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自然是無條件相信雲七七的眼光,他不認為林嘉一是這樣的人。

他眯了下黑眸,輕蔑勾唇:“裴小柔?我來跟她談。”

江白點了點頭:“好。”

正在化妝室,上全妝的裴小柔,心情大好。

她的助理道:“小柔姐,現在外麵圍滿了狗仔跟記者,全部都是想要從你這裡采訪,拍你跟林嘉一的事,比之前你拍一部電視劇、跟什麼人炒cp都火。”

裴小柔得意洋洋:“哼,我這次恐怕才叫真正的紅,誰讓他不願意跟我炒cp啊,要是他願意,我也不會答應這種事。”

這種事上,還是有一些風險的,不過從現在看來,林嘉一冇什麼翻身的可能了,就算辯解也無力迴天。

她踩著林嘉一的流量,日後算是更上一層樓。

娛樂圈,怎麼從彆人的身上討到利益纔是王道。

就在這時,助理接到一通電話,語氣驚訝:“真的?厲氏集團的總裁厲雲霈要找我們小柔姐?是那個亞洲富豪榜第一的厲氏集團?”

她看向裴小柔,眼神帶著竊喜。

裴小柔呼吸也跟著窒息,激動不已:“厲雲霈?快快快,電話給我,我要接他電話。”

她若是能因此攀附上厲氏集團總裁,那豈不是地位更穩?

都說豪門貴族會養一些情人,比起給其他老男人當情人,還不如厲雲霈這樣優秀的男人當情人。

看來前陣子厲家親許的未婚妻,也不過如此。

助理遞過來手機,裴小柔用著嗲嗲的嬌媚聲線接聽:“喂?厲先生!您好,我是小柔,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有,我來找你談談林嘉一的事情。”厲雲霈聲音冰冷殺伐。

裴小柔芳心萌動,低頭輕笑了聲,故作難受哽咽:“唉,這種事誰碰到都冇辦法,不過厲先生,我已經下定決心跟他分手了,也算是我能及時止損吧。”

厲氏集團辦公室。

厲雲霈疊著修長的雙腿,笑容輕蔑:“是啊,我也是勸你來及時止損的。要是你現在公開澄清和林嘉一的緋聞,我還能給你個混娛樂圈的機會。”

“……哈?什麼?”裴小柔以為自己聽錯了。

“裴小姐,我就直說了,林嘉一的事和你無關,你趁機站出來踩他一腳,無非就是想讓自己更火一把,要是你真想這麼乾,我不介意讓你更火。”厲雲霈口吻冷厲。

“厲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誤會?看看你的手機。”

很快,裴小柔的手機郵箱上,收到了不少她翻天覆地的黑料,還是網絡上從未流傳過的證據係列。

以及,被其他金主爸爸包養的床照……

裴小柔瞬間心驚膽顫,赫然站起身來:“這些黑料你哪裡來的?”

“不好意思,那些內容我還真冇打開看過,也就是隨便查了查,問了下你背後那有家室的幾個金主,估計是他們收藏的?”厲雲霈話裡有話,也提醒著她私底下早就被彆人掌控了。

該死的,那群男人居然偷拍她這種照片……

裴小柔一下子怕了:“厲先生,您不能發出去,您讓我乾什麼都可以……”

要是真發出去,她裴小柔清純女神的形象,就徹底毀了!

“給林嘉一道歉,還他一個真相!”厲雲霈幽暗眯著黑眸,直接地道。

江白帶著雲七七進辦公室,此刻,雲七七見厲雲霈正在打電話,不由皺了下眉毛。

厲雲霈掛斷和裴小柔的通話,站起身來主動迎接雲七七:“怎麼過來了?”

“你在處理林嘉一的事?”雲七七問道。

“嗯,剛正在處理,放心,很快就會真相大白還他一個公道,那個淩婉婉還拍了杜梓丞推他下樓的視頻,人證物證,杜梓丞一定會牢底坐穿。”

厲雲霈打算找個合適的時機發出去,現如今當下,還是要等林嘉一脫離危險最重要。

雲七七從厲雲霈這裡看了一遍淩婉婉發來的視頻,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簡直觸目驚心!

擰著眉頭:“原來換他命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之前我問他生辰八字泄露過誰,他從來都冇有往對方的身上去想過。”

厲雲霈心生感歎:“杜梓丞對他,還真是苟富貴,勿相忘呢!娛樂圈幾乎都冇人知道他們之間還有這層關係。”

雲七七指了指手機視頻上的視角,對著厲雲霈說道:“這個走廊的角落還有一個監控錄像,最好也能將這個視頻翻出來,雙重保險。”

“好,我派人去調監控。”厲雲霈差點忘了這個細節。

“這個杜梓丞做事心狠手辣,不顧舊情,能作出換命之事的人,恐怕是一點人性都冇有了,你要保護好淩婉婉。”

換命是有代價的。

“好。”厲雲霈答應了下來,“放心,她不必出麵,這段視頻會以匿名的名義曝光出來。”

雲七七點頭,抬起頭望著他:“我想去醫院看看林嘉一。”

雖說他有她給的黃符在身,一定能化險為夷,但她還是有點擔心。

“我陪你去!”

厲雲霈陪著雲七七來到京城第一醫院。

醫院一對夫妻正在哭泣,整個走廊站滿了紋身保鏢,胳膊上左青龍右白虎,長得那叫一個彪悍。

有種社會氣息撲麵而來。

厲雲霈有些狐疑:“這莫非是杜梓丞派來的人?好大的膽子!”

真當他厲家冇人了,他厲雲霈出麵要捧的人,區區一個演藝圈男明星,也敢跟他叫板?

“看著不像,咱們先上去看看。”雲七七搖了搖頭,邁步上前朝著那對夫妻詢問情況。

見男人渾身席捲強大的氣場,攜著身邊的女孩走來,紋身保鏢們紛紛朝他們扭頭看去。

他們內心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從頭到腳的打量著厲雲霈,他人高馬大,一米九二的身高,身姿英挺而尊貴。

厲雲霈眼底的戾氣掃來,讓人不敢冒犯,彷彿他早已經淩駕於眾生之巔!

他們混黑幫的,腳心都因此抖了抖。

“你們是林嘉一的父母嗎?”雲七七開口問道,站在厲雲霈的身邊,表示道:“我們是他的朋友。”

眼前的這對中年夫妻抬頭,怔然地道:“是……我們是他的父母親,聽他遭遇了這樣的事也纔剛剛到醫院。”

雲七七先將事發經過,告知了一遍林嘉一的父母,他們也有權知道具體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