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這個結局對她而言很殘酷。

鹿婉雙手顫抖個不停,捂著嘴巴,眼淚掉下來,情緒失控:“我不信,我不信我會和孟禹東離婚。”

夫妻之間應該互相信任,她也不相信最愛他的孟禹東會出軌。

怎麼會?

全世界隻有她的孟禹東,最愛鹿婉了!

“照第三種解釋來看,失的機會多,得的機會少,替字上麵加兩撇就是失字,日字要想變成得到的‘得’,還要雙人旁加上一個寸,所以說得到很難。”

“……”鹿婉站起身來,提起包就要走,她不聽:“對不起,我該回家了。”

雲七七抬頭淡淡望著鹿婉:“鹿小姐,卦隻是指引你方向的一種方式,他若是真的愛你,他會處理好這件事,你要堅信一句話,隻要他想讓你贏,就冇人能讓你輸。”

取決於孟禹東。

鹿婉怔了一秒,雙眸濕盈盈,最後“嗯”了一聲,轉身離開了茶樓。

雲七七歎了口氣,望著女人溫婉又傷心欲絕的背影,就知道她所說的話,她壓根不信。

罷了,時間會給她一個答案的。

……

雲七七剛走進單獨包房,就聽見黃鶴軒和黃彭彭計劃打算將黃孔才帶回祖宅休養一陣子,順便蹭住。

畢竟那四合院的鑰匙,在黃老爺子的手上。

黃孔才滿臉不耐煩,直到看見雲七七,立馬喜慶地拿起桌上的婚書交到雲七七的手上。

“丫頭,這是我給你們寫的婚書,瞧瞧喜不喜歡!”

厲雲霈攬上雲七七的腰肢,與她一同手捧著古韻喜慶的紅色婚書,整張婚書的邊角是錦綾材質,繁花朵朵,還有流蘇綁帶。

已經做好成型的婚書。

雲七七大吃一驚,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更莊重,更浪漫!

“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

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

兩人異口同聲,念出婚書上的最後一段獨白,話音落尾,相視一笑。

雲七七主動答謝:“黃老者,謝謝您的婚書,我很喜歡!”

“不客氣。你這丫頭剛剛救我性命,應該是我好好感謝你纔對。”

雲七七也將馮飛的電話寫在紙條上,遞給了黃孔才:“我派人已經去藥店抓藥了,到時候你打這個電話,他會給你把我開的中藥送到家門口,他姓馮。”

“我記下了,太感謝了。”黃孔才慈眉善目,被兒孫攙扶離開,臨彆前朝她揮手:“丫頭,下次再見!”

“好,下次再見。”雲七七杏眸含笑,目送他們離開。

包房內,厲雲霈牽著她的手重新坐回位置上,讓服務生清理了餐桌,深邃俊美的臉龐帶著冷峻,直接遞菜單給她。

“想吃什麼,重新點。”

雲七七挑了挑眉:“又點一桌?這麼浪費嗎?”

“浪費什麼,我家寶寶還餓著肚子呢。”厲雲霈撐著腦袋,薄紅的唇角噙著邪妄地笑容:“再說,我剛剛也冇吃,現在人都走了,就剩我們倆,吃飯也方便。”

雲七七深呼了口氣,無可奈何地笑出聲,他們也冇想到一場飯局,能鬨出這麼多荒唐的事來!

“好,我看看我吃什麼哈,小心我把厲家家底吃空。”她挑眉翻著菜單,故作嚇唬厲雲霈。

還記得她離開道觀的時候,還跟厲雲霈要求管吃管住管花。

這個男人倒還真是全部都做到了。

厲雲霈黑眸染上一層濃鬱:“把我吃空也可以。”

“……”雲七七臉紅心跳,瞥他一眼,語氣強調道:“纔不要吃你。”

話音落下以後,厲雲霈眯了眯鳳眸,顯然微愣了下:“我說的是我的家底。”

雲七七也迅速反應過來,靠,她在說什麼虎狼之詞。

厲雲霈攤了攤手,張開擁抱,聲線傲嬌又爽朗:“老婆,隨時歡迎!”

雲七七嘴角愉悅地上揚,瞥他一眼,忍不住又被他逗笑。

……

孟家。

豪華的大平層,傭人見到鹿婉回來,有些驚訝:“孟太太,您回來了!”

鹿婉揹著包,溫柔地點了點頭,正要親自將包放到門口的嵌式櫃檯,傭人及時接過:“太太我來吧。”

“好,星星在家嗎?”鹿婉帶著極度的疲憊,今天雲七七的那些話,讓她到現在都有點回不過來神。

星星是她的兒子!

“小少爺在客廳玩拚圖,但是……”傭人有些猶豫地咬著唇。

鹿婉不管不顧,徑直來到客廳,看見灰色沙發旁的五歲小傢夥正在玩拚圖,一張稚嫩的臉頰,難得揚起天真的笑容。

這麼開心嗎?

自從孟禹東經常帶兒子去公司後,她都很久冇看見兒子笑的這麼開心了。

可當鹿婉再走到沙發前,下一秒便看見了自家兒子的身邊,還坐著一個長相極為清秀,黑長直,穿著淺白色吊帶裙的女人。

一顰一笑百媚生。

她的笑容冷了下來,倒吸了一口涼氣,過去揉了揉自家兒子的腦袋:“寶貝,怎麼一個人在玩拚圖?爸爸回來了嗎?這拚圖是爸爸給你買的?”

孟星星抬起頭,一雙呆萌地雙眼盯著她:“不是,是漂亮阿姨給我買的。”

“漂亮阿姨?”鹿婉看了一眼他旁邊的女孩子,疑惑地皺了皺眉:“你是……”

難道是她老公新聘請的秘書助理,今天幫她老公送兒子回來?

“你就是鹿婉吧。”歐念揚起溫暖的笑容:“你好,我叫歐念,我知道你!”

她伸出纖細白玉的手,與她示好。

鹿婉愣在原地,垂下視線見歐唸的無名指上戴著一枚鑽戒,心底鬆了一口氣,這個秘書已經結婚了。

應該不會是……雲七七所說的那樣!

她勾起微笑唇,正要握手。

就在這時,孟禹東高大挺拔的身形出現,他從偏廳走過來,黑色西裝革履,劍眉冷酷,俊朗帥氣。

渾身席捲著男人味氣息。

鹿婉眼前的歐念立馬起身,她黑長直的秀髮擦過她的臉龐,這個動作彷彿如同慢動作一樣,刮疼了她臉。

臉色一點點僵硬住。

等反應過來時,眼前的女孩淺白色及膝裙飄逸,背影正活力十足地奔向孟禹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