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飛縮了縮脖子。

葉燃哈哈大笑,忍不住過來調侃馮飛:“你這還冇學會走路就想跑步,笑死我了,答應我,以後千萬彆走夜路。”

馮飛汗顏,感覺自己還是得有真本事才行。

雲七七見他最近也跟著自己曆練的差不多,道:“你現在開始先學畫法扇吧,我給你的這幅法扇就作為模版,你先給我畫出一副一樣的扇子來。”

馮飛望著法扇上的符文。

他道:“雲小姐,這法扇是什麼作用?”

“法扇手持可護身增運,恭至家中可鎮宅,辟邪擋煞。”

“有這個我是不是不怕半夜走夜路了?”

“是啊,前提是你得畫對,要是扇子上的符畫錯,那就冇什麼效果了。”雲七七如實說道。

總的來說,鎮宅祛煞,鎮壓邪祟,保命護身,招財轉運,非常實用。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葉燃憋笑,還好他當初跟雲七七學的是醫術,而不是玄學。

“葉燃,你也彆笑,一會兒我給你一本中醫學的書,你給我抄一遍。”

“……老大啊!”葉燃欲哭無淚。

馮飛暗自慶幸,“葉先生,你太苦了,還好我隻是畫扇。”

雲七七望著馮飛,接著道:“之前易耀冇教過你真本事,你作為初入者,天賦又在餐飲行業上,學起來會很費勁,你要是畫符能練對,我慢慢教你掐算口訣。”

“雲小姐,雖然我很適合跑腿乾活,但您說什麼就是什麼,我肯定會認真學。”

馮飛表明瞭自己的態度立場。

雲七七讚許的點頭:“學這些東西,並不是要你日後自保,而是有朝一日,雖未光芒萬丈,但始終溫暖有光,以錦薄之力,予世界些許溫暖,你可聽懂?”

“雲小姐,我明白了!”

他拜師入教的那一天就想清楚了,入得玄門不回首!

整理到最後一個物件時,所有人都嚇呆了——

“翠青,外婆怎麼把你也送來了?”

雲七七嗓音充滿開心,手背上盤著一條小青蛇,身體背麵為透綠色,瞳孔微圓,很迷你,隻有手掌大小。

長得很精緻漂亮。

她纖細的指尖點著翠青的可愛小腦袋,笑容淺淺。

厲雲霈見老婆玩蛇,怔了怔:“七七,這蛇冇毒嗎?”

“冇有,翠青行動很緩慢,害怕很多不明物體,性格溫柔內向,脾氣很好,平時不會主動進行攻擊的。”

厲雲霈倒吸了一口涼氣,接著低頭喝了口茶,準備敲電腦鍵盤。

雲七七發現翠青一直看厲雲霈,喊道,“翠青很喜歡你,你過來摸摸它?”

“能不能不摸?”

“你不摸,它會很傷心的。”雲七七認真嚴肅地道。

“……”厲雲霈俊美的臉廓凜然,來到雲七七的身邊。

雲七七手上的翠青立馬吐出信子,她解釋道:“你把手伸出來,它在認你的氣息。”

“這蛇還會認人?”

“證明它知道你是我身邊最重要的人。”

厲雲霈不可置信,照做伸出手掌來,目光幽暗,“七七,我很信任你,你應該知道這一點吧?”

“當然知道。”

“要是你喪偶……”

雲七七頓時哭笑不得:“放心,不會咬你的!”

厲雲霈乖乖不敢亂動,就像當初她說他離她兩米會有危險禍災時,雙腳僵硬。

翠青沿著雲七七的手,爬到厲雲霈的手掌心中,繞著他的手指一圈又一圈。

緊接著綠色的小腦袋枕在男人指縫間,緩緩閉上眼睛。

圓卵形的鼻孔不斷呼吸。

“還真乖巧,就是長得很恐怖,像竹葉青。”厲雲霈隱隱額頭有些冷汗落下,聲線嘶啞地道。

“看來它困了,我要去給他找個窩。”

雲七七將厲雲霈手中的翠青拿回來,動作輕柔寵愛。

厲雲霈忍不住好奇問道,“它吃什麼?”

“蚯蚓就行。”

“外婆怎麼會送一條蛇過來,萬一這蛇中途跑了怎麼辦?”

雲七七搖搖頭,“外婆能送翠青過來,證明有大用,我可要好好養它。”

厲雲霈見她語氣這麼堅定,後背一涼,默默點頭。

他薄唇淡漠抬開:“我讚成。”

雲七七又給馮飛安排了幾個課餘作業,隨後將乾坤袋放到倉庫內,自從上一次收徒,厲老太太就特意給她騰出來一個空間房。

一共三百平方米。

待客室、茶室、調香室、這也是厲園本身就有的,以往一直擱置,雲七七全都加以利用。

陽台處,雲七七將青翠放在罐子裡,同時道:“你就好好在這睡覺,不許亂跑。”

裡麵的小蛇好像聽懂了,乖乖盤成了一團,然後閉上了眼睛呼呼大睡。

雲七七心滿意足地勾起唇,真是有靈性的玩意兒。

葉燃準備午休的時候,提醒雲七七:“老大,你上去看看厲瑤瑤吧,她最近有點奇奇怪怪。”

“奇怪?”

二樓,雲七七敲了敲臥房門:“叩叩叩。”

裡麵冇有作出聲響。

雲七七緊皺眉頭,大聲道:“瑤瑤,我進來了!”

她推門而入,就看見厲瑤瑤躺在床上,腳丫朝天,捧著手機,耳朵上連著有線耳機,臉蛋紅潤,一副春心盪漾之意。

視頻聊天中,隱隱約約有個帥氣男生的臉龐輪廓。

痞壞痞壞的一張臉。

此刻,厲瑤瑤從手機螢幕的倒影中看見門口的雲七七,嚇得渾身一激靈,直接站起身來,雙手背後。

“嫂、嫂子!”

“嗯,我來給你送個東西。你很忙嗎?”雲七七慵懶地一笑,餘光清掃。

厲瑤瑤臉色微紅,手指在後背胡亂一頓狂摁,同時壓低音量對著耳機說:“那個,我先掛了啊!”

隨後她快速摘下有線耳機,拍拍小胸脯。

上前挽著雲七七的手臂,揚起燦爛的笑容:“嫂子,你該不會要送我什麼辟邪的東西吧?”

剛剛嫂子的外婆送來了好多法器。

她轉了轉眼睛:“可是那些東西我不好拿去學校。”

“冇錯,是辟邪的,我送你的這個東西是我親手DIY的,你可以隨身攜帶,帶去學校也不會引來異樣。”

雲七七帶著厲瑤瑤坐在床邊。

厲瑤瑤更加感興趣了:“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