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人道之劫 >  

去莽州是楊歡臨時決定的,因為過去了這麼久,莽州的獸族又在蠢蠢欲動,而且人族中州邊界的結界冇有了,越界很容易。

楊歡此去莽州就是為了震懾,他不光要去莽州,周圍幾個大州他都要去走一趟,一萬年過去了,歲月流逝,生命更迭循環,各族生靈已經忘了朝天大帝的威嚴和風采,都對冇了結界的中州心生覬覦。

楊歡帶著小火、小蛇和乞丐老九、十三,不一日便來到莽州邊界入口。

“什麼人?莽州地界,人族不得進入。”這裡有獸兵把守,攔住了楊歡他們的去路。

“來旅遊的。”楊歡笑著說道。

“旅遊?什麼玩意,人族不得進入,快回去吧!否則死。”那是一個藍色的獸人。

“你們獸族現在的皇是誰?”楊歡直接問。

那藍色獸人臉色直接變了,拿出一標槍指著楊歡說道,“我們獸族現在無皇,你是什麼人,想乾什麼?”

獸族原來冇有皇者了,莽州地界十分遼闊,比中州要大上十來倍,原來就是一盤散沙,後來被獸皇統一才成為一個整體,獸皇被掬走,消失不見,侵入中州的獸族戰士又死傷殆儘,現在的莽州又重新變成了一盤散沙,各自為界,又各自為政,楊歡一下子就明白了,不過,他還是準備要在莽州攪起一番風雨。

“哦?我是個生意人,隻是想找你們這裡最大的統領做生意,很大的生意。”

“我們此地的大統領是獸神烏善,不過大統領不跟人族做生意,你們還是退回去吧!”

“沒關係,他不和人族做生意,我們和他做就可以了。”楊歡邁步繼續往前走。

“戰!”那藍色獸人知道楊歡是故意來找茬闖關的了,他直接發號施令,守關的獸族戰士拿著武器一起衝了過來。

楊歡跟這小兵搭話也隻是瞭解下情況而已,見他招呼同伴來攻,輕輕一笑,然後跺了跺腳,隻見大地開裂,中州和莽州之間的交界處裂開一道千丈寬的深淵裂縫,又有一股地下水冒了出來,水勢凶猛,很快就把深淵填滿,行成一片水域。

“吼!”遠處一座神山上有巨吼聲傳出,聲傳十萬裡,那裡有一隻準聖級的蠻獸。

楊歡伸出一隻手,縱橫十萬裡,隻手鎮壓蠻獸,掬來打入深淵水域,讓看守這片地界。

楊歡的手段已經震驚了這裡的獸族,他們的大統領早已出來,但是不敢說話,也不敢有任何動作。

“以後以這裡為界,獸族不經邀請不得擅入我人族中州,否則,死!”楊歡說道,聲傳十萬裡。

“是!”守衛邊界的獸族大統領烏善俯首稱是,不敢反抗。

楊歡繼續前行,繼續深入莽州地界,一路上但凡打聽到有獸族高手都去挑戰一番。

獸族當初入侵中州,菁英損失殆儘,但是獸族人口眾多,繁殖能力強,經過上萬年的休養生息,又誕生了幾個聖獸,均被楊歡挑戰過了,無一是他對手。

楊歡的名字聲震莽州。

獸族年輕一代均暴怒,可惜,主動尋找來挑戰之後全部禁聲,他們根本就摸不到底,楊歡手段的高深莫測,功法的可怕,讓他們直麵感覺如臨深淵,如麵高山大海,能站在他麵前不發抖的救不錯了。

越到後來,楊歡越成了無敵的代名詞,原來勇於挑戰他的,以直麵“楊無敵”不顫抖為榮,成了在人前吹噓的資本了。

最後,楊歡上了神山,原來獸皇所住的地方——獸皇宮。

現任宮主破羽空親自出來迎接。

見到破羽空楊歡很意外,他居然在神域回來了。

不過,想想也是,神域萬年對外開放一次,距離上次一萬年過去了,壽命足夠長,能堅持一萬年以上的,自然在神域開放的時候就跟著出來了。

上次跟著去神域的人族年輕人,都被楊歡通過星空古路給帶了出來,而人族聯通神域的傳送陣被戰爭破壞,這次神域開放並無人族學員進入。

楊歡在想,回中州之後,要不要帶一批人族年輕人進神域?

神域也是時候回去看下了,當初自己帶了千萬人族大軍出神域,如今也該有個交代。

破羽空已經成聖,他們這個種族一旦成長起來就會一飛沖天,破羽空初見時候有點二,但是隨著境界的提升,智力好像也跟著提升了,如今成聖看上去居然很睿智。

不過,楊歡始終是破羽空的剋星,一直壓著他。

破羽空再見到楊歡的第一眼就感覺到了,就算自己成聖了,而且還是戰鬥力超強的聖獸,依然打不過他。

楊歡整體無瑕無垢,看上去似乎冇有一點法力波動,但那是肉身極致的表現,已經可以藏的住無邊的法力。

況且,楊歡一路挑戰獸族高手,早已聲震莽州。

破羽空放低姿態,開口就叫老大。

進神域的時候他曾經跟過楊歡一段時間,一直叫他老大。

“小弟混的不怎麼樣嘛!現在獸族已經一盤散沙,不聽獸皇宮的號令了。”楊歡笑著拍拍這位便宜小弟的肩膀。

小蛇直接跳到破羽空頭上,破羽空無奈,楊歡身邊的寵物也不一般,當初他冇少被虐。

“獸族都桀驁不順,冇有皇境高手,如何壓服的下,當初我父皇身為皇境也花費了許久的時間才統一莽州。”破羽空說道。

“那你要加油了,希望你也能跟你父親一樣統一莽州,不過到時候不要興風作浪,可與我人族交好。”楊歡道。

“我若統一莽州一定以老大馬首是瞻,不敢造次。”

“嗯,你從小

就冇有為過惡,也冇有沾過人族的鮮血,所以我們才能繼續做朋友,否則,以你父親和你哥哥造下的殺虐,我們必定不死不休。”楊歡說道。

當他說到不死不休的時候,破羽空身後的幾個老獸人都向前一步,他們是獸皇的老部下,看守獸皇宮的存在,碩果僅存的大高手,他們見楊歡威脅破羽空,自然生出敵意,想要震懾。

可是,楊歡僅僅掃了他們一眼,他們就呆立當場,渾身顫抖。

那眼神太可怕了,彷彿可以一下子穿透他們的內心,直擊靈魂深處。

這種眼神他們隻在老獸皇身上看到過,他們終於知道,眼前這個人族是多麼可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