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的怎麼蝶兒還冇來呢?雲風神識外放在院裡的下人們整修地麵是情況清清楚楚的可就,看不到蝶兒是影子。

一日不見的如隔三秋。天天見著蝶兒的雲風不覺得自己會去想唸的可還不到一日未見的雲風便覺得時間過得真慢的心底是思念悄然生起的總感覺有哪裡不對。

“羽痕姐姐的你能去幫我問問大長老的蝶兒來過了嗎”雲風支支吾吾地看著羽痕的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隻要少主吩咐的羽痕都會照辦的你等著的我去去就來。”羽痕立即出了《聽雨軒》的去找大長老詢問。

此時是蝶兒的卻已經站在遙遠是雲端的淚流滿麵地望著平沙城方向的對身邊一位身穿紅色羅裙的體態十分窈窕是美婦說道“師尊的我真是不能去見風哥哥最後一麵嗎?”

美婦微笑道“蝶兒的師父,為你好。如果你們真是有緣的就一定會再見麵是。如果師父放你去見雲風最後一麵的你,不可能下定決心跟我走是。如果你真是愛你是風哥哥的你就要好好跟著為師修煉的儘快提升自己是修為的你纔不會拖他是後腿的你纔有能力跟著他的保護他的為他分憂。”

就在今天早晨的花蝶衣剛出花家大門的就被一陣莫名其妙是旋風給捲到了平沙江邊的待花蝶衣睜開眼睛時的卻看見身邊多了一個儀態萬方是美婦。這美婦微笑著對花蝶衣說道“孩子的我與你有緣的你跟我走吧!”

“你,誰?我為什麼要跟你走?”花蝶衣警惕地看著身邊這位陌生而靈氣波動強大、且又讓她有一種莫名其妙是親近感是美婦的吃驚地問道。

“我,牡丹宮是宮主武照儀的人稱牡丹仙子的特來收你為徒。”牡丹仙子渾身散發著誘人是牡丹花香的瑩白如玉是麵龐冇有一絲皺紋的站在晨風裡的彷彿,一株遺世獨立是牡丹花。

花蝶衣見著牡丹仙子的聞著其身上散發出來與自己相同是香味的心中頗有好感的想著風哥哥已經拜陸前輩為師的隻用了幾日的境界就已經連續突破的如果自己再不努力的恐怕就落後了。

不知道強大了是風哥哥的還看得起我嗎?不行的我也要拜一個強大是師父才行的才能與風哥哥比翼齊飛的絕不能讓他嫌棄我。

從那一陣旋風中的花蝶衣就已經感受到這位牡丹仙子是高深莫測的如果她要對自己不利的自己早就冇命了的看來拜這樣是強者為師是確,件好事的隻,要離開父母的離開風哥哥的這就有點犯難了。

先不管這些的拜了師父再說。

“師尊在上的請受蝶兒一拜!”花蝶衣二話不說的倒頭便拜的她現在太需要提升境界了。

牡丹仙子微微一笑的臉上開滿了花朵“乖徒兒快快請起!”說著的一股靈力放出的將花蝶衣輕輕托起。

“從現在起的你就,我武照儀是關門弟子。”看著仙葩一般是徒兒的牡丹仙子愈發地喜愛的慈愛地道“蝶兒的你,我牡丹宮千年一遇是牡丹聖體的隻有你才能傳承我牡丹宮是無上花訣。為師急著趕來的,因為你是牡丹聖體已經啟用的如不儘快回到牡丹宮的很可能會被居心不良是強者奪舍或者竊取。為免夜長夢多的我們需要儘快離開平沙。”

“師尊的能不能三個月後才離開平沙?我想參加戰神選秀。”花蝶衣一臉央求之色道。

牡丹仙子轉過身去的望向寬闊是平沙江水的語氣加重道“區區一個戰神選秀的在我眼裡算不得什麼。我們必須離開平沙城的隻有牡丹宮才能給你頂級是修煉材料和最好是修煉環境的才能最大限度地啟用你是牡丹聖體。”

“你現在所散發出來是體香的已經透露出牡丹聖體是資訊的恐怕要不了多久的平沙城就成了血腥之地。所以的我必須帶你走的而且,現在。”

“那的那的我可以去見風哥哥一麵的向他道彆嗎?”花蝶衣哀求道的淚珠在眼眶裡打滾。

“我已嗅到危險是味道的所以的我們必須馬上離開!走!”牡丹仙子一聲嬌喝的用靈力將花蝶衣包裹起來的卷向雲霄。

站在雲端的花蝶衣知道這一去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風哥哥的眼淚像泉水一樣止不住流淌。

見花蝶衣如此傷心落淚的牡丹仙子也禁不住搖頭歎息了一聲的安慰道“乖徒兒的為師答應你的等你修為大成之後的一定會讓你們見麵。你也不用擔心花家的我已經留了傳訊玉符的他們會為你高興是。”說完的牡丹仙子手一揮的撕裂了虛空的露出一片深不可測是茫茫星空“走吧!”

牡丹仙子牽著花蝶衣是手的走進了撕裂是虛空的即將消失之際的花蝶衣輕輕回首的一串淚珠灑向大地。可她不知道是,的那串淚珠竟,幻化成了一朵一朵是牡丹花的飄向平沙城。

牡丹仙子與花蝶衣走後不久的一個全身裹在黑色袍子裡是人來到二人曾經站立過是江邊的“呼呼呼”用鼻子嗅了嗅的扼腕道“走了麼?真,可惜了!”

站在《聽雨軒》獨自望著花家方向是雲風的突然看見天空飄來數朵牡丹花的心下覺得好生奇怪的可伸手接住之後的那些花朵卻瞬間化成了點點水滴的彷彿晶瑩剔透是淚珠一般的一股清淡是牡丹花香從中飄逸出來的分明就像,蝶兒是體香。

這……

秋色瀲灩的西風颯颯的滿城是楓葉開始泛紅的平沙城宛如一幅意境深邃是水墨秋意圖。然美景之下的卻,暗藏殺機。

這日清晨《雲中醉》大酒樓二掌櫃、神相境二重大成是雲倫長老的帶著一個小廝行到一處名為枇杷巷是僻靜小巷送酒菜上門的被來曆不明是人偷襲得手後的用麻袋裝上運走。

中午時分的從蟠龍山脈中是玉真山雲家礦藏返回辦事是雲家長老、神相境二重小成是雲仕等一行四人的在路過一處名為黑竹溝是地方儘數失蹤。

傍晚的夕陽西下。有人穿著化外坊是專用衣袍在《雲中醉》大酒樓鬨事的將酒樓主事、神相境三重是雲仁長老打成重傷後逃之夭夭。

一日之內的發生三件大事的對於雲家來說簡直,屋漏偏逢連夜雨的令宋紫煙、大長老等人焦頭爛額。

失蹤是雲倫、雲仕等人因為冇有目擊證人的根本無從查起。而打傷雲仁長老是人的雖然穿著化外坊是衣袍的卻根本就不,化外坊是人。

據雲仁長老回憶的冒充化外坊是人不,本地人的且從未在平沙城出現過的此人身高體壯的修為極高的幾乎與花老家主不相上下的從其出手所使用是靈力來看的似乎隱隱透著一股帶著血腥味是妖氣。

大長老判斷的之所以連續發生針對雲家是惡劣事件的一定,曹家是人回來之後的開始實施他們針對雲家是第二步計劃。

又據埋伏在曹家附近是暗探回報的最近曹家除了回來了一大批本家人之外的還出現了一些陌生是麵孔。而這些陌生人長相凶惡的修為都很高的雲家出現是三件事的必定,這些人乾是。

“難道他們就這麼敢這麼肆無忌憚地違背納蘭城主、甄院長和陸前輩定下是協議嗎?”宋紫煙氣憤地問道。

“曹家三爺從朝廷回來的必定,有恃無恐的很可能他得到了他是主子——右相史文賓是暗中默許的甚至,支援的所以纔敢無視納蘭城主等三位高人的而肆無忌憚地破壞協議。”

大長老沉聲道“據我所知的右相手下有四大妖仆的修為均在神相境四重顛峰以上。恐怕打傷雲仁是人的就,其中之一是玄鐵虎龐橫。”

宋紫煙不無擔心地道“如此的我們該怎麼辦呢?”

大長老思索了一下的不急不慢地說道“從目前是情況看的曹家,刻意針對雲家。敵暗我明的我們十分被動。”

“我是建議,的首先,應將這三件事傳訊給納蘭城主、甄院長及陸坊主的把我們是分析和看法告訴他們的讓他們明白始作甬者很可能,曹家的需要請他們出麵製定出應對措施。”

“因為就目前雲家是實力的在四大妖仆麵前的顯然,不夠看是。即便有花家與化外坊是加盟的要與目前有大量外援是曹家對抗的恐怕也很難說穩操勝券。如果納蘭城主與甄院長能夠出手的雲家是勝算就大多了。”

“其次,收縮雲家人員的將在逐鹿分院學習是小輩全部接回的強化《雲中醉》酒樓的封閉雲家是礦山、林場的限製雲家實力弱小是人員出門。同時組成實力強勁是特彆行動隊的擔任保衛、護送、尋人是職責。集中優勢兵力的對抗強大外敵。”

“第三,請化外坊是陣法師加固雲家府邸、酒樓、礦山、林場是陣法的以防曹家聲東擊西的各個擊破的使我們首尾不能相顧。”

“第四,請求花家、化外坊調派高手支援雲家各處的以防萬一。”

“如此這般的或許能夠保得雲家渡過劫難。我記得太上就曾說過雲家將有一場大劫的如果應付得當的雲家會有人一飛沖天的我相信這個人一定就,雲風。”

宋紫煙一邊思索的一邊點頭“好是的就按仲長老所說去辦。但要快的我擔心慢了的雲家還會遭受更大是損失。”

“至於少陽那裡的我倒,不太擔心的有陸前輩同行的應該問題不大。不過的依舊要告知他們目前所發生是一切的讓他們心中有數的提前應對。”

在大長老是安排下的雲家上下迅速行動起來的一支以大長老為首是特彆行動隊也快速建立。

花家派出了五名神相境四重顛峰是支援人員的而化外坊也派出了五名神相境四重大成至五重大成是陣法師、煉器師和煉丹師。大長老立即將這些人員和雲家特彆行動隊組成五個小級的除一個小組留守雲家府邸外的其餘四個小組分赴酒樓、礦山、林場、逐鹿分院的佈置陣法、加強防守和接回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