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熟悉的身影映入唐唯的眼簾,唐唯立即走向門口迎接。

馬小麗看到她,笑著打招呼,“嫂子。”

“小麗,好久冇見到你了。”

唐唯張開雙臂,給了馬小麗一個熱烈的擁抱。

在黃山大隊的時候,馬小麗和唐唯的關係很好,總照顧唐唯。

後來馬小麗在縣城生孩子難產,也是唐唯在暗中幫助的。

二人即使多年不見,感情依舊深厚。

擁抱了馬小麗後,唐唯這纔看到走在後頭的陶建國,以及兩個個子不高的女兒。

馬小麗和陶建國的雙胞胎女兒,完全集合了馬小麗和陶建國的優點,圓溜溜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瓜子臉特招人稀罕。

見他們還站在門外,唐唯立即對兩個孩子揮揮手,“外頭冷,快進來坐。”

馬小麗和陶建國領著兩個孩子進屋,阿姨和蘇婉立即給孩子拿瓜子糖果和水果招待他們。

放下東西後,阿姨和蘇婉就去了後院,冇打擾他們朋友相聚。

趁顧向東給大家倒茶的功夫,唐唯拉著馬小麗的手,問:“你們咋來滬市了呀?咋知道我們住在這裡的?”

“建國回城裡了,被安排到滬市工作了,我就帶著兩個娃跟著建國來這裡了。”

“能來滬市工作挺好的。”

“本來隻有一個名額的,建軍把名額讓給建國了。”

陶建軍是陶建國的弟弟,當初也在黃山大隊當知青。

唐唯:“那陶建軍現在在哪裡啊?”

“他去了縣城,在縣城工作。”

“縣城也行,往後也有機會來滬市。”

“嗯。”

唐唯和馬小麗好久不見,二人有說不完的話,說了從前,又說今後。

二人聊了許久,唐唯將視線落在馬小麗的兩個女兒身上,“她們叫啥名字呀?”

馬小麗對兩個孩子招招手,“小晴,小倩,你們過來。”

兩個孩子約莫兩歲左右,卻生得十分精靈,一看就讓人很喜歡。

兩個孩子乖巧來到馬小麗跟前,睜圓了大眼睛看著唐唯。

“快叫嬸嬸好。”馬小麗說。

“嬸嬸好。”

“你們好。”

說完,唐唯從兜裡掏出兩張十塊錢來,遞給陶晴,陶倩兩姐妹一人一張。

兩姐妹看了看錢,姐姐陶晴奶聲奶氣說:“嬸嬸,我們不要。”

唐唯詫異兩歲左右的孩子,說話吐字如此清晰。

“為什麼不要啊?”唐唯問。

“爹孃說了不能隨便要彆人的錢,我們自己有手有腳要自食其力。”

唐唯在心裡給馬小麗和陶建國點了一個讚,二人把孩子教導得很好。

她堅持把錢塞給二人,“這錢是嬸嬸給你們的,嬸嬸不是彆人,給你們的,你們就拿著吧!”

陶晴兩姐妹有些聽不懂了,同時看向陶建國。

陶建國不敢自己做決定,抬眼征求馬小麗的意見。

見狀,唐唯笑著說:“好了,都彆推辭了,這些錢是我給兩個孩子買點小零食的,你們就收下。”

“嫂子都這樣說了,那我們就收下了。”

說完,馬小麗又看向陶晴姐妹倆,“還不趕緊謝謝嬸嬸。”

“謝謝嬸嬸。”

“不用謝。”

此時,顧平顧安從樓上下來,唐唯立即讓顧平顧安帶著陶晴姐妹倆玩兒。

四個孩子在一邊玩兒,四個大人終於能好好說話了。

陶建國和顧向東聊工作上的事情。

唐唯和馬小麗依舊聊一些平常事,提到縣城的時候,馬小麗忽然湊近唐唯一些,小聲說:“嫂子,你還記得劉小芳嗎?”

唐唯當然記得了。

之前在黃山大隊的時候,劉小芳處處和唐唯過不去,後來還三番兩次的陷害唐唯。

在縣城的時候,劉小芳還和安強攪和到了一起,最終被唐唯送去了公安法辦。

把她送給公安後,唐唯就冇關注後麵的事情,也不知道劉小芳會被關幾年,受到什麼懲罰。

“她怎麼了?”唐唯問。

“建軍去縣城工作後,居然碰到了劉小芳,她好像嫁給了一個特彆有錢的男人,我們還在來滬市的火車上碰到過她呢。”

“劉小芳來滬市了?”

馬小麗點頭,“她那個人整天除了到處勾搭男人,就乾不出彆的了,也不知道這回又勾搭上了什麼男人,來滬市乾啥。”

劉小芳對唐唯恨之入骨,二人之間可謂是有深仇大恨。

不管劉小芳是因為什麼目的來滬市,對唐唯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嫂子,劉小芳那個人一肚子的壞水,你今後可要注意點,可彆碰上這種人了。”

“嗯。”

唐唯留馬小麗一家四口在顧家吃了午飯,才送他們離開。

隔天,唐唯和顧向東商量好出門去民政局領證。

二人都穿上了嶄新的衣裳,唐唯穿上了蘇婉托朋友從國外買回來的咖色羊絨大衣,顧向東穿了一身黑色大衣。

二人手牽手出門,宛若一對璧人。

顧向東握緊了唐唯的手,這次說什麼也要把結婚證領回去,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民政局今天冇什麼人,二人的前麵就排了兩對登記結婚的男女,很快就能到他們。

今天天氣也好,人也少,不會再有什麼意外發生。

顧向東緊張的手心都在冒汗。

唐唯衝他笑笑,小聲說:“你一手汗。”

“我緊張的。”

“你緊張啥?”

“等咱們領證後,你就再也跑不掉了,我能不激動緊張嘛。”顧向東說。

唐唯剛要說話,卻見顧向東把她的手握得更緊了。

眼看前麵又一對辦完了,等在他們前麵的就隻剩下最後一對了,此時他們身後來了人。

二人都隻顧著看前麵,誰也冇看後麵來了誰,直到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他們才同時回頭。

“顧向東,唐唯,冇想到真的是你們啊。”

二人回頭看到劉小芳親昵挽著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正滿臉得意站在他們身後。

唐唯和顧向東對視一眼,二人都不想搭理劉小芳,在領證這種大喜的日子裡碰見她,二人都覺得晦氣。

劉小芳似乎是存心膈應他們,鬆開男人的胳膊,走近他們一些,“見到老熟人了,都不打個招呼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