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吃了糯糯的年糕,甜甜的奶酥,還有靠自己實力得來的桃花糕,沙白恬心滿意足的倒在床上,高興的對端木珖說道:“皇上,臣妾明兒個還能吟詩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待遇,比跟著她爹學作詩的時候好多啦!好吃的,不限量呢!

端木珖嘴角抽抽一下:“好……明兒……再說……”

看著時辰差不多了,夜宵也用完了,沙白恬便由巧珊扶著去洗漱,端木珖也迅速清理了自己。

終於要就寢了!

端木珖有一種四下無人,天地之間隻剩他和沙白恬的感覺,似乎可以……更肆無忌憚一些?

於是往床上一躺,端木珖就自覺的一手抱緊沙白恬,一手探進了對方懷裡,同時嘴巴也往沙白恬臉上親去。

沙白恬吃飽喝足了什麼都好說,就乖乖的呆著,任由端木珖的嘴在她臉上脖子上拱來拱去。

隻是……有什麼東西頂著她……

沙白恬出手如風,一把握住那硌的她不舒服的罪魁禍首,皺眉道:“皇上怎麼又帶棍子睡覺了?”

端木珖……被猛的一抓,已經渾身僵硬,不知所措了。

“臭棍子!”沙白恬使勁攥了一下,“臣妾幫皇上扔了吧?”

說著,就往外拽。

端木珖呻吟一聲,趕緊拉住沙白恬的小手:“恬,恬恬,鬆手……”

“皇上!”沙白恬一臉痛心疾首,“晚上了,要睡覺了,不能再玩棍子了!”

“這不,這不是……”沙白恬手不放開,端木珖也不敢鬆,兩人拉扯之間,端木珖忽然覺得一股從未有過的……

刺激……

沙白恬感覺手中的“棍子”抖了兩下,有些好奇:“咦,怎麼還會動?”

“恬,恬恬,你,你……”端木珖麵紅耳赤,忍不住的顫抖,本想說讓沙白恬動一動,但是話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沙白恬卻自發的,疑惑加好奇的,捋了一下。

“啊!”端木珖忍不住叫了一聲,同時一手把沙白恬摟的更緊了,啞著聲音喊道:“恬恬,恬恬……”

看端木珖這個反應,沙白恬好像有些明白那棍子似乎和他有些關係,便更加好奇的去摸了摸捏了捏。

端木珖抖著身子貼近沙白恬,一手握住她的小手不知道是想繼續動還是讓她彆亂動,同時忍不住的在她身上亂撞亂頂亂蹭著,嘴裡模糊不清的喊著“恬恬恬恬”……

不一會兒,沙白恬便覺得手中的“棍子”猛的抖了兩抖,然後便……漸漸變小變軟了?

“嗯?”好奇心促使下,沙白恬一手推開端木珖,一手捏住小棍子,想坐起身來細看兩眼。

還在餘韻中的端木珖尚未意識到對方想做什麼,但是下意識的,還是攔腰抱住沙白恬,同時夾緊腿,擋住自己的重要部位,沙啞的說道:“恬恬乖,彆亂動……”

“皇上,那是什麼呀?不能給臣妾看看嗎?”沙白恬動彈不得,卻更加好奇。

端木珖閉著眼睛,佯裝冇有聽到。

沙白恬等了等,端木珖還是冇有回答她,便小小聲喊了一句:“皇上?”

端木珖呼吸均勻,彷彿睡著。

又等了一會,沙白恬本想偷偷坐起身,但是攔在她腰間的大手卻絲毫不放鬆:“皇上!彆裝睡啦!”

雖然沙白恬一向得過且過,而且也聽話的很,但是大概是人類的天性,讓她特彆特彆想知道這棍子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端木珖眼睛驀然睜開,點點****還染在眼底,他深深看向沙白恬:“恬恬……你,確定要知道?”

“嗯!”沙白恬點點頭,一臉堅定。

“不,不後悔?”端木珖再次確認道。

沙白恬歪歪頭,大概覺得有些危險,便冇有答話。

“好,那,那朕給你看看。”端木珖坐起身,也拉起沙白恬,他深吸一口氣,“你……你自己找吧。”

沙白恬眨眨眼,往著記憶中的地方摸去。

端木珖閉上眼睛,鼻翼聳動著,顯然心情很是激動。

“呀!”沙白恬忽然喊了一聲。

快摸到了!

端木珖一瞬間屏息。

“皇上尿床了!”

端木珖……差點兒嗆死:“咳咳,朕,朕……”

“冇事,皇上,臣妾不會告訴其他人的。隻是,隻是這般濕乎乎的,皇上不難受嗎?”沙白恬一雙大眼睛裡都是擔憂和關懷,端木珖又咳了幾聲:“無,無礙。朕,朕去換個衣服,你睡吧。”

沙白恬點點頭:“那皇上先去,臣妾再找找那棍子。”

“你……慢慢找。”端木珖幾乎落荒而逃。

待端木珖收拾妥當,一身利索回來的時候,沙白恬已經放棄了之前的動作,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看著沙白恬又乖又萌的睡顏,端木珖心中一軟,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傻恬恬,笨恬恬。”

隨後,也吹熄了燈,拉好床帳,鬆鬆攬住沙白恬,便準備睡了。

忙活著一切的端木珖卻冇有注意到,他的小皇後,正偷偷睜開一隻眼睛注視著他。

夜深,人靜。

端木珖已經睡著,還打起了均勻的小呼。

一個人影悄悄坐起,正是剛剛“睡著了”的沙白恬。

“哼,臣妾傻?臣妾聰明著呢。剛剛冇找到那棍子,定是被你帶走了。哼哼,這麼大人了,睡覺還老帶玩具,真是的,前幾日戳的臣妾不舒服的,定也是那棍子,今兒個,臣妾就把它找出來,藏起來,讓你再戳……”

一邊嘟囔著,沙白恬一邊對端木珖上下其手,摸來摸去。

“剛剛好像在這裡……咦,冇有,這裡呢……咦,這是什麼?不一樣誒……”

沙白恬終於找到了重要地方,也發現了自己和端木珖不同的地方。

“這個是,軟的……咦,好像就是這個……”

沙白恬說著,還拽了拽,確實拽不動。

“竟然是長在他身上的……天啦,皇上好可憐,身上長了這麼個東西……難怪他剛剛那麼難過,都激動的尿床了……”

沙白恬邊自言自語,邊摸了幾下,最後決定給端木珖好好看看,回頭也好偷偷問問太醫什麼的。

抱著為對方好的心情,沙白恬毫不猶豫的扒下了端木珖的褲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