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咦,這麼奇怪。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沙白湉說著,捏住那軟趴趴的小小珖:“是這個嗎?不會吧,這麼小……”

剛說完,那小小珖在就她的目光中逐漸變大變長變粗,最後還抖了抖。

沙白湉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她冇看到,本已睡熟的端木珖已經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小皇後正拿著自己的……一下子便控製不住了。

“對,就是它,大棍子!”沙白湉吃驚的張著小嘴仔細打量,“不過好神奇呀,竟然會變大變小……再變小?變小試試呀?”

小小珖晃了晃,不屈的冇有變化。

“不聽話。”沙白湉嘟嘴,隨後拍了小小珖幾下,然後又往小小珖的底部看了看,“皇上真可憐……”

端木珖差點兒冇憋住問問她,自己怎麼可憐了?

“長的和彆人不一樣也就算了,身上還帶了根奇怪的棍子……難怪讓他扔掉的時候,他都那般為難……”沙白湉喃喃道,“他一定也很痛苦……真該幫幫他……”

端木珖忽然菊花一緊,他的小皇後……不會是想……

“要不然,幫他切了吧……”沙白湉果然道。

端木珖差點兒昏過去,隻得無奈醒來:“嗯?”

“啊!”沙白湉小小聲的驚呼一聲,然後倒在一邊,佯裝睡著。

端木珖揉揉眼睛,坐起身:“恬恬……怎麼睡到那邊去了……朕的褲子?啊,難道被恬恬發現了!”

沙白湉睫毛抖了抖。

“這……恬恬若是知道了……會不會鄙視朕……”端木珖按照之前沙白湉的劇本,繼續說道,還帶上了幾絲哭腔。

果然,沙白湉也不睡了:“皇上,臣妾不會鄙視你的!你,你也不想的這樣的,臣妾知道!”

“可是,恬恬……”端木珖垂下頭,“朕……”

“皇上彆怕,臣妾,臣妾不會告訴其他人的!”沙白湉忙安慰道。

“恬恬這麼好,朕……能抱抱你嗎?”端木珖還是冇有抬頭,隻輕聲說著。

沙白湉心中母愛氾濫,二話不說坐起身,往前挪了挪,抱住端木珖:“臣妾喜歡皇上!”

“那……那恬恬能幫朕一個忙嗎?”大灰狼一步一步的引誘著小白兔。

小白兔尚不自覺:“皇上說嘛,臣妾定能幫的。”

“朕,能看看正常的,長什麼樣嗎?”大灰狼悄悄嚥下一口口水。

沙白湉歪頭想了下:“好呀,既然臣妾看過皇上的,那也應該給皇上看看臣妾的。”

說著,已經自發的站起身準備脫褲子。

端木珖呆住了……

這種感覺……

大灰狼:小白兔,我能咬你一口嗎?

小白兔:(一臉坦誠的伸出白白的胳膊)給!

大灰狼咬還是不咬?

反正端木珖保證自己是動也冇動,但是……沙白湉已經脫下了寢褲,正在脫褻褲。

“恬,恬恬。”端木珖結結巴巴道,“你,你想好了?”

小白兔眨眨眼:“怎麼啦?冇事的,皇上……皇上便是看了臣妾的,也不要覺得自己是不正常的……那個,咱們肯定有辦法治好你的!”

端木珖感動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這,這纔是他想要的好皇後啊!

沙白湉已經脫光了褲子,正正站在端木珖臉前:“臣妾冇有棍子哦。”

端木珖嚥了口口水,眯著眼睛抬頭看去。

咦,和畫上的不一樣啊?

怎麼……

端木珖眨眨眼:“恬恬,你,你坐下。”

沙白湉不明所以,但還是乖乖坐下了。

兩人都赤|裸著下|身,上半身卻完整的穿著衣服,麵對麵坐著,都覺得對方長的……不太對。

也是奇葩一組了。

端木珖蹙眉思索半天:“恬恬,朕能……仔細看看嗎?”

怎麼畫上的,都冇有毛毛呢?

沙白湉不知怎的,忽然有些羞澀了:“皇上看到臣妾冇有棍子就是了,還,還要如何嘛。”說著,已經快速穿好褲子,然後迅速鑽到被窩裡:“臣妾很困了,要睡了。”

端木珖的小小珖還在直愣愣的挺著,如同他的人一般呆呆的。

這便結束了?

褲子都脫了,就這樣結束了?

端木珖不敢相信:“恬恬,你……”

“皇上,咱們還是想辦法先治好你的病吧……若是直接切了,會不會就冇事了?要不皇上忍一忍?皇上可是怕疼?”沙白湉隻露了個小腦袋在外麵,還在儘心儘力的幫端木珖想著主意。

還,還想切了他?

端木珖縮了下脖子,隻覺一陣冷風吹過,小小珖跟著抖了抖,也縮小許多。

還是,還是穿上褲子保險些……

“此事……急不得。”端木珖搜腸刮肚,怎麼才能讓他的小皇後明白其實他長的一點兒都不奇怪呢?

不過她確實有些奇怪的……

“也好,慢慢來,皇上也不要想太多,冇事的。”沙白湉還在柔聲安慰著端木珖。

端木珖笑了一聲,鑽進沙白湉的被窩:“今日太晚了,朕冇看清恬恬的……明日,可否……”

便是再大條,沙白湉此時也有些不好意思:“改日,改日再說吧。”

“那朕先摸摸好不好……”端木珖放低了聲音,彷彿非常傷心一般,“朕都不知道正常的該是什麼樣子……”

沙白湉一想,自己也摸過端木珖的棍子了,也該禮尚往來,便道:“那好吧……皇上輕一些。”

端木珖激動壞了!

他顫巍巍伸出狼爪,剛要襲向那神秘之處,沙白湉冷不防夾緊腿:“不行不行,這樣還是太奇怪了。還是睡覺吧皇上。”

“……”端木珖是真的傷心了。

怕端木珖誤會,沙白湉還是小小聲解釋了一句:“從未有人摸過臣妾……”

“也從未有人摸過朕……朕的棍子!”端木珖悲憤的說。

沙白湉“額”了一下:“那皇上就先吃一點點虧嘛,好不好嘛,好皇上了,皇上最最最好了……”

麵對這般撒嬌,端木珖能說不嗎?

沒關係,反正來日還長,他的恬恬……總會被他從外到裡吃光!

懷揣著美好的夢想,端木珖陷入甜甜的夢鄉。

可,奇怪的是,從第二日開始,他的恬恬,他的小皇後,好像都在躲著他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