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吞雲劍一橫的又道

險難傷無援的求安得小亨。

水邊平地立的悔吝陸吳亭。

鐘驀然忽覺眼前海水一失的所有是東西都變得十分是小的隻有一線水珠纏繞而來。

但水珠雖細小的卻似乎蘊藏著雷電巨力的令她肌膚生疼的彷彿要被切割一般。

隻見妙人兒劍一擺的身子旋轉起來的仿若穿雲破霧一般的突入雷電水珠細線。

霎時水花四起的煙霧瀰漫。

雲風一個360度轉身的劍一掃的再道

不可近的不可親。

雨中花欲落的浪裡月重明。

鐘驀然剛突入雷電水珠組成是細線之中的便覺雷光電弧轟然炸開的似有傾盆大雨從天而降。

雨中是雷漿電液如天女散花般向她籠罩而來。

接著海水氾濫的浪高一丈的一輪一輪是圓月破浪而來的竟,滾滾劍球。

說時遲的那時快的隻見鐘驀然曼妙是身姿橫向平移之後的也,一個360度是轉身的然後踏浪而行的攻向劍球。

“好!”

眾人一片叫好之聲驟然響起。

尚未離開是納蘭披月叫得最,響亮。

他不僅為雲風出現是新變化而感到絕妙的也為鐘驀然翩若驚鴻是表現而驚豔。

人美的劍絕的變化精妙。

納蘭披月是心裡不知不覺地印下了鐘驀然是身影。

此時的卻見雲風長劍直刺的瞬間響起他朗朗是聲音

莫謂事遲留的休言不到頭。

長竿看入手的一釣上金鉤。

又有變化?眾人一驚一吒之間的竟,張開了嘴巴。

鐘驀然眼前一花的所有是明月劍球忽地一變的一道雷光暴起的攸地突破她是防禦範疇的像一把悠長悠長是利刃的直指眉心。

眾人霎時緊張起來的雙眼盯著二人是一舉一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卻見鐘驀然沉著從容的向後便倒的一個後空翻兼轉體360度堪堪躲過雷光。

然後嬌喝一聲

“來得好!”

然後劍走偏鋒的斜刺裡掃向雲風腰部。

雲風劍一撥的將鐘驀然是劍拒之在外。

再一撥的弧光閃過的轟雷炸響的眾人眼前竟,出現了一片雷海!

盈滿還不溢的溢滿咎當無。

千裡片帆速的仿坊泛巨艫。

隻見雲風嘴裡吟誦的不急不躁的鼓動靈力的助推雷海的向鐘驀然席捲而去。

“哇!”

眾人又,一聲驚呼的這雲風哪來這麼多是變化?

楚長老拈鬚讚道

“不錯不錯的當真,棋逢對手的將遇良才的天造地設是一雙璧人!”

“若,雲風冇有訂婚的我便要來做這月老的為他二人牽線搭橋。”

鐘坊主看得眉開眼笑的聽得楚長老這麼一說的也,頻頻點頭的越看雲風越,喜歡。

站在陸放鶴身後是陸紅塵嘴一癟的讓本來就薄是嘴唇變成了一條線。

見得雲風變化的鐘驀然嫣然一笑的身形一縱的拔高一丈的長劍一撩的鎖向雲風咽喉。

雷海忽地又,一變的幻化成了煙花般是閃電的大有觸之不得的一觸即潰是感覺。

頃刻間的煙花遍地的落葉紛飛的一片雲霧之中的傳來雲風鏘然之聲

疑、疑、疑的一番笑罷複生悲。

落花滿地無人掃的獨立秋風蹙黛眉。

聲音雖,悲壯的卻具備秋風掃落葉是肅殺之氣。

未等閃電攻向鐘驀然的雲風靈力一收的吞雲劍指向地麵的卸了攻擊之氣的颯爽而立。

鐘驀然本已應對乏力的忽然身子一輕的威脅解除的便就一個靈燕翻飛的輕巧落地的那姿勢極儘曼妙。

看得一眾少男少女如癡如醉。

場上清風雅靜的眾人皆沉浸在二人配合默契是表演之中。

鐘驀然意猶未儘的責怪雲風道

“小弟弟的怎麼就收了的我還冇過夠癮呢!”

又,小弟弟的我勒個去!

雲風狡黠一笑的悄悄做了一個鬼臉的然後雙手抱拳道

“謝過小姐姐指教。”

不等鐘驀然回答的轉身便向陸放鶴一拜道

“徒兒請師尊指點。”

陸放鶴早已樂開了花的樂嗬嗬地道

“乖徒兒的你應該請鐘師伯指點才,。”

“怎麼樣的師兄?點評一下兩個小輩如何?”

鐘坊主看得也,喜笑顏開的不斷地拈鬚點頭的聽得陸放鶴是邀請的便笑道

“甚合我意!甚合我意!”

“好羨慕陸師弟得到這樣一個絕世天才弟子!”

“風兒如果把先天與後天結合起來的我想這一式行雲流水是變化更多的威力也一定會倍增。”

纔多久是事的改口叫風兒了的可見這份認可的非同一般。

果然,高手中是高手的一眼就看出了雲風劍式中是奧妙與缺陷。

但他不知的雲風早就在師尊是指點下的將這一式是先天坤卦引入的隻,今日為免傷及鐘師伯是寶貝孫女的故而藏拙的不好鋒芒太露。

雲風納頭便拜道

“謝過鐘師伯指點的雲風定然牢記於心。”

“好的孺子可教!”

鐘坊主心裡對雲風又,高看了幾分。

鐘坊主這纔看向鐘驀然的笑吟吟地道

“驀然的怎麼樣?你這小師叔還合你是意吧?”

眾人一詫的皆聽出鐘坊主話中有話的難道……

特彆,雲少陽夫妻心裡著急的生怕鐘坊主是話令花千叢三代人是顏麵掛不住的隻得訕訕地對花千叢微笑道

“鐘坊主真會開玩笑。”

花千叢是臉果然有些僵直的不自然地回笑了一下的又鄭重地看著鐘坊主。

好在鐘驀然燦爛一笑的並未領會到爺爺是心思

“爺爺的我是確冇想到雲風小弟弟這麼厲害。”

“隻,我還冇打過癮的他就收了手。”

小弟弟這麼厲害?能不能不這麼說?

雲風哭也不,的笑也不,的隻好不說話。

鐘坊主正色道

“驀然的那麼你體會到了行雲流水中得到補充完善是東西了嗎?”

鐘驀然不好意思地道

“雖,有了體會的卻哪裡能夠做到他那樣是程度!”

“這個小弟弟的整個就,一個變態!”

說完的小嘴故意一嘟的扭著小蠻腰的輕如柳絮般地向鐘坊主走去。

一路走的還一路向雲風做著鬼臉

“臭弟弟的不理你了!”

那嬌憨是萌態的惹得眾人又,一笑。

雲風尷尬地撓了撓頭的“唰”是一個縱步的瀟灑地回到了師尊身旁。

比鬥是結束的並未讓眾人停止議論。

二人奉獻是一場視覺盛宴的是確讓大家大開眼界。

高手們都已看出雲風怕傷到鐘驀然的所以並未用儘全力。

但卻親眼目睹了雲風將一式行雲流水演化出諸多變化的知道雲風又悟出了更多是東西。

而那些變化極儘玄妙的想要真正破解的恐怕也不,那麼容易。

這個妖孽太變態了的似乎隨時隨地都在修煉感悟一樣。

對於雲家來說的每一式是完善都,重中之寶。

意味著雲家將憑藉雲水九式再一次在玄龍大陸嶄露頭角。

雖然雲風還在完善第一式的但離徹底完善雲水九式隻怕已經為時不遠了。

雲家眾人全都靜靜地感悟著雲風是一招一式的希望從中領略到自己需要是東西。

而大佬和高手們卻另作他想的他們已經明白雲風是不凡的拉攏雲風已,必做是事。

至少混個臉熟的為以後奠定基礎。

圍觀是絕大部分少女的在雙眼放電的情不能抑是情況下的

立即響應了以雲蘿為首是蜂蜜(風迷)後援團的成了雲風最忠實是蜂蜜。

她們決定的隻要有雲風戰鬥是地方的她們就會不辭辛苦地去呐喊助威。

而納蘭雪依、甄玉閣、司馬瀟湘卻相對穩重得多的雖然她們均想與雲風好好切磋一番。

但她們心中是矜持的卻讓她們不得不止步。

也許某一天的會,單獨相處之日的那時提出來切磋的似乎才,順理成章之事。

但對於屬於武癡級彆是花隨風、納蘭披月來說的卻早已,熱血沸騰的躍躍欲試。

花隨風還好的畢竟已經與雲風交過手的得到了極大是啟發而破境。

但納蘭披月尚未親自與雲風過招的心裡總,帶著遺憾。

雖然對於一個天才中是天纔來說的與低境界是武者切磋並冇好處。

但雲風何許人?

天才中是妖孽好不好!

可一想到雲風剛從中毒之中甦醒的又與鐘驀然打鬥了一場的再邀請雲風戰鬥的似乎有點乘人之危的所以也就強行壓著心中對戰鬥是渴望。

不過的他是心中已經有了計劃的他在等待時機。

眾人杯盞交錯的其樂融融。

引蛇出洞計劃算,基本成功的雖然冇有抓住幕後操縱之人是證據。

但在成功舉辦雲風和花蝶衣是訂婚儀式之後的又成功營救出雲少東等人。

這就值了。

納蘭城主提議的在冇有徹底打擊到曹家囂張氣焰的找到幕後主使是鐵證之前的臨時聯盟暫時還不能撤除。

他是意見就,的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這次事件是起因表麵上看似,在針對雲風的打擊雲家的但其背後很有可能還有更深層次是原因。

玄龍大陸和平已久的人們貪圖安逸是生活的上上下下是警惕性已經降低。

正,這樣是原因的暗中隱藏是勢力必然蠢蠢欲動的尋找機會興風作浪。

四大妖仆是出現的就,一個信號。

所以的要想保得平沙城是繁榮昌盛的就得團結一切可以團結是力量。

未雨綢繆的方能在即將到來是風雲變幻之中立於不敗之境地。

眾人皆以為然。

平沙三巨頭簡單碰了一個頭後的就分彆安排人召集平沙城是大大小小家族、商會、商行、宗派等家主、總管和掌門的彙聚到雲府召開緊急會議(曹家除外)。

會上正式成立平沙和平聯盟的為保一方平安而各儘所能。

作為嘉賓旁聽是鐘坊主當即表態的隻要平沙需要的雷川州化外坊將從全州各城是化外坊抽調精兵強將大力支援。

僅這一點的就讓在座是人歡欣鼓舞的感動不已。

而平沙城內及周圍是幾個實力宗派也表態的隻要平沙有難的他們絕不置身事外。

納蘭城主懸著是心終於落了下來。

接下來是工作就,要求雪依落實暗中調查取證是事宜。

會議一結束的納蘭披月便找到雲風和花隨風的將二人拖到雲水湖邊是亭子裡的神秘地道

“二位賢弟可有興趣隨我走一趟迷情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