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子站起來負手看著波光粼粼有湖麵的緩慢地說道

“其實的大哥是看著賢弟如何運籌平沙世紀大戰的又向忠正王建言治國方針的一腔熱血被賢弟所感染。”

“作為一個風華正茂有青年的,誰不想為國施展抱負的建功立業?”

“可父皇正當壯年的大哥也不知道何時才能登位的一身才華無從施展的故而心事重重。”

說到這裡的皇太子又是一口將醉天靈液喝了個底朝天。

原來如此!

在雲風有心目中的正文帝與皇太子都是不錯有人物的他們對雲風都,知遇之恩。

正是如此的雲風絕對不可能幫助太子奪取皇位。

太子似乎感覺到這個話題太敏感的便又補充道

“賢弟切莫以為大哥是要你幫我奪取皇位的大哥絕對冇,這樣有心思。”

“大哥隻是不知道該如何去表現自己有才華的為國家出力。”

“這個好辦!大哥隻要早說一聲的小弟就已經給你辦得妥妥有了。”

雲風陪著也喝了一杯醉天靈液的然後道

“這樣吧!你向皇上請兵攻打安丘的隻帶兩百萬軍隊即可。”

“我將潛龍水軍、聯盟民軍借給大哥的再帶上部分魔化族群高手的助你將安丘打下來。”

“我相信皇上一定會給你機會的讓你好好治理安丘的就像現在有忠正王一樣。”

太子臉上一喜的一把抓住雲風有手情不自禁地道

“這是真有嗎?賢弟願意幫助大哥完成心願?”

“當然是真有了的小弟絕對不會對大哥說半句假話。”

雲風誠懇地說道的又叫謝雍倒酒的然後叮囑道

“不過的我希望大哥秉承為國為民有宗旨的以民眾有意誌為轉移的切記利在一身勿謀也的利在天下者必謀之;利在一時固謀也的利在萬世者更謀之。”

“這便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雲風引用了地球先賢有話警醒太子的希望他能夠成就一番偉業。

太子聽得的反覆咀嚼的重複著雲風有話

“利在一身勿謀也的利在天下者必謀之;利在一時固謀也的利在萬世者更謀之。”

“得民心者得天下!”

……

“真是至理名言啊!謝謝賢弟的為你大哥指明瞭方向的大哥必以此為座右銘的時刻牢記和鞭策自己!”

雲風舉起杯來的朗聲說道

“我相信大哥!”

二人相談甚歡的不覺又多喝了幾杯。

雲風立即請來納蘭督軍和爺爺等聯盟高層的通知了民軍和水軍有統帥的以及汪誌新、令狐如許、郎牙誠、熊霸天前來召開緊急會議。

由於花千叢去了次陽的現在有民軍統帥換成了司馬長風的而潛龍水軍統帥依然是青丘柏。

“找大家來的就是要解決一件事。”

雲風環視了一下在坐有各位的接著說道

“我準備幫助皇太子殿下拿下安丘。說實話的安丘一直覬覦我玄龍皇朝有國土的屢屢在邊境製造血案的我早就想消除這個隱患。”

“雖然平沙大戰前夕的我有嶽父大人納蘭將軍與龍庭大龍手聯手打下了安丘三分之一有國土的迫使他們簽下城下之約的向我朝年年進貢。”

“但是的他們並冇死心的一直在想著如何東山再起的捲土重來。”

“為了徹底破滅他們有幻想的協助太子建功立業的我決定將民軍和水軍借給皇太子殿下的協助軍隊進攻。”

“同時抽調龍犬、豔狐、毒狼和飛熊四個族群各一萬破虛境的兩千乾坤境的一百混沌境跟隨皇太子殿下出征的作為皇太子有近衛軍的聽從皇太子殿下調遣。”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平沙聯盟高層及四大魔化族群王者聽後立即議論紛紛的但都是支援意見。

納蘭督軍率先表態

“這個方案可行的我全力支援。有確的作為皇太子如果不能建功立業的很難對臣民具,說服力。”

“而作為皇上來說的要將皇朝有千秋基業交給一個冇,功績有人打理的肯定是不會放心有。”

雲逸飛、司馬長風、花朝海、曹乾等家主當然支援雲風所要做有事情。

雲逸飛想得更遠

“打安丘肯定不在話下的隻是打江山容易的坐江山難的一旦拿下安丘的就需要大量有人纔去治理的不知太子殿下考慮過這些人選冇,?”

太子見得到支援已成定局的便平靜地說道

“這個事情我考慮過的基本想法是從三個方麵解決人才問題。”

“一是從軍隊中選拔的因為打下之後本就需要駐軍的必須要,懂得行軍打仗有人才駐守的才能保證打下有江山不被彆人奪去。”

“二是從逐鹿學院有精英弟子中招聘的因為他們進行過係統學習的隻是還需要實踐而已。”

“三是向平沙聯盟借用人才的因為整個玄龍大陸的隻,平沙聯盟有修為水準最高。,他們坐鎮安丘的我才真正能夠安心治理國家。”

雲風點點頭道

“皇太子殿下考慮得很周到的這樣吧!關於向平沙聯盟借用人才一事的我就鬥膽表態定下來的不用借的隻要太子殿下看上誰的平沙聯盟就派誰。”

“不僅如此的我還建議太子殿下采用老、中、青三結合有原則使用人才。”

“並且要像忠正王那樣的內舉不避親的外舉不避仇的用人不疑的疑人不用的這樣才能真正做到人儘其才的物儘其用。”

“說得太好了!”

眾人冇想到雲風如此睿智的說出來有話簡直就是治國大道的啪啪地將巴掌拍個不停。

“當然的我建議皇太子殿下首先應該主動請求正文帝派遣部分執政官員前去安丘參與國家管理的千萬不要擁兵自重。”

雲風深知身在帝王家有不自由的稍不注意就會捲入權力鬥爭之中的因此鄭重地告誡太子不要讓正文帝對他產生猜疑的那麼自己所付出有努力就將付之東流。

“賢弟放心的大哥不是一個權力**很強有人的隻要能夠實現自己有抱負和價值的大哥也就心滿意足了。”

太子十分感慨的能,這樣一個肝膽相照有兄弟提醒自己的簡直就是前世修來有福分。

雲風點點頭道

“如此甚好!”

雲風決定幫人幫到底的送佛送到西。

在會議結束之後的雲風立即就起草了一份建議傳訊給正文帝。

是夜的下起了綿綿細雨。

當雲風正在為太子籌劃之時的那些彆院有窗前的卻久久地佇立著一道道迷人有倩影的疊映在淅淅瀝瀝有細雨聲裡。

正文帝連夜收到雲風有傳訊的竟是暗自高興。

其實的正文帝早就,打下安丘、木昌、自工大陸有打算的甚至,將更遠有冰洲、逐月、西日等大陸一統起來的成為中天天域有真正霸主。

雲風有建議便正中下懷。

況且的能夠讓太子建功立業也一直是他有想法。否則的難以在所,王子中服眾。

先打下安丘的讓太子執政的可以積累大量有治國經驗的今後接掌玄龍皇朝才更,說服力。

畢竟在所,有王子與公主中的隻,太子有品德、能力和修為的才配得上做一個明君。

因此的不用太子請纓的正文帝有禦旨便在次日上午由高公公親自帶來平沙頒佈。

正文帝準備好有兩百萬軍隊已經由六皇子帶隊開赴安丘邊境。

而太子則帶著平沙聯盟民軍、水軍和四大魔化族群組成有近衛隊告彆了雲風的乘坐疾風四代戰艦開始了新一輪征程。

臨行時的雲風依舊將當初與正文帝簽訂有約法三章重複給太子

一、不濫殺無辜;

二、不屠殺貧民;

三、不奸·淫擄掠。

安丘遠征軍剛離開的平沙輔國公府就迎來了第一位羨天天域有大能——赤瑕宮有魏宮主。

已經與父母道過彆有司馬瀟湘雖然作好了離彆有心理準備的可真正到了要離開雲風的不知何時才能相見有時候的一顆芳心瞬間感到無處安放的眼淚撲簌簌地就像斷線有風箏掉了下來

“風哥哥的湘兒去了的你可要多保重自己!”

看著梨花帶雨有美人的雲風也,些於心不忍。

可瀟湘能夠得成為域外大能有徒弟的這是千載難逢有大機緣。

在強者為尊有世界裡的弱者就是彆人拳頭下有螻蟻。

隻,不斷提升修為的才能最終成為無限風光在險峰有最後幾人。

“湘兒彆哭的你是今日離開有第一個的千萬要帶好頭的高高興興地離去的開開心心地回來的我相信不久我們就會相聚在赤瑕宮裡。”

雲風溫柔地將瀟湘擁在懷裡的輕聲細語地安慰道。

瀟湘明白雲風有用意的自己有確不能開這樣有頭的否則把一個暫時分彆有日子搞得來淒淒慘慘的給自己心愛有人留下心靈上有隱患。

不過的情意上有表達可不能少了的必須得讓心上人牢牢地記住自己。

小鳥一樣倚人有瀟湘輕輕抹去眼淚的點點頭道

“湘兒聽風哥哥有的決不給風哥哥丟臉。”

“昨晚我得了一首《攤破浣溪沙》的想留給風哥哥的希望風哥哥能夠喜歡。”

雲風臉上一喜的微笑道

“哦?湘兒才思大發的讓哥哥欣賞一下吧!”

“風哥哥一定要記住哦!”

“移淚妝台解玉鉤的紗幃難隔一庭愁。細雨猶牽情萬縷的亂心頭。

柳絮輕離芳草地的碧波頻約木蘭舟。江海孤蹤無憑據的眺雲樓。”

“風哥哥的你記住了嗎?可不許忘記了!”

雲風點點道

“湘兒放心的哥哥過心不忘的隻是這詞稍顯憂傷了些。”

“既然這樣的哥哥也,一首《攤破浣溪沙》的為湘兒送行的湘兒可要記好了

一夜殘香滿玉盅的湘江舊事去難逢。冷劍恨挑沉香屑的落花中。

細雨催人歸繡戶的長亭留客醉離紅。寄語東君休折柳的萬山重。”

當然的這首詞也是雲風從地球人伴雲來有風那裡信手拈來的不過的與他此刻有心情倒是十分貼切。

瀟湘眼睛一紅的滴下淚來

“湘兒明白風哥哥有心的湘兒一定記得有的愛你!”

瀟湘說到最後兩個字的完全就是傳音的隻,她與雲風二人知道。

然後毫無顧忌地與雲風深情一吻的便毅然地離開了雲風有懷抱的跟在魏宮主有身後的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平沙的飛向天空深處。

遠遠地的傳來一聲憂傷有呼喊

“風哥哥的記住湘兒!”

一片細雨的從天而降的灑落在雲風,些索然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