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麵臥室的厲老太太和管家蘇德聽見響動急忙趕出來,看見外麵的場麵,把老太太嚇壞了。

“奶奶,冇事,我隻是測測厲雲霈可以離我多遠的距離會有事。”雲七七抬聲迴應厲老太太,安撫著她。

“原來是這樣。”厲老太太瞪了一眼厲雲霈,“你好好配合,蘇德,一會兒叫傭人把這裡打掃下。”

“唉,就是個破壞王敗家子嘛。”嘴裡說著,厲老太太頭也不回,懶得再多看一眼厲雲霈,趕忙回了自己的房間,避免禍事牽連。

蘇德管家派厲家傭人打掃衛生,傭人們看見這幅場麵都驚呆了,這上百萬的水晶吊燈……就這麼被大少爺破壞碎了?

厲雲霈飛快來到雲七七麵前,拽住她的手腕,黑眸染著陰騭怒意:“你剛剛乾什麼?什麼算距離?”

“疼,你輕點!”雲七七抬眸,睫毛卷著精緻弧度。

明明是抗拒,然而這一抹甜美的嗓音如同糯米,落入男人的耳畔倒有幾分像撒嬌,令他身體忽然有點漲熱。

頓時間,他狹長的鳳眸幽深又熾熱,他在想什麼呢?

“我剛剛算的是你離我多遠會遭殃,現在看來差不多兩米遠吧,會有小黴運出現。”雲七七半嚇唬地道,覺得他現在的樣子實在好笑。

“兩米遠,吊燈砸下來,這叫小黴運?”

如果不是他閃得快,能被砸死好不好?

男人壓抑的聲線爆發著可怕氣息,他目光夾雜隱忍:“如果離得更遠呢?”

“你可以試試看。”雲七七看熱鬨不嫌事大,畢竟她也想知道。

厲雲霈五官俊朗,鬆開她氣沖沖地便朝著樓下走,雲七七保持原地不動,親眼看著他剛走到樓梯間,差點一個腳滑滾下樓。

雲七七聞聲趕過來,“嘖,要不你彆試了,狗命重要,真的。”

“……”

厲雲霈胸膛湧著一股怨氣,邁步走向客廳,打開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喝起來,鼻翼頓時一股腥熱流淌出來,他低頭詫異地抹乾淨,是鮮紅的鼻血。

直到雲七七走過來,這種症狀才消失。

信了,他徹底信了。

“說了兩米就兩米,你非要走三米,不是第一次流鼻血吧?”雲七七眯起美眸,饒有興味地道。

厲雲霈穿著一件鬆垮的薄款居家毛衣,下身西褲筆挺交疊,修長身軀靠在圓柱上:“就冇有解決方法麼?”

“有啊,我去哪你去哪,你當我的跟屁蟲,我們最遠保持兩米距離。”雲七七回答他的心中疑惑,一粒花生塞到嘴裡。

“……”

他堂堂厲氏集團總裁厲雲霈,九億少女的夢。

當一個神棍丫頭的跟班,算怎麼回事?

“你奶奶跟我說,我能化解你的命格,本來我也不信,而且你身體健壯,冇有任何疾病纏身,活不過二十六本該是謬論。”雲七七語氣忽然認真,目光凝視著他:“直到你暈倒之前,我看到你周身的紫氣變黑。”

“紫氣變黑?”厲雲霈有點愣住,冇太理解她話中的意思。

“對,每個人都有自身的命氣,說通俗點吧,就是人們所說的運氣、氣場。”雲七七走到他麵前來,饒了幾圈。

“人吧,從生下來時候就已經決定了氣場,嬰兒時期就有,不過這也不是伴隨一生的,會隨著每個人生的選擇,變好或變壞,都有可能。”

厲雲霈深深蹙眉,聽得倒是有幾分意思。

“都有哪些?”

“白色代表高壽之人,功德圓滿。”

“紅色代表血光之災,大難臨頭。”

“金色代表福氣滿滿,財運廣進。”

“黑色代表煞氣聚攏,陰氣在身。”

大多數黑色煞氣,都是惡人,或者做過太多十惡不赦,缺陰德的事情導致。再一個就是自身做了什麼事情,招惹煞氣。

“那你是什麼運氣?”厲雲霈將矛頭指向雲七七,畢竟他也看不到這種氣運。

雲七七挑眉,美眸透著狡黠:“想知道嗎?”

“嗯。”男人沙啞磁性的迴應,蹙著眉。

“我纔不告訴你。”

厲雲霈黑眸泛著危險精光,玩他?不過他是誠心實意想知道。

此刻,雲七七抬唇又再次說道:“之前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紫氣,紫氣是紫氣東來,帝王之氣,九億人裡都難出一個,整個華國才十四億人口,所以這個概念,你應該知道了。”

厲雲霈鳳眸略帶滿意,表情有幾分愉悅,“你這女人也就這個時候說話好聽。”

“擁有紫氣命格的人,繁榮富貴,事業帝王之勢,祖上積德,子孫滿堂,福氣滿滿,會活到正常老死,不會疾病纏身。”

光是最後一點,就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和追求。

雲七七也是在厲雲霈的身上,才第一次看見這種紫氣,她美眸流轉深意,不得不說,他確實命格足夠好。

這種男人打著燈籠都找不到,還有點旺妻,這點她悄咪咪冇說出口。

也是有點害羞。

“可是,我在你暈倒的時候,看見你周身的紫氣,變成了煞氣,也就是黑色。”雲七七忽然轉過頭:“直到我觸碰你以後才慢慢消散。”

厲雲霈頃刻間黑眸沉住,“我記得當時我在你的身邊。”

“是,但是我告訴過你不能西南方向,你偏要去,離我太遠了,畢竟是第一次嘛,所以有點延遲,很正常。”雲七七笑容燦爛,滿是隨意地道。

厲雲霈隱隱咬牙,這玩意還有延遲,真是絕了……

“目前看來,隻要你和我保持兩米之內的距離就很安全,三米的話有可能會受傷,看你運氣好不好能不能躲過去,四米流鼻血,五米暈厥,十米輕則重傷,重則性命堪憂。”

“我後半個月,還要飛一趟X國。”

“隻能不去了。”

厲雲霈黑眸赤紅,迫於現實無可奈何道:“我下午還有一場公司會議,你陪我去。”

雲七七挑眉,玩味忽起:“厲先生,你現在很需要我,你這是求人的態度嗎?還有,我可冇空一直陪在你身邊。”

“難道要我跟著你?”厲雲霈覺得丟臉,死死地鎖著她的臉。

“我倒是可以幫你這個忙,不過有條件。”

這個時候不趁火打劫,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