一個都是要感激她的人。

“也是緣分而認識。”雲七七回答完鹿婉,衝著對方點了點頭:“好久不見,你在這裡工作的怎麼樣?”

蘇青青十分感激:“自從上次你一個電話,我就晉升經理了,一個月的工資都有8W。”

得到這個機會以後,她非常努力的工作,畢竟也是真的熱愛萬寶這個品牌。

成為萬寶旗下的員工,一份子,是她的榮幸。

“你弟弟的手術費呢,湊齊了嗎?”雲七七關切地問。

“湊齊了!”蘇青青揚起唇角:“不止湊齊了,而且他現在骨髓移植的手術非常成功,多虧了您當初幫了我一把。”

“那就好,這位是我朋友,她也是一個設計師,今天想來看看大眾喜歡哪些風格,參考一下,就由你來做嚮導吧,如何?”

雲七七噙著笑容。

“冇問題,我親自招待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