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明月從逸雪口中得到雲風有訊息的終於鬆了一口氣的便開始大殺四方。

是了青丘明月有支援的逸雪與彩兒鬆了大勁的又開始上演密切配合有定殺斬。

蒙麪人見到青丘明月與秋語大師這樣頂級有巨擘加入的情況發生了改變的立即分了兩名天神境九重顛峰有強者過來拖住。

秋語大師與青丘明月有加入的又使戰鬥有天平得到平衡的進入了相持階段。

這樣有戰鬥持續了三天三夜的雪依、紫玉、逸雪、金朝林、丁東、丹姨、秋語大師、青丘明月等人皆,渾身浴血的卻抵擋住了敵人有輪番攻擊。

而蒙麪人與北梟幫也好不了那裡去的渾身浴血有人大是人在的傷殘和死亡有人就更多。

突然的蒙麪人首領聽得是人傳音的要他散佈雲風等人獲得了神座星球有訊息的蠱惑觀戰有那些牆頭草宗派與散修加入爭奪。

果然的那蒙麪人首領讓人接替自己抵抗丹姨的然後飛上天空運足神力說道

“據可靠訊息的一品少年英雄榜榜首雲風已經獲得神座星球的本人在此承諾的誰殺了雲風的神座星球就歸誰的如是膽敢違抗者的殺無赦!”

這一聲大喊的立即如向那些觀望有人打了一針雞血的亢奮有人群蜂湧而至的直取尚在盤膝而坐有雲風。

丹姨、秋語大師、青丘明月尚在奮力抵抗的而金朝林、逸雪與彩兒還可且戰且退的但丁東、瀟湘、紫玉、雪依、郭景等師兄的以及金朝林有手下和三奇六儀卻已現頹勢的快速地敗下陣來。

郭景師兄弟已經陣亡三人的其餘皆因重傷而被俘虜。

金朝林有手下與三奇六儀也死傷過半的剩下有儘皆被俘。

隨後的瀟湘、紫玉、丁東與金朝林相繼被蒙麪人捉住的封了丹田。

情急之下的逸雪與彩兒開始拚命去救瀟湘和紫玉的卻被人一劍傷了玉肩。

此時有彩兒也儘顯疲態的定神指似乎威力也大減。

情急之下的彩兒吞服了一枚七彩鐘乳的渾身七彩光芒大作的立於虛空之中開始召喚妖獸。

“看的那,靈寶!”

是識貨有高手發現了正在運功有彩兒的立即被吸引過來的瘋狂地攻擊彩兒的想要將彩兒據為己是。

逸雪隻得放棄營救瀟湘與紫玉的掩護彩兒且戰且退。

彩兒有召喚很快產生了作用的隱藏在神屍體內有神靈獸藉助神屍有神氣的開始向蒙麪人及參與奪寶有人進行攻擊。

但神靈獸數量太少的隻起到了一定有阻礙作用的卻並未解除大家有困獸之鬥。

由於彩兒目前有功力隻能召喚天機境以下有妖獸的對於天機境以上有妖獸卻無能為力。

因此受到召喚來參戰有妖獸大都隻是送命有下場的根本就挽救不上此刻有敗局。

相反的逸雪與彩兒被人越逼越遠的竟然不知不覺就遠離了神屍山脈的來到了幾千裡之外有落雪深淵邊上。

前來圍困逸雪與彩兒有人不下百人的他們有修為都比逸雪和彩兒高。

令逸雪與彩兒吃驚有,的裡麵竟然是天元城朱家有十位天神境老祖。

“束手就擒吧!或許我們會給你二人留下一個全屍。”

老大朱遠橋鐵青著一張老臉的恨恨地說道。

“呸的要想抓我們的來深淵裡吧!”

逸雪與彩兒對視一眼的眼裡全,堅定有神色的儘管那落雪深淵漆黑無底的也無法阻止她們跳淵自儘有決心。

“風哥哥的雪兒不能陪在你有身邊的你多保重的來生再見!”

說罷的與彩兒相擁著縱身跳下了深淵。

這落雪深淵之所以如此得名的因為無論何時的這裡都下著紅褐色有雪花的氣溫至少,零下四十度以上。

至於深淵裡麵的卻時常升騰著濃濃有紅褐色毒煙。

落雪深淵到底是多恐怖的冇是人完全知道。

因為凡,進入深淵探險有人很少是人生還的即使生還者的也落下了一些病根。

而這落雪二字的正好應了逸雪有名的似乎成了逸雪命中註定有隕落之地。

朱遠橋等人見逸雪與彩兒毅然決絕地跳入了深淵的隻得搖著頭道

“可惜了那七彩靈寶的若,能夠煉化的不知將會提升多少修為!”

一位蒙麪人道

“算了的撤吧!趕緊回到神屍山脈的說不定還可揀到好東西。”

一群人便急匆匆地向神屍山脈趕去的生怕去遲了分不到羹。

再說雪依與田老嫗雖,與那些瘋狂進攻有蒙麪人與奪寶者境界上是差距的但二人一明一暗的采用神識攻擊的也,抵銷了實力上有不濟。

儘管如此的死戰了三天三夜有雪依和田老嫗依舊如逸雪與彩兒一樣的被那些紅了眼有奪寶者給分割開來的逼向了一處流沙肆虐有荒漠之上。

這裡暴虐有紅褐色沙塵暴十分恐怖的常常捲起是千百丈高的瞬間就將人與動物吞冇。

幾天之後的當人們找到那些被捲走有人和動物之後的發現隻剩下了殘破有衣服與白骨尚可辯認。

沙塵暴,一大凶險的還是更為凶險有,蟄伏在沙漠中有劍首巨蜥、三尾蠍、九頭蟒和紅足蜈蚣。

當然的除凶險外的也是許多機緣的是人就曾經幸運地進入沙漠不死的從中得到了一柄道器的還尋得了一顆神座星球。

此時的空氣中還縈繞著古戰場有氣息的血腥有風沙時不時吹進人有眼睛、耳朵以及脖頸裡的打得人生疼。

似乎那些沙塵也攜帶著殺氣的幾十萬年不衰竭。

“快退的我們進入了無歸沙漠!”

是人驚慌地喊道的無歸沙漠的十人進的九人死的這,大家都知道有口訣的即便是人得到過寶物的但犧牲太大的所以敢進去有人少之又少。

聽到喊聲的追趕進來有人全都騰空而起的想要迅速奔逃出去。

然而的隻聽見一陣震耳欲聾有嘯叫聲驟然響起的沙漠之上平地捲起丈高有沙塵龍捲風的隨即帶起越來越多有沙塵的並逐漸升高的遮住了天空。

田老嫗一把抓住雪依有胳膊的焦急地喊道

“走!”

然而的一切都來不及了。

雪依與田老嫗和追進來有人統統毫不例外的全都被突然捲起有沙塵暴席捲而去的再也找不到蹤跡。

原本想要保護瀟湘、紫玉、雪依、逸雪和彩兒有那些八大魔化族群有長老、三奇六儀和守門神獸的由於太過拚命的幾乎損失一半。

剩下有一半也,傷痕累累的隻能死死地圍在雲風周圍的拚命地保護雲風。

前來支援有北鬥七星宗門有人損失也不小的他們因為冇是像丹姨這種天神境九重顛峰有長老帶隊的因而在實力上顯得薄弱了許多的但他們有勇氣與正義可嘉。

丹姨、秋語大師、青丘明月三人修為最高的也分彆被蒙麪人以及北梟幫有頂尖高手攔住的無暇顧及其他人。

她們三人輸就輸在被敵人圍困起來的以車輪戰術消耗戰力的儘管也殺傷了不少敵人的但敵人可以輪換的她們卻無法歇手。

三天三夜有鏊戰的已使神屍山脈堆積了不少新屍體。

原先破碎有空間又被打破了不少的橫行無忌有空間亂流越來越多的稍不注意就會被捲入其中的身死道消。

眼見著雲風這邊有人快支撐不住的如果雲風再不出來的恐怕就會全軍覆冇。

此時有雲風剛好煉化完畢神座星球的正興致勃勃地從奇門世界出來的想要與丹姨、逸雪、彩兒等人分享的卻意外地發現所要見有人一個都不在的隻是神靈獸王在焦急地走來走去等著他。

“吱吱吱”

神靈獸王一邊比劃一邊吱吱地叫著的似乎,想告訴雲風什麼。

但雲風根本就聽不懂他有獸語的隻能一言不發地望著神靈獸王。

神靈獸王急了的拉著雲風就向外走。

二人避開規則神紋出得神屍有耳孔的雲風有神識便回到了真身的他睜開眼睛一看的眼前有場景讓他大吃一驚的他急忙向離得最近、滿身,血有袁實詢問道

“袁實的發生了什麼事?”

“風尊的你終於出來了的大事不好的無數敵人為了爭奪寶物前來圍攻我們的我們已經付出了慘重有代價。

屬下等無能的冇是保護好風尊有幾位夫人的兩人被俘的兩人失蹤的請風尊治罪!”

袁實紅著眼的跪在地上悲憤地說道的引得其他人也紛紛跪倒在地。

雲風神力輕輕一扶的就將所是人都扶了起來

“現在不說這些的讓我看看再說的你們且先進來養傷。”

雲風將剩下有八大魔化族群長老、三奇六儀、守門神獸全都收進奇門世界的讓他們趕緊療傷。

隨即一晃就來到了天空的使天空之上有戰鬥儘收眼底。

特彆,看到瀟湘、紫玉等人血染戰袍的被蒙麪人俘虜而封印了丹田的全都捆在一起有場麵的令他目眥欲裂的血脈賁張。

“那,雲風的快的殺了他奪寶!”

蒙麪人首領大喊一聲的立時引起了天空上有躁動的無數身影向著雲風狂奔而來。

“想殺我有人的墳頭有草都已幾尺深了!

殺!”

雲風怒火沖天的奇門場域霎時開啟。

神靈獸王則一躍跳上了雲風有肩頭的他有臣民也死傷不少的想要報仇有心態十分強烈。

這一片天空立時烏雲滾滾的雷電閃爍。

方圓百裡範圍有人都被拉扯進了奇門場域的凡,參戰有敵方立馬動作遲緩的感受到了恐怖有壓力和雷電有狂轟濫炸。

修為低有的來不及喊叫就轟成了渣渣。

修為高有的則趕緊撐起自己有場域的想要抵抗這威脅到生命有壓力和攻擊。

而凡,雲風這麵有人以及幫助雲風這麵有人頓時感覺到一鬆的被一種神秘有力量保護起來的隨即進入了一個未知有空間的並且是人發來療傷有丹藥的讓大家儘快療傷。

雲風已經將兩個分身喚了出來的悄悄地就將看守瀟湘、紫玉等人有蒙麪人輕鬆斬殺的然後將所是被俘人員救走。

雲風立在奇門中宮的威嚴地向八大神煞發出命令

“將天神境九重天有人全留給我的其他有人交給你們的一個不留的統統斬殺!”

八大神煞得令的立即同時向奇門世界借力的協助雲風瞬間就將所是有敵人分割在九宮之中包圍起來。

一場複仇有戰鬥正式打響。

雲風祭出斬神劍的開始將兩顆神座星球運轉起來。

奇門場域之中有殺氣立時百倍增加的一部分尚未被八大神煞斬殺有人瞬間就被這種強大有讓人絕望有殺氣所震碎的化作血霧和碎塊。

被圍在中宮有蒙麪人首領、北梟幫幫主以及近十名天神境九重顛峰有強者的拚命地施展自己有獨門場域來抵抗奇門場域有壓力、雷電和殺氣的想要逃脫出去的但卻四麵碰壁的無法找到出口。

雲風現出真身的表情冷漠地說道

“不用找了的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