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請教這個問題。

現如今厲雲霈纔剛剛經曆一次痛不欲生的感覺,太過傷身體,雲七七也不願意短距離分開一次,再讓厲雲霈嘗試冒險。

聞言,她外婆笑聲沉沉:“你不是能用最笨的辦法驗證下嗎?怎麼,心疼他啦?怕他再出意外?”

“……”雲七七吸氣,她外婆還真是腹黑的很,挑眉迴應:“外婆,看來我跟厲雲霈這次的事情,您也算到了?”

她外婆比她道行深多了,估計都算到了她這個點來電話。

特意將時間騰出來的。

“那是,你外婆年輕時可是江湖人稱一枝梅神算,這點要是算不到,怎麼擔得起這個稱號。罷了,那外婆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您說。”

“當初你從道觀臨走前,外婆給了你一個錦囊,你還記不記得?”

電話那頭汪雅風的聲音高深莫測,渾厚有力。

雲七七抿唇:“當然記得。我都隨身攜帶的。”

她猜想那應該是外婆給她的符,準備事業發展起來後,必要時刻賣個一千金,還冇拆開看。

汪雅風乾笑兩聲:“那你現在打開那枚錦囊,看看裡麵有什麼。”

雲七七忽然間腦子浮出一個想法,立即就從身上的小挎包掏出那枚紅色錦囊,裡麵沉甸甸的,還有什麼物件。

“打開以後,裡麵會有三個小錦囊。”

雲七七按照外婆指示打開以後,發現這個大錦囊以後,果然裡麵還裝有三個小的紅色錦囊,堪比俄羅斯套娃。

她唇角微抽:“外婆,您這是諸葛亮三個錦囊妙計嗎?這裡麵都是什麼?”

“這裡麵就是能破解厲雲霈命格的辦法了,也是外婆當年通過一生所學,才研究出來的。”

“……”雲七七忽然間就呆愣,臉色逐漸黑沉:“您既然已經研究出了破解辦法,乾嘛要讓我來厲家?厲雲霈來找我的時候,您直接給厲雲霈不就好了嗎?”

靠。

城市套路深,她要回農村。

“七七啊,你做事太浮躁了,外婆給你的三個錦囊裡,有三個不同辦法可以破解厲雲霈的命格,你先看看如何選擇。”

雲七七冇什麼耐心,直接就打開了標有“1”的紅色小錦囊袋。

裡麵有三張三角形黃符,是外婆的親筆,還繫著紅繩子。

汪雅風道:“這第一個紅色錦囊,是外婆用儘功力才做出來的三張符紙,可以讓厲雲霈在一定時間內不受影響。”

“外婆,有這種好東西您不早點拿出來,真是的。”雲七七眼睛發亮,有這個她還跟厲雲霈至於綁在一起嗎?

她自由了!

“能維持幾個小時?”

“我想想啊,也就三炷香的時間。”

“……這麼短。”雲七七嫌棄。

“有都不錯了,外婆跟你說,這是應急用的符紙,全世界隻有三張,用一張少一張,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彆浪費,儘量能跟厲雲霈多在一起就在一起。”

“就不能再多畫幾張嗎?”雲七七好奇地問:“我照著您這個畫一遍,是不是也能行?”

“七七,你這是在癡人說夢,以外婆的功力才能辛苦造出三張,你的道行更彆想了。”

雲七七隻好作罷,“好吧,那您給我的後麵兩個錦囊呢?”

“你自己打開看看,外婆就不多說了,接下來兩個錦囊袋子裡都伴有說明書,你隻需要按照步驟操作就行了。不過外婆提醒你,你可以用完這三道符後再打開。”

雲七七還想說些什麼,電話那頭的汪雅風便打起了哈欠,嘴裡連連道:“外婆要去午休了,小葉子不在道觀,都冇人做飯,一會還得親自買菜。”

雲七七寒暄了幾句,讓外婆照顧好身體,這才掛斷了電話。

雲七七從第一個小錦囊中,取出一張黃符,她挑了挑眉梢,準備一會兒交給厲雲霈。

可她按捺不住好奇心,直接拉開第“2”個錦囊的鬆緊繩。

什麼叫做用完第一個錦囊裡的三張符再打開?

她現在就一口氣看完不行麼。

第“2”個錦囊,寫了兩行字:

【七七丫頭,外婆就知道你猴急,你肯定會打開,哎呀,就像你小時候偷拿我銅錢去給人算命一樣,你真是一點變化都冇有。】

雲七七忍不住黑線劃過,外婆對她瞭如指掌。

她視線接著往下掃……

【那麼外婆現在就告知你第二個破解辦法,不要震驚!不要驚訝!

那就是——和厲雲霈身心相結合,方可破解他的大煞命格,一勞永逸,一次性解決,包終身。】

身心相結合?

身?

這不就是要她和厲雲霈要發生關係麼……

天呐,怎麼會有這麼狗血的事?!

“……”雲七七汗顏,臉頰速度爆紅,這種破解辦法外婆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厲雲霈此刻下了跑步機大步走來,一條白色毛巾掛在脖頸上,他擦了擦俊美的臉廓,一雙陰沉的墨眸盯著雲七七:“你臉怎麼這麼紅?”

“有嗎?”雲七七迅速轉過臉,呆呆地望著厲雲霈,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她嚥了兩下喉嚨,白皙的小臉透出緊張。

眼神不自禁打量著他頎挺高大的身軀,尤其是他微濕上衣隱露的八塊腹肌。

厲雲霈不知所雲,鳳眸染上一絲趣味:“有。你剛剛看了我很久……現在也是。”

所以,她看著他聯想到了什麼,才紅了臉?還漲紅?

雲七七擰著眉頭,小手背後,將外婆的紙條迅速塞進第二個錦囊裡,她機智道:“厲雲霈,健身房有點熱,你去幫我把空調打開,行不行?”

厲雲霈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行。”

麵前的帝王男人冷冷轉過身,走向了智慧空調區域,親自去開空調。

這裡是厲家的私人健身房,通常厲雲霈也不喜歡傭人來這裡。

雲七七乾脆利落,趁機直接粗暴地拆開了第三個小錦囊袋。

同時她眼神冷靜,嘴裡說著:“外婆啊外婆,不帶你這麼坑孫女的,第三個錦囊最好有用!”

她的小手速度極快,拆開標有“3”的錦囊袋,裡麵又是一個紙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