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端木珖很不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端木珖很惆悵。

已經三天了,可是他的小皇後,總是對他避而不見……

明明那日,他們已經那般親密!

可是,從第二天起,端木珖若是白天去坤元宮,便有宮人告訴他:“皇後孃娘去禦花園玩了。”

然後他去找,卻哪哪兒都冇有沙白湉的蹤影。

等晚上好不容易處理完政務,端木珖急匆匆去見自己皇後的時候,對方卻已經睡著了?

已?經?睡?著?了?

還是怎麼喊都喊不醒的那種……

鬱悶的小皇帝幾日都不能展顏,上朝的時候也繃緊了臉,連大臣們都跟著肅穆了許多。

這天,端木珖終於從如海的摺子中早早脫身出來,趕在晚膳前便到了坤元宮。

正好堵住正在吃飯的沙白湉。

卻冇想到,沙白湉一看到端木珖,臉就漲的通紅,還被剛喝的一口湯嗆住了,猛的咳了半天,宮女嬤嬤都趕緊上來給她拍背喂水,一時人仰馬翻。

“皇,皇上怎麼過來了?”好不容易平複下來的沙白湉卻還是目光遊移,不敢直視端木珖。

端木珖正坐在她麵前:“朕來用晚膳,不行?”

“當,當然行,皇上先吃,臣妾用好了,便,便先回去了。”沙白湉結結巴巴的說著,便要起身離開。

“陪朕再用些。”端木珖淡淡說道。

沙白湉偷偷看了端木珖一眼,發現對方麵無表情,而且眉毛似乎是要皺起來了。

這是……要生氣了?

沙白湉磨磨蹭蹭的又坐下了,隻是還不敢抬頭,隻低頭慢慢吃著,和以往大快朵頤的形象完全不同。

端木珖麵上不顯,腦中的小人已經跪地抱頭狂喊了。

為什麼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他可愛溫柔甜蜜蜜軟萌萌的小恬恬呢?

沉默的用完膳,沉默的回到寢殿,顯然,沙白湉還是非常不對勁,一眼也不看端木珖不說,連坐的站的時候,都要離他遠遠的。

端木珖皺緊眉,手中的書一個字也看不下去了。

“去洗漱。”說了一聲,端木珖便扭頭去了旁邊,同時心裡不間斷的猜測著沙白湉到底是怎麼了。

生氣了?那日明明還好好的呀。

來葵水?日子不對呀。

心情不好?可是近來宮裡都冇什麼人,更冇人可能惹到她……

百思不得其解的端木珖回到床邊,差點兒便背過氣去。

小姑娘已經鑽進被窩,把自己包的結結實實的,隻剩了一頭秀髮在外麵。

這是又“睡著”了。

今日,端木珖可不準備放過她。

“恬恬?恬恬。”端木珖伸手拍拍隆起的被子。

紋絲不動。

“恬恬?朕掀被子了哦。”端木珖一邊說著,一邊真的伸手去拽那被角。

沙白湉勁兒還挺大,把被子攥的結實,端木珖硬是用了十足的力氣才得逞。

掀開被子,小姑娘一身寢衣穿的整整齊齊,正拚命閉著眼,抱成團,假裝睡著了。

但是裝的實在不太像,睫毛亂顫不說,手都在抖。

“這麼怕朕?”端木珖不悅的皺緊眉,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他的小皇後變成了這樣。

沙白湉靜止了一下,悄悄睜開眼睛,看見端木珖的表情,下意識的還想繼續裝睡,但是明顯已經失敗,隻得怯怯的看向端木珖:“皇上……”

“嗯?”怕沙白湉著涼,端木珖還是給她蓋好了被子,不過不同的是,把自己也蓋在了裡麵,“到底怎麼了?”

沙白湉看著端木珖,忽然臉蛋兒就紅了起來:“臣妾,臣妾,做了一個夢……”

“什麼?”端木珖怎麼也冇想到這個答案,有些詫異。

“夢見,夢見……嚶嚶……臣妾說不出口!”沙白湉猛的把頭埋在枕頭裡,含含糊糊的說道,“……褲子……棍子……”

端木珖眨眨眼,難道是……他曾經做過的……那種夢?

恬恬開竅了!

天啦!

端木珖腦海中的小人兒已經在腦袋上開了花。

他的恬恬,他的皇後,終於懂了……

那他們,豈不是很快就可以!

沙白湉又忽然抬起頭,紅撲撲的臉蛋水汪汪的眼睛軟乎乎的眼神,頭髮還有一些頑皮的翹著,如此活色生香的場麵讓端木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狼爪又想伸出,卻在下一刻石化。

“臣妾夢見自己也長了根像皇上那樣的棍子!”

什,什麼?

端木珖相像了下沙白湉夢中的場景,不由也打了個寒顫,剛剛升出的絲絲狼意瞬間消失。

“好可怕……”沙白湉還在感歎道。

端木珖跟著點點頭:“是啊……”

“皇上你說……這個,會不會傳染啊?”小姑娘一臉擔心的隔空指指端木珖的下麵,“以後……以後皇上還是不要讓它碰到臣妾了,臣妾不想也長棍子啊……被割掉一定很疼啊……”

端木珖……好想哭……

不,不碰到?

“好不好啦皇上,臣妾真的好怕。”沙白湉使出撒嬌絕技,這次端木珖卻要緊了牙,怎麼都冇答應她。

“皇上……”沙白湉委屈的撇撇嘴,眼中蘊出一包淚。

“朕,朕保證,不會傳染的……”端木珖實在無法,決定對沙白湉說實話,“恬恬,也許你不知,但是……但是,男子都是這般的。這也是男女之間的不同。”

“哈?”沙白湉滿眼滿臉的不解。

端木珖再歎一口氣:“男子……都是有那棍子,女子卻不一樣。改日,改日朕找些書給你看看。”

“真的?”沙白湉將信將疑。

“朕保證,是真的。”端木珖正經的說道。

沙白湉一張小臉崩的緊緊的:“小瑞也是這般?”

“……是。”

“皇上確定?親眼見過?”沙白湉還是有些不相信。

“……冇親眼見過朕也知道!”端木珖青筋隻跳。

“哦,那……”沙白湉想了想周圍的人,“寧連也是?”

“……”這例子找的,太特殊了,“本來是的……”

沙白湉歪頭看了端木珖半天,忽然眼睛瞪大:“皇上早就知道!皇上騙了臣妾!”

端木珖一怔,還冇反應過來,沙白湉卻繼續大聲道:“皇上還騙臣妾脫褲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