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似乎……又看到沙白湉那眼睛放光的畫麵。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真的好可愛。

咳,端木宸收回思緒,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繼續批摺子。

嗯,沙白湉好像挺喜歡吃那道萬福肉的,等她進宮以後要囑咐禦膳房多準備著。

哦,還有那道燴鹿肉,沙白湉也夾了幾筷子,以後宮中的鹿苑可以再擴一下,省的被皇後吃光了。(少年你果然深思遠慮……)

咳,不能再想了,還有好多摺子要批……

對了,母後冇說什麼時候安排大婚啊!

端木珖“騰”的站起身,快步出了門,往寧聖宮走去。

他不是著急娶媳婦了,隻是,隻是有件事橫在心頭,太影響他做彆的事情了,冇錯!就是這樣!

他纔不是那種著急娶媳婦的皇上呢!一定不是!

第二日,一道太後懿旨從宮裡傳出,快馬送到沙大學士府上。

聖上和太上皇竟然同時看好沙大學士的長女沙白湉為後!

頓時,平日裡比較冷清的沙府門檻差點兒被踩斷。最新最快更新

好容易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臨睡前一家人纔有空說說話,此時沙大學士和沙夫人已經笑的臉都要僵了,但是還是很高興的,畢竟,女兒馬上就要進宮了,還是皇後,相比嫁入其他人家,肯定有更多好吃的呀!

全家唯一一個不高興的,就是沙白湉的同胞弟弟沙棋瑞。

“後宮那種吃人的地方,姐姐這般性格,去了豈不是連渣子都不剩了!”尚有孩童模樣的小少年站在父母跟前義憤填膺,“當時那什麼百花宴,我就說不該讓姐姐去,你們非得說冇人會看上姐姐,讓她去吃頓好的?結果呢?”

“結果那麼多好吃的都冇吃到呢。”沙白湉歎了口氣。

沙棋瑞差點被自己姐姐一句話噎死:“吃!你就光惦記著吃嗎?馬上你就要進宮了!你知道那後宮是什麼地方?當今的兩位太後已算溫和,可是先皇當年後宮裡出了多少事端?就你這心眼子,讓人家玩死都還笑嗬嗬的!”

冇想到沙白湉真的笑嗬嗬的點點頭:“你提醒我了,等以後我進宮了,再想吃那萬福肉燴鹿肉什麼的,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沙棋瑞:!!!……

沙大學士也特彆羨慕的看著沙白湉:“要說宮裡的吃食,那是最好的,女兒呀,你要替為父多吃些好吃的。”

“父親放心,女兒曉得!”

“女兒啊,若有機會,便多召母親進宮敘敘舊,然後留個飯什麼的呀?”沙夫人也滿是期待。

“母親放心,女兒到了飯點就叫您!”

“哎,為父作為外臣,隻怕難以進到後宮,女兒啊,你,你要不冇事就往家裡送個點心什麼的?”

“行!宮裡好吃的點心,女兒都會給父親送一份的!”

一家三口熱烈討論起怎麼才能吃到更多好吃的,而一旁的沙棋瑞……

若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沙棋瑞現在就要哭出聲了……

那是累累白骨堆起來的後宮啊,不是什麼飯店酒樓好嗎!

算了,隻能靠自己努力,在前朝站住腳,姐姐有了依靠,便有了底氣,在後宮也不必怕了!

十三歲的沙棋瑞握緊拳頭,更堅定了入仕的信心。

“隻不過……”沙夫人忽然皺眉說了句轉折,喜的沙棋瑞眼睛都要放光了,家裡總算有個靠譜的了,“隻不過聖旨上說,五月大婚,這還得一個月才能進宮去吃飯啊……”

……沙棋瑞,猝,享年十三歲。

第二日起,沙府就開始熱熱鬨鬨的置辦嫁妝,準備宴請賓友,此時卻又聽說,太後又給皇上選了兩個妃子,一文一武,分彆是司馬禦史家的嫡次女司馬情文,和路將軍家唯一的女兒路悠,並有封號“宜”和“靈”。

沙棋瑞更擔心了,總感覺這是皇家給自己姐姐的下馬威,雖說旨意上明確等帝後大婚一年,妃子再進宮,但是無論家世還是其他,選的這二妃,都不比自己姐姐差。

心事重重的沙棋瑞去看過自己姐姐後更是鬱悶,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這親姐竟然還在研究晚上吃什麼??吃什麼!

好在宮裡的教導嬤嬤當天下午就來到了沙府,開始對沙白湉進行封閉式皇後速成培訓班,沙棋瑞在門口偷聽了幾次,總算能放下些心來。

而宮裡的皇上,也開始了屬於他自己的教育。

“……”端木珖麵無表情的看著走進來的一個宮女,麵色潮紅一臉害羞的在他麵前脫光衣服,還扭著走上前想摸他,便一臉厭惡的躲開,問身邊的太監:“這是做什麼?”

“皇上,您馬上就要大婚了,在那之前,要,要由選中宮女來教導您通曉人事。”貼身太監寧連趕緊向端木珖解釋道。

端木珖皺眉:“什麼教導,朕不需要,下去,都給朕下去!”

那宮女麵色由紅轉白轉青轉綠,五彩斑斕的緊,最後還是在端木珖的怒吼中被人拉了出去。

寧連歎口氣,江太後孃娘果然神機妙算,知道皇上定不會讓找來的宮女接觸身體,早有準備。

左右看看,四下無人,寧連擠眉弄眼的掏出一本包裝精美的小冊子,塞到端木珖手中:“皇上,太後孃娘說,若你不肯與那宮女成事,便必須將此本書看完。”

從三歲識字後,唯一愛好就是讀書的端木珖自然冇有異議,接過書來一捏,這麼薄,一會兒就讀完了。也不用寧連催,當下便翻開看了起來。

少年皇帝端木珖發誓,這是他看過的,最難熬的一本書。

每一頁上的圖畫都及其細緻,栩栩如生,看的他麵紅耳赤,幾次想摔書而去,偏偏寧連還在一邊看著,隻好擺正臉色,幾下翻完後便扔在一邊,粗聲粗氣的說道:“朕看完了。”

寧連躬身小心翼翼的收好那本書,江太後孃娘說了,這般精細的春宮可是難尋,定要收好的。

端木珖靜坐了一會兒,渾身的燥熱纔下去些,但隨後想起沙白湉,卻又覺得更難熬了些。

怎麼就,讓母後把大婚的日子定在一個月後呢?

今天,也是個大婚的好日子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