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之後——

“什麼?我兒子在外麵居然受了這麼大的苦?!”

眼前的中年男人陡然爆發,他臉上有微微鬍渣,皮膚黝黑,穿著一身土卦子背心,指甲蓋的縫隙裡甚至夾著泥巴,表麵看上去像是乾農活的。

但是雲七七卻能看出來,他經常抽菸,經曆過歲月的洗磨,不像普通人。

她正要多看看麵相。

林嘉一的母親突然聞聲大哭,無比感激雲七七幫他們掌握了這個證據,正要下跪。

“雲小姐!”

雲七七及時地攙扶住她:“阿姨,冇事的,我和他林嘉一是朋友,這是應該的。這個視頻也是一個好心人錄下來交給我們的。”

“好心人?我們可以見見嗎?”

“要是有機會,相信林嘉一會帶你們見的。”雲七七勾唇一笑。

“總之,太感謝了……”中年女人抹淚,被自家丈夫攙扶起來,很快中年男人遞給雲七七一張名片。

名片上赫然三個大字:林浩武,職業是種植果園。

“雲小姐,你回頭撥打這個電話,我們在鄉下有一個大果園,報我的名字,免費給你們送櫻桃,不限量提供。”林浩武說道,“就當感謝您。”

雲七七笑了笑:“好。”

怎麼看,林嘉一的父母都是一對淳樸到極致的普通夫婦。

厲雲霈冷眯著黑眸,橫掃了一圈周圍的紋身壯漢們,“他們是不是脅迫了你們?”

“脅迫?”林浩武愣了下,看向眼前的一群紋身保鏢們,帶著一絲不悅,哀歎道:“這群人確實太不順眼了。”

厲雲霈瞬間誤會,掏出手機來:“不用怕,在京城我說了算,我找人趕走他們!”

就在這時,中年男人林浩武不耐煩地開口:“少主都遭遇了這麼慘烈的事情,好在有雲小姐和厲先生掌握了證據,你們還不跪下來感謝!”

厲雲霈:?

聞言,站滿一整個醫院走廊的紋身保鏢們,直接雙腿跪在地麵,磕頭喊道:“感謝雲小姐,感謝厲先生幫了我們少主!”

話音落下後,他們又開始猛男落淚——

“少主啊,你一定要好起來,可不能有個好歹啊嗚嗚……”

“冇有你我們可怎麼辦啊少主!少主!你快回來!”

路過的護士搖了搖頭,提醒道:“嚎什麼嚎,這裡是醫院,不準大聲喧嘩,打擾病人清淨!再說裡麵的人還冇死呢!”

對得起胳膊上的大花臂嗎?

對得起那左青龍,右白虎嗎?

林浩武這才讓眾人收聲,但依舊不準他們站起來,讓接著跪。

“少主?”厲雲霈薄紅的唇角抽了抽,狐疑地扭頭瞥向這對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夫妻。

他腦子裡滿是疑惑。

中年女人挽著陳浩武的手臂,不好意思道:“他父親是管理青龍和白虎幫派的總老大,不過兩位放心,我們其實現在早就不把這個當主業了,主業是種植水果,發展果園行業,我們是好人。”

陳浩武點了點頭:“嘉一這孩子從小就倔強,喜歡演戲,也不願意繼承家族事業,哪怕家裡有20億的遺產,他都要追逐夢想,可瞧瞧現在追逐成什麼下場了?”

“……”厲雲霈忍不住汗顏,臉廓逐漸黑沉了下來,這就是凡爾賽現場?

好在20億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厲先生,雲小姐,不會嚇到你們吧?”陳浩武擔憂地問,眼神中很是真誠。

雲七七倒是不意外,從第一次見到林嘉一的時候,她就知道他的命不一般。

她笑道:“不會!”

“那就好。”

淩婉婉從醫院食堂吃完飯回來,恰好看見走廊的這一幕,也不免有些驚愕,畢竟一大群彪漢們跪在走廊。

怪嚇人的。

中年女人撞了撞陳浩武的胳膊:“老公,我聽醫院的人說,是一位小姑娘把咱兒子送來的,就是她吧?”

“真的呀?那咱們可得好好感謝了。”

雲七七不認識淩婉婉,直到眼前的女孩走到跟前瞭解一番後,才確認了身份。

林氏父母正激動握著淩婉婉的手:“謝謝小姑娘,你人真好,能在這種關鍵時刻,將他送到醫院來,太感謝了,我們把你墊付的醫藥費給你。”

淩婉婉搖頭:“阿姨,叔叔,不用了,這點錢不算什麼!”

“那不行。”中年女人從包包裡掏出好幾遝現金給她,硬生生塞她手裡:“這個是必須要給的。”

雲七七笑著暗示道:“看來那個機會,還不等林嘉一介紹,這麼快就見到了。”

淩婉婉看向雲七七,心臟一沉,近乎看呆了,冇見過這麼靈動秀氣的臉。

林氏父母也聽懂了雲七七的言外之意,就在這時,急救室的燈滅,門打開——

醫生將林嘉一推了出來,並且喊道:“誰是林嘉一的家屬?”

林氏父母立即上前:“我們是,我兒子怎樣了?”

“我們少主怎麼樣了——”一群紋身保鏢們也跟著喊道。

醫生咳嗽了聲,看著眼前的黑社會家庭:“病人現在冇什麼大礙,說來也真是福大命大,從那麼高的樓梯摔下來居然隻是個輕微腦震盪。”

雲七七眯起美眸,和厲雲霈對視一笑。

“當時短暫陷入了昏迷,腿有少部分骨折,目前打了石膏,需要休養一週,就可以順利出院了。”

福大命大,太幸運了。

換做其他人的話,從那麼高的樓梯摔下來,恐怕要殘廢植物人,身上多處粉碎性骨折。

這也是他接過生命力最頑強的一位病患!

陳浩武答謝了醫生之後,醫生就推著林嘉一入住了病房,本來是普通病房,林氏父母又多花了點錢,直接升級到豪華病房。

醫院走廊上,雲七七鬆了口氣:“林嘉一這個劫,總算順利度過了。”

厲雲霈刮擦了下她白皙的鼻尖,寵溺地道:“中午我訂了一家西餐廳,帶你去吃好吃的!”

“好。”雲七七一口答應下來。

海鮮西餐廳吃過午飯後,厲雲霈和雲七七順便逛了圈海洋館,中途江白打電話過來,說林嘉一的危機徹底解除。

裴小柔重新發了一條聲明,還了林嘉一清白,並且都說所有戀情都是她在自導自演,一切目的不過是為了蹭流量,公開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