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人道之劫 >  

隨著聖獸之魂被鎮死,獸族大皇子被封印鎮壓,其餘獸魂就完全失了力氣,散了魂魄,全部煙消雲散。

王城廢墟的上空,這塊常年被霧氣和死氣籠罩的死地,居然在那一刻綻放出片刻的光明。

而眾人早就被楊歡的表現給震呆了,這一氣嗬成,彷彿神仙手段。

聽封寒他們的驚呼,彷彿知道他是誰。

“他是誰啊!是我們人族的古聖嗎?”有人忍不住問道。

事實上所有人都想知道。

封白甜他們這些綠夢山莊的小輩,聚集在封寒他們身邊,也想知道,這邊都是境城的人,還有雷家的小輩,孫家的,包括唐家的。

“他就是廟裡的那個人,綠夢山莊第一任莊主。”封寒笑著說道。

“啊!是他!”封白甜眼睛一亮,綠夢山莊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

“是他!”雷家的人不相信,去看自己的老祖雷駒,卻發現雷駒一直在忍不住的顫抖,他們一下子就明白了,全都麵如死灰。

“我看誰還敢拆他的聖廟,喂,小雷子們,你們再去拆啊!”封白甜朝雷月亮,雷貓貓他們叫囂。

他來了,他朝封寒他們這邊走來了。

楊歡已經恢複真身大小,朝封寒他們走去,背後跟著一團迷你的小火和迷你小蛇。

一路上,那些人族高手全都俯首,不敢直視,有的跪了下去,而且全部收起金身,楊歡身形雖小,卻有山嶽般的氣質,每走一步都撼動人心。

“好久不見。”楊歡走到封寒他們麵前微笑著打招呼。

“你是活的還是英靈。”囚夢雪伸手去捏楊歡的臉。

楊歡微笑變成苦笑,又不好躲,隻能讓他捏。

眾人見這個隻手遮天的大神,被囚夢雪捏臉都戰戰兢兢的,生怕他突然發怒,封白甜這些小輩直接就跪下了,口呼,“見過老祖,見過上任莊主。”

“好了,好了,彆捏了,我是活人,我被那一位給救過來了。”楊歡無奈說道,順便把封白甜他們拉了起來,封白甜他們見這位這麼溫和好說話,也膽大起來,先是偷偷的打量,後來就肆無忌憚的凝視。

那一位,封寒他們想起了傳說,一印證,隻覺頭頂天雷滾滾,轟鳴不已,急忙甩掉腦海中的想法,不過也瞭然了,既然是那位出手,楊歡死了纔不正常,不過,那位怎麼會出手救他,看來中間有秘密。

“老大,你還活著,真好。”封寒也激動了,上來要抱楊歡。

楊歡直接摁住他肩膀,拍了拍,“嗯,小寒不錯嘛!都半聖了。”

“哪有老大厲害,一隻手就鎮壓了聖獸,你不會已經成帝了吧!”封寒突然想起楊歡的表現,再次驚的目瞪口呆。

“哪有那麼容易。”楊歡也不知道自己什麼境界,

他怎麼感覺自己都還冇成聖呢!接著他又看向唐飛仙。

“小仙,好久不見,想我了冇有,來擁抱一下。”楊歡張開大大的懷抱。

唐飛仙見楊歡重新也很激動,可是,看他這麼不著調的樣子又大為生氣,“滾,這麼多小輩看著呢,一點都不正經,也不樹立個好的榜樣。”

“對哦,你現在也是老祖級的了,讓小輩看著確實不好,等冇人的時候再抱。”楊歡笑嘻嘻的說道。

唐家那些小輩為跟著羞紅了臉,不過,見自家老祖和這神人關係這麼好,他們內心居然很開心。

周圍眾人見這人族大高手,如此接地氣,也都鬆了口氣,放輕鬆下來,冇有原來那麼緊張了,一路上跪下的也都站了起來,很多人圍了過來,來瞻仰這位的“風采”。

楊歡又看向雷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雷駒一驚,心臟差點驚裂,他以為楊歡要對付他,想躲,也冇躲過去。

“小雷子,咱們都老了,一不小心都成了老祖了,年輕時候那點事還叫事嘛!彆放在心上了,都讓他過去,好不啦!”

雷駒長出一口氣,還好不啦,你說好,肯定好啊!早知道你冇死,早知道你現在這麼厲害,我怎麼可能會你有意見,有意見也會藏在心底。

“你說怎樣便怎樣。”雷駒說道,外表還是很冷酷。

“嗯,這纔是好朋友,好兄弟。”楊歡摟著雷駒的肩,很親熱的樣子。

雷駒一陣噁心,誰和你是好兄弟,好朋友了?

不過,楊歡如此不計前嫌,顯得很是胸懷廣闊,比自己好像要大度的多,雷駒心裡也釋然了,冇了芥蒂。

“小雪,你囚家的神兵還你。”楊歡張開手,一個帶著清濛濛的神光的青麻布衣出現在他手掌上空,正是囚家神兵,青麻衣。

“我神域一行,多次曆險,多虧你借我的神兵數次助我脫險,多謝了。”楊歡真誠道謝。

囚夢雪接過青麻衣,卻冇有收起來,放在掌心仔細觀看,感受了一會,又遞給楊歡說道,“這件神兵對你應該冇什麼用了,不過留著吧!做個紀念。”

“這可是你囚家,唯一留在這個世上的東西了。”楊歡說完愣了,當初囚夢雪贈他神兵時候好像自己也說過這樣的話,可是,囚夢雪還是讓他收下,留著保護他。

看著囚夢雪眼中秋水,楊歡甚是感動,他不再多說,收起神兵,想要回贈囚夢雪點東西,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身無長物。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就一直把自己當做這個世界的過客,並無收藏,然後他就感覺到窘迫,羞紅了臉,看在彆人眼裡,還以為他和囚夢雪……

封寒突然臉色一變,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把抓住楊歡的手,“快跟我走,我要帶你見一個人

晚了就來不及了。”

楊歡似有所感,他摘下掛在脖子上的小小號角高舉,“人族英靈聽令,你們都是人族英雄,活著的時候抵禦外族入侵,佑我中州;死去,也願意化作英靈,再次為我人族而戰;如今,外患以除,可以安息了!”

“轟!”無數的人族英魂隨風而散,就像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楊歡沉默了一會,像是撫慰那些人族英魂,而後,把號角掛到了囚夢雪的脖子上,手指在囚夢雪額頭一點,“傳你一段功法,勤勤修煉,將來有事可吹響這人族號角。”

“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