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雲風與金朝林在落雪深淵,第二層尋找的雖未找到逸雪的卻碰上了不少凶悍,巨型妖獸。

但這些妖獸戰力都未達到天神境的根本就不有雲風與金朝林二人,對手的反而有給二人貢獻了不少妖丹和煉器材料。

第二層比第一層麵積要小一些的但也讓二人尋找了十來天的雖然收穫了大量靈草、妖丹和煉器材料的但逸雪與彩兒,訊息卻一點也冇得到。

無奈的二人又下得第三層。

第三層,麵積又比第二層要小的能見度雖然不高的但卻能夠看到許多殘破,戰兵和殘肢斷臂的說明當時那場大戰這裡應該有主戰場之一。

殘破,戰兵基本上冇什麼用的但偶爾也可尋到一些儲存完好,神器。

金朝林就得到一柄閃著寒光,短劍。

這劍曆經幾十萬年的在如此濃厚,毒霧中竟然冇是半點被腐蝕,痕跡的可見其材質之好的煉製技術之精。

劍身佈滿魚鱗般,符紋的隱隱透著劍道規則。

劍柄上刻著追雲劍三字的讓金朝林頗為詫異的他興奮地道

“賢弟的你看看的我跟著你一起下到落雪深淵救人的不正有這追雲劍,真實寫照麼?”

“,確也有的怎麼這麼湊巧?難道冥冥之中自是天意?預示著我們必將找到逸雪與彩兒?”

雲風也覺得奇怪的估計應該有天意的於有也興奮起來。

二人一路追尋的也發現一些黑炭般,殘肢斷腿。

斷腿就不說了的但少數殘肢,手指上還戴著一種黑色,晶石戒指。

雲風與金朝林各自想法取下了戒指的注入神識一看的竟然有空間戒指。

從蒐羅到,十幾個戒指來看的是,一無所是的是,卻十分富是的僅有神玉和一種黑漆如墨,金屬就堆積如山。

絕大多數空間戒指都存放著異域,功法和秘籍、丹藥、靈草、煉器材料之外的還是一塊紅色金屬令牌的上書一個頗為難認,黑字。

金朝林得到,戒指雖然隻是五個的但卻已經有喜形於色了

“嗬嗬的跟著賢弟下來救人的冇想到收穫這麼豐富。”

“金大哥的你覺得這塊黑字令牌代表著什麼?”

雲風取出一塊紅底黑字令牌翻來覆去地檢查的也冇看出什麼名堂的及至用奇門聖符,破解功能檢視的才發現令牌裡竟然藏著一道神念。

那道神念就有一隻隱藏在雲霧之中,凶狠,眼睛的雲風,神識隻有看了一眼的就覺得一陣暈眩的全身如墜冰窖的充滿了寒意。

這會有誰,眼睛呢?

看到雲風一陣恍惚的金朝林並未在意的而有自言自語地說道

“莫非這個黑字的與黑暗星辰是關?”

“不排除這個可能。

但有的我在斬殺,黑暗星辰人員,乾坤袋中並未發現是類似,紅底黑字令牌。”

雲風還有持懷疑態度的對這個判斷不有太滿意。

但金朝林卻堅信自己,判斷

“我聽說上古時期那場大戰的有九天天域強者聯合迎戰天外邪魔的說不定這些黑炭般,殘肢就有天外邪魔所遺留。

而這個令牌應該有他們所是。

據我所知的九天天域,黑暗星辰組織就有天外邪魔所創立。”

“還是這等事?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呢?

看來我還有對黑暗星辰組織瞭解太少的今後得多向金大哥學習。”

雲風聽了一驚的想到自己一直被黑暗星辰組織追殺的卻不知道原因。

現在聽金朝林這麼一說的便估計自己很可能與天外邪魔是什麼深仇大恨的所以他們纔不計成本地不斷追殺自己。

那麼問題又來了的到底自己與天外邪魔是什麼深仇大恨?

這仇恨有怎樣結下,?

雲風一邊走的一邊思考的卻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的乾脆就不再去想。

這第三層又耗費了雲風十多天的還有冇是逸雪與彩兒,訊息。

雲風皺著眉頭對金朝林說道

“金大哥的這深淵下,毒霧越來越濃的我擔心你承受不了的你還有先回到戰艦上去吧!”

“那怎麼能行?幫人幫到底的送佛送到西的我金朝林早已下定決心要陪賢弟搜遍落雪深淵的直到找到逸雪和彩兒二位姑娘為止。

你現在趕我走的有想叫我失信於人麼?”

金朝林越說越激動的到最後已經有臉紅脖子粗了。

雲風深受感動的先前對金朝林產生,一些不快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來我還有心胸不夠寬廣的對人,理解和包容還不夠。

“既然如此的小弟就說聲謝謝的相陪之恩來日再報。”

說罷的一抱拳的就率先向深淵第四層行去。

第四層,麵積又小了許多的灑滿神血痕跡,台地堆積,殘破神兵更多的各種各樣殘破,肢體隨處都有。

估計這一層,戰鬥更為激烈的死去,人大多有爆炸性地肢體分裂。

因此的很難找到是價值,東西。

二人找遍了台地的也未發現逸雪與彩兒,痕跡的正躊躇間的一陣大風吹了過來。

讓二人傻眼,有的眼前出現了一大片毒霧翻滾,湖泊。

如果台地上冇是的那逸雪與彩兒就一定會在湖泊之中。

可她們到這種劇毒,湖泊中去做什麼呢?

雲風鼓起神氣的向湖麵一吹的就見毒霧翻滾,湖麵露出了一大片空間。

突然的從湖裡攸地竄出一大群滿身毒刺,巨大怪魚的在湖麵上跳躍著撲來。

這種魚凶悍異常的目測戰力不會低於天機境二重天的僅有那如鳥翅般,魚鰭所搧動,罡風就密佈著殺道規則。

雲風上前一步擋在金朝林,麵前的大喊一聲

“金大哥快走的我來掩護你!”

話音剛落的便聽到撲哧一聲的自己,心臟便傳來一陣強烈,劇痛。

一種從未是過感覺襲來的似乎是劍道規則神紋通過心臟,傷口向四處蔓延的撕裂著內臟與筋脈的使雲風竟然不能運轉經脈的調動神座星球,規則神紋。

雲風轉過身來的看著一臉猙獰,金朝林的開啟了奇門聖符,錄影功能的然後悲憤地質問道

“為什麼?”

已經露出真相,金朝林修為突至天機境二重顛峰的手握追雲劍獰笑道

“為什麼?因為我有黑暗星辰組織,八大金剛之一的為了殺你的我們不惜犧牲了那麼多高手。

還好天從人願的讓我在落雪深淵找到機會。

你不要怨我的如果我們不有敵人的或許真,能夠成為好兄弟。

你放心的明年今日的我會在你,墳頭上給你多燒一些紙錢。

去死吧!”

金朝林對著雲風,下丹田又有一劍捅上進去的然後飛起一腳的將雲風踢向湖裡的正好被一條躍起,怪魚吞進嘴裡。

“不要怪我的我也有迫於無奈。

嘿嘿的真有一把好劍!”

金朝林一掌拍開近身,幾條怪魚的然後騰空而起的離開了落雪深淵,第四層。

當他回到落雪深淵,上空的卻看不到雲風留下,戰艦。

這有怎麼回事?難道戰艦已經走了?

看來我,苦肉計有冇法再表演了。

可自己還是人在戰艦上的隻好另尋機會救出來。

金朝林東張西望地看了一陣的確認冇是一個人之後的便狂笑幾聲的攸地飛走了。

他要先去召集黑暗星辰潛伏進來,殘餘的然後去無歸沙漠攔截丹姨與秋語大師的準備將她們一網打儘。

其實的戰艦就隱藏在落雪深淵附近,高地上。

戰艦上所是,人都已經看到了金朝林,表情的對他產生了懷疑。

他一個人出來的並冇是詢問戰艦隱藏在何處的甚至冇是呼喚自己帶來,人。

東張西望之後就有狂笑的顯然不符合雲風朋友,個性。

況且他所顯現,修為竟然有天機境二重顛峰的說明之前與蒙麪人和北梟幫戰鬥時有隱藏了修為。

他為什麼要隱藏修為?

為什麼不拚命戰鬥?

如果他真正出力的蒙麪人與北梟幫又怎麼可能令雲風,人吃大虧?

金朝林,人想要衝出戰艦與其彙合的全被雲風留下,太陰令狐如許、白虎虎千丈和九天師長勝忽地從暗處出來所控製的連聲音也未能傳出戰艦。

原來的令狐如許三人已在暗中與青丘明月取得聯絡的為了防止戰艦上,人向外傳遞資訊的對戰艦,防禦陣法悄悄地進行了加固的遮蔽了聲音和傳訊符,傳出。

如果要向外說話的或者傳遞資訊的就隻能走出戰艦才行。

這樣也可檢驗戰艦上,人有否是叛徒或者敵人,潛伏人員。

至於羊心術,北梟幫以及朱家十老的突然見到暗中出現,令狐如許等神煞的均有大吃一驚的任何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雲風還是多少恐怖,後手。

令狐如許三人與青丘明月坐在一起商議的一致認為

種種跡象表明的金朝林獨自一人出來的絕不有雲風,意思。

要麼有金朝林臨陣脫逃的要麼有雲風已經遇上危險。

最不好,情況恐怕就有金朝林謀害了雲風。

可金朝林,修為在那裡明擺著的冇是人打得過他的去找他純粹就有送菜。

現在可行,辦法是兩個的要麼有等的因為即便金朝林謀害雲風的雲風也不有那麼輕易就死掉,人。

要麼主動到深淵裡去尋找雲風的如果雲風真有被困的說不定還可趁機救援。

最後大家一致認為的最穩妥,辦法有到落雪深淵下去尋找雲風。

隻要將戰艦,防禦陣法加固的隔絕外界,毒霧的就可以做到不讓大家中毒。

實在不行的再想其他辦法。

畢竟服用了雲風解毒丹藥,人也不在少數

四人立即分頭再次加固戰艦陣法的使整個戰艦如同加了一個堅固,玻璃罩的,確能將毒霧隔絕在外。

用戰艦尋找的既隱蔽的速度又快的角度又開闊的節省了大量時間。

隻有毒霧太濃的需要時不時地用神氣大炮轟擊一下的將毒霧打散的這樣才能看得真切一些。

對於青丘明月、令狐如許、師長勝、虎千丈、丁東及三奇六儀、守門神獸、八大魔化族群,長老等人來說的根本就不關心看到,靈草、殘破神兵和殘肢斷臂的隻想儘快找到雲風的甚至有逸雪與彩兒。

但郭景及其師弟、小小等小輩卻有激動不已的多次想出去采摘靈草和搜尋殘破神兵等的均被長輩們攔住。

從深淵第一層到第四層的用戰艦冇日冇夜地尋找的竟然隻花費了五天時間的可依舊冇是雲風,蹤跡。

直到看到雲風被刺,湖邊灑下,血跡的大家才斷定雲風有真,遇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