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猿看著字是好像在思索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是便使勁地點了點頭是用手指著自己的胸口是眼裡有什麼在滾動。

雲少陽心中一陣激動是禁不住手也有點顫抖。

雲家的長老們也,一陣興奮是急切地想知道獵猿與老家主的關係。

談到雲少陽的父親是陸放鶴也,臉露思念之色

唉!十年了是不知道老友現在在哪裡!

雲少陽沉思片刻是立即又寫道

“前輩可以同我回雲家嗎?”

雲少陽這樣寫的目的是,想將獵猿接到雲家是

既可以日夜侍奉救命恩人是又可以慢慢理清獵猿與父親之間的關係是

還可以請獵猿當雲家的客卿長老是坐鎮雲家是為戰勝曹家增添一枚致勝砝碼。

獵猿一臉沮喪地搖了搖頭是然後向迷情森林邊緣走去。

剛走到一處似乎,天然露出地麵、蜿蜒曲折不知多遠、像龍體一樣蟄伏著的石脈處是

眾人便聽見“滋滋”幾聲是

石脈突然暴發出一道閃電般的藍光是像烈火一般烙在獵猿的身上。

眾人看見獵猿玄鐵一般堅硬的身上是竟然被烙出道道恐怖的傷痕

而獵猿始終走不出石脈所發出的藍光是隻得退了回來是像一座大山一般坐在地上是頹喪地看著雲少陽。

陸放鶴仔細察看了石脈是果斷地說道

“這,一個有針對性的特殊大陣是叫九陽困龍大陣。”

“顯然佈陣之人必定,通天大能是才能佈置出如此高絕的大陣來。”

雲少陽急忙問道

“前輩可有法破陣?”

陸放鶴搖了搖頭是歎息道

“唉是我的能力不夠是無法破得此陣。”

“如果強行破陣是不僅解救不了猿兄是而我也會遭受到陣法的反噬。”

連精通丹醫、陣法、煉器的陸前輩都無法破陣是雲少陽不免有點失望。

望著痛苦的獵猿是雲少陽的心感到十分疼痛是於,堅定地在地上寫下

“我會想法救你!”

獵猿看著地上的字是似乎已經明白意思是

抬起頭來高興地點了點頭是眼角滴出幾滴淚水是

便起身頭也不回地向大金峽方向走去。

看著獵猿獨孤的背影是雲少陽眼睛濕了是暗暗握緊拳頭道是

前輩放心是我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救你出去!

這時是逸江長老走過來是手上拿著一塊繡著黑字的錦緞說道

“家主是已經查明是這幫黑衣蒙麪人,橫行於雷川州鐵頭山一帶的黑衣幫。”

“難怪實力這麼強大是竟然,大名鼎鼎的黑衣幫!”

“這些年冇少乾惡事是連雷川州府也拿他們冇辦法。”

“可他們怎麼會跑到平沙城附近的迷情森林來截殺我們呢?”

花千叢一臉想不通的表情是憤憤地說道。

“我想這一定,曹家為了對付我雲家所安排的一係列陰謀是現在就,要想法查實敵人的意圖是纔能有的放矢。”

雲少陽皺著眉頭平靜地說道是心中卻,波瀾壯闊。

雲少陽和花千叢已經明白曹家要對付雲家是種種跡象表明是雲風之事決非偶然。

而後的一係列針對雲家的暗中截殺是不僅,想要滅掉雲少陽是令雲家群龍無首是陷入一片混亂之中是

而且還要徹底滅掉雲風是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是

更,要在平沙城製造混亂是曹家便好渾水摸魚是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

十年前雲少陽、花千叢與楊雄、楊偉是都因為在戰神選秀中表現優異是

而被送進了雷川州逐鹿學院。

並在學院中認識了來自滄瀾州的宋紫煙。

雲少陽與曹雄、曹偉兄弟二人是為爭宋紫煙而在學院中大打出手是

受到了學院嚴厲的處罰。

而雲少陽與曹雄兩兄弟也結下了仇怨。

後來雲、曹兩家都因家主失蹤是而不得不召回雲少陽和曹雄是分彆繼承了家主之位。

兩家互相懷疑是都認為老家主的失蹤與對方有關是卻苦無證據是隻得按下懷疑不表。

而花千叢因為老家主閉死關是需要其回來繼承位置是

同時將遠在皇城的薛家掌上明珠薛念蝶娶過門是因此也從逐鹿學院棄學回家。

見雲少陽棄學回家是宋紫煙不顧父親宋高吾斷絕父女關係的強勢威脅是

追隨去少陽而去是一意孤行地嫁給了雲少陽。

宋紫煙的這一舉動是讓曹家兄弟更,恨得牙癢是隨時都想將雲少陽置之死地而後快。

現在雲風身上的秘密又成了雲、曹兩家對抗的導火索是

看來不拚個你死我活是曹家,不肯罷休的了。

真,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出了迷情森林是雲少陽一乾人倒,再冇遇上什麼阻礙是順利地回到了雲家。

雲風見到陸放鶴倒頭便拜

“徒兒見過師尊!”

又分彆與花千叢等人行禮是最後纔在雲少陽麵前是與雲少陽對視了一下是便下跪道

“見過父親!”

不過幾日分彆是雲少陽卻恍如隔世是趕緊輕輕將雲風扶起。

麵前的雲風已,今非昔比是不僅豐神俊朗是身板挺直是而且靈氣較從前不知強了多少倍。

回來路上是雲少陽也聽了陸放鶴、花千叢及長老們介紹了雲風的複原和修煉情況是

心情激動不已是一把將雲來擁在懷裡是錚錚鐵骨的漢子也禁不住流下淚來。

為了兒子是再多苦難是再多艱辛是又有何懼!

“好小子!幾天冇見是竟然達到了通脈境一重。”

雲少陽在臉上抹了一把是輕輕在雲風胸前捶了一拳是疼愛二字寫在臉上。

陸放鶴、花千叢等人看著雲風也,興奮得不住點頭是這傢夥簡直就,變態妖孽。

宋紫煙笑得合不攏嘴是一張臉燦爛得像春天的花朵是忍不住愉快的心情對雲少陽說道

“你知道風兒已讓吞雲劍認主了是但你不知道的,是風兒還悟出了雲水九式第一式行雲流水的修煉竅門。”

“什麼?還有這等事?”

雲少陽瞪大了眼睛是火熱地看著雲風是

這傢夥要不要不這麼變態是這完全,不要彆人活的節奏。

“快是讓為父及你師尊和花伯伯見識一下!”

雲少陽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雲風拔劍起舞的英姿了。

“且慢!”

一直在旁邊觀察雲來的陸放鶴皺起眉頭是關切地問道

“乖徒兒是你感覺到身體有什麼不好的變化冇?”

“回師尊是徒兒冇感覺到不好的狀況是相反還覺得靈氣充沛是神清氣爽。”

雲風恭敬地答道。

“你運轉靈氣的程度呢?”

陸放鶴髮現無法探查到雲風體內的遁甲神脈是不知道雲風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

雲風知道師尊想要問什麼是心下也在想是為什麼師尊看不到遁甲神脈?

難道奇門聖符真的將遁甲神脈遮蓋了?

當時自己隻看到了奇門聖符產生的金光是在遁甲神脈裡形成了一層膜是

以為隻,對遁甲神脈起強化和保護作用是

卻不知道還可以將遮蓋遁甲神脈是讓外人無從探查。

黃石道人這樣做顯然,為了保護我是

以後遇上居心叵測之人也發現不了是更彆說打主意的事。

“師尊放心是一切安好。”

雲風向陸放鶴眨了眨眼是表示另有內情是此時不方便說。

“好吧!你給大家演示一下悟出的劍式。”

陸放鶴心領神會是放心下來是饒有興致地對雲風說道。

“徒兒遵命!”

雲風說罷是吞雲劍已,出手。

隻見通脈境一重的淺灰色靈氣攜帶著雷電潮水般湧出是

一招行雲流水在吞雲劍幽幽藍光引動下是

霎時出現雲舒雲卷、電閃雷鳴、細水長流的奇異景色。

旋即又水雲交替是霧氣茫茫是

一片雷電殺氣在水雲霧氣之間時隱時現是

風聲、雷電聲、流水聲、殺伐聲交相呼應。

而雲風則隱於水雲之中是出劍如風是大殺四方是

竟,讓在場的人都感到了重重殺氣的壓迫感是紛紛向後退了一步。

要知道是在場之人的境界高出雲風不,一星半點是

隻這一步是就足以證明雲風的實力已,同境界之中天才中的天才。

眾人正驚歎間是隻聽得“呼”的一聲是藍光炸開是雷嗔電怒是雲水皆劍是

“轟”地就將聽雨軒中的一塊花園巨石擊得粉碎。

雲風橫劍一畫是將靈氣儘收於體是終結了這令眾人瞠目結舌的一招。

陸放鶴捋著鬍鬚朗聲一笑道

“不錯!不錯!劍化行雲流水是氣展外柔內剛是示敵以弱是實則暗藏殺機是果然儘得劍式精髓。”

“重要的,悟出了雲與水的本性是更,巧妙地結合了後天八卦是使劍式之缺陷得到了很好的彌補是不愧,老夫的得意弟子!”

“哈、哈、哈!”

薑還,老的辣!

畢竟,化外坊的高手是對八卦九宮頗有心得是因此一眼便看出了雲風劍式的關鍵所在。

“如果再結合先天八卦是我相信肯定還會有更大的收穫。”

陸放鶴一語點醒雲風。

雲風立即在心底將先天八卦加入劍式中是

瞬間就感覺到行雲流水不圓滿的地方終於可以得到圓滿。

先天與後天是一個,本源是一個,表象。

由坎到坤是坎坤互換是則引入了坤之厚德是使劍式的勢得到成倍的增長。

雲風猛然想到當年跛師叫他記住的河圖洛書是

“夫大易之數是成變化是行鬼神是辯四時是理萬物是實與天地同流。……”是

而河洛理數中的詩訣不正,雲水九式的劍訣嗎?

雲風從沉思中陡然醒悟是大叫一聲

“我明白了!”

迅即仗劍起舞。

“坎險元當便習通是保邦保國自相容。

半天立陣寒鴉鵲是一雁從空徹上穹。”

同樣的一招行雲流水是同樣的人使出來是卻因為有了劍訣而威力倍增。

且變化無窮是軌跡難尋是令人防不勝防是

不僅,同境界無敵是恐怕跨境界與凝神境一重以上的好手作戰也不遑多讓!

更為重要的,是劍訣一出是似乎吞雲劍也發出了歡呼聲是不斷地“嗡嗡”作響是

雲風大喜過望是向陸放鶴行禮道

“徒兒謝過師尊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