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冇想到看到了這麼刺激的一幕,厲瑤瑤正要轉身欲走。

雲七七急忙拉著她,初次格外友好地道:“你是來向我求符的吧,走,這個事我們好好出去聊一聊,仔細談談怎麼破解你的黴運,定一個詳細規劃哈。”

說著說著,厲瑤瑤便鬼斧神差的被推搡出去,心思遊神,被雲七七的話勾著走。

此刻,臥房內,厲雲霈冷冷站在原地,麵容淡漠而矜貴,他低頭死死盯著自己的身份證件冗長,睫毛下的眸底晦暗不明。

胸口翻騰著不斷波瀾湧動的情緒……

外。

走廊上,厲瑤瑤被神不知鬼不覺地帶出來,鼓足個腮幫,猛然停頓下腳步,轉身看著麵前擺著笑容的女孩。

雲七七心虛地回頭看了一眼厲雲霈,拍拍胸膛,好在冇有追出來。

這才落下心中的大石頭。

“喂,你大半夜的怎麼溜去我表哥房間……”厲瑤瑤有點好奇男女之事,眼眸狐疑,“你們剛纔在,那個嗎?”

雲七七臉頰漲紅地厲害,及時捂住厲瑤瑤的嘴巴,生怕路過的傭人聽見,到時候傳到老太太那裡。

“唔唔……”厲瑤瑤瞪大眼睛,她怎麼還動手的。

不就是好奇問了一句嗎?!

“不準亂說,我和他冇有什麼,聽懂點頭,我再放開你。”雲七七眼神透著淩冽,語氣嚴肅道。

厲瑤瑤扒拉著她的手,安靜如小雞,猶豫了會瘋狂點頭。

雲七七聞言這才鬆開她,皺起眉頭來,打量她一番:“說吧,你又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厲瑤瑤不再提及剛纔雲七七身上的事,覺得當下破解黴運更重要:“我做了壞事的話,是不是就更倒黴了?”

“那是肯定。”雲七七淡淡道,不帶任何猶豫。

厲瑤瑤的命格是財多身弱,她猜她八字多財,身弱不勝其財,也就是所謂的受用不起那麼多的財,容易上當受騙。

印星弱而無氣,那不受約束,容易放縱自己,一不小心就容易走上不歸路。

見小姑娘年紀過小,她上次就冇說這麼嚇人的話,隻是給她簡單測了近期運勢罷了,星座不過是幌子,所有的黴運隻針對她個人。

“難怪呢……”厲瑤瑤喃喃自語,有點心神不定。

雲七七眸光眯起,忽然帶著一絲詢問:“你乾什麼壞事了?”

厲瑤瑤昂起頭來,她避而不答:“那這個要怎麼辦?還是按照上次你告訴我的,多排毒、多曬太陽去黴氣?”

“……”雲七七勾唇,抱著胳膊道,“我記得,我上次給你轉運符你冇要。”

厲瑤瑤點頭:“是啊。”

“本來那時候我教你物理化解,你之後保持善心也就無事發生,隻是倘若你再做了壞事,那就是重上加重,再用物理方式化解就無用了。”

以她的命格,日行一善都不夠,需要日行十善。

雲七七知道厲瑤瑤是老太太小兒子的女兒,美眸愈深,這也是和她的身世父母有關。所以,她的原生家庭到底早年造了什麼孽?

厲瑤瑤頓時聽得有幾分心悸,一把握住雲七七的手,這纔有些敬重:“你上次的轉運符,能不能賣我一個?”

雲七七皺了皺眉,旋即低下頭,回到房間內給她拿了一張黃符出來:“這個你收好。”

厲瑤瑤眼露喜悅,正欲接過。

忽然,雲七七又將手縮回去,此刻,凝重地盯著她。

“不過你要告訴我,你乾的壞事是不是傷天害理的事?”

厲瑤瑤心跳加快,麵露夾雜著幾分慌張,結巴道,“我……”

雲七七看得出她刻意想要隱瞞,見她不想說,再次提醒道:“我給你轉運符,是報你上次帶我進頒獎典禮的恩,這算是你做的一樁好事所以我願贈符給你,其實加上你之前對我做過的事,我也可以不幫你。”

“你不收我錢?”厲瑤瑤有幾分詫異,她上次還說著符市場價五百塊呢。

雲七七眯眸,語氣沉靜地繼續道:“我現今問你做的壞事,是想看看你觸碰的具體界限,我的黃符不贈十惡不赦的人,如果你做的是傷天害理、滅絕人性、喪儘天良、有損他人性命利益之事,這張轉運符目前不能幫你化解。”

“你說的太誇張了,我向你保證,我乾的壞事冇那麼嚴重。”厲瑤瑤搖頭矢口否認。

她做的事情……也不算是造成了什麼局麵吧……

她表哥後麵也冇出什麼大礙,杜新月也冇有得逞。

最多就是缺德事吧。

“好,這張符送你。”雲七七遞給她,乾脆利落,百分百的信任交付。

“切記,你的命格很容易沾染上黴運,以後最好不要再做任何缺德的事,需日行十善來彌補。”

厲瑤瑤低頭盯著手上到手的符紙,正好奇這功效有冇有那麼神,頭頂便落下女人清脆的嗓音。

“知道了。”

等再次抬起頭來,雲七七已經回了房間,隻留給她一個瀟灑的背影。

厲瑤瑤愣在原地,不禁覺得她頗為有種世外高人的神秘大佬氣魄。

翌日一早,金色的一束陽光灑落,沿著厲家莊園的落地窗折射進光芒。

厲老太太坐在沙發上,戴著老花眼鏡,她手上握著一份娛樂報紙,上麵最大的一條標題便是——

#杜家千金杜新月與已婚珠寶老闆私情曝光#

#杜新月豔照曝光#

“以後我的耳根終於可以清淨了,某人也不會隔三差五的來打擾我。”厲老太太忍不住幸災樂禍,指了指報道,有點感觸頗深,“蘇德,你說,也不知道這是誰乾的好事。”

管家蘇德彎腰,自然知道杜家近期不太安寧,還打聽到,杜新月被官司纏身,聽說是被焦成業現任老婆給告了。

焦成業的現任老婆,以前是個二奶上位,並不好惹,畢竟也是通過某種手段逼退原配,才讓焦成業娶了自己。

所以如今更是不允許杜新月替代自己的位置,更何況杜新月還是個年輕漂亮的千金小姐,芳齡二十,比她年輕不知多少。

一怒之下,就告了杜新月。

“這件事過後,杜新月的父親杜宏達恐怕也冇有臉麵來找您談兩家聯姻的事情了。”

厲老太太高興點頭:“這倒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