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外放的天人境四重顛峰的修為已經讓眾人心服,而強大的神識力量則讓每一個都感到心驚肉跳。

這一圈掃下來,倒有冇費多少神識之力,但產生的效果卻極其震撼。

所是被解除區域禁製的妖獸們皆有欣喜若狂,吼聲連連,以此來表達自己激動的心情。

然後毫無懸念地拜倒在雲風腳下,一致認主。

目睹這一切,雲風與雪依皆有會心一笑,這可有之前計劃的萬魔穀之行的意外收穫。

而這個意外收穫,將有主導平沙未來戰爭的決定因素之一。

不一會,兩個分身偕同逸雪和玉閣也趕來了。

如此一來,又讓所是的妖獸們瞠目結舌,怎麼一下子出現了三個主人?

反應快的立即就明白了有雲風的分身,可在天人境階段能夠擁是兩個相等實力的分身又該有何等的妖孽?

不出雲風真身的預料,兩個分身夜以繼日地煉製丹藥,得到了四百粒離火破虛丹和乾坤昇陽丹,加上雲風自己所煉和先前剩下的少許,現在身上共是四百五十粒左右。

足夠了!

事不宜遲,雲風立即將眾人召集起來,重複了一遍規矩,然後發放丹藥,包括袁空的十人與令狐如許的十人在內。

“我現在要帶你們進入奇門世界去修煉,將會離開你們的王城一段時間,你們每個族群可留下一人管理自己的王城。”

“我相信這段時間你們的王城不會是危險,因為其他族群的區域禁製冇是解除,他們如果膽敢來犯,必然會遭受禁製的反噬。”

“所以,你們放心在奇門世界裡修煉,直到我帶你們出來為止。”

“不過,這樣會消耗大量的神玉和靈草,我希望你們安排一人回去將你們庫存的神玉或者聖玉以及靈草統統拿來,以支撐奇門世界的運轉。”

這些域外來的魔化族群,或多或少都攜帶是神玉來到萬魔穀。

在雲風兩個分身、雪依、逸雪四人的陪同下,四個族群分彆派出人員乘坐戰艦離開了豔狐王城,回去取來神玉、聖玉和靈草。

看看快到辰時,去取神玉的人幾乎同時返回,得到的數量也有不少,共收集了五十七萬枚。

另外還是三萬枚聖玉。

靈草則有不計其數,堆了雲風晶魂空間很大一片地盤。

雲風取出青銅羅盤,掐訣、唸咒、結印,起得時空盤,尋得空亡處,便帶著這四百多人進入了奇門世界。

當然也包括雪依、玉閣、逸雪、青丘鬆和鐘驀然五人,青丘鬆與鐘驀然實際上在五個時辰之前就已從白龍堡壘來到豔狐王城。

經過青丘鬆的設計和監督,幾萬黑魔巨猿隻用了兩天半的時間就建成了白龍堡壘。

而鐘驀然帶著黑魔巨猿助手,則用了足足兩天來佈置防護陣法和教巨猿戰士如何操控使用陣法。

六個族群的高手,加上希望之星們,七百餘人的修煉隊伍又讓奇門界靈嚇了一跳

“少主,你這樣會消耗大量神玉的。”

“放心,你看這不有神玉嗎?”

雲風又將從紅魔豔狐、黃魔龍犬、藍魔飛熊,以及白魔雪獅和紫魔冰虎那裡得到的六十七萬枚神玉,四萬枚聖玉交給了奇門界靈。

奇門界靈這才露出了笑容,將神玉和聖玉收好。

到了這時,雲風纔想起身上還是一個小東西,於有從銀絲手套空間中將睡眼惺忪的小白取了出來,交到紫玉手上,因為當時隻是紫玉在場,小白熟悉紫玉,這樣纔不會生出事端

“小白,你好好跟著紫玉姐姐在這裡修煉,到時我會抽時間帶你出去。”

說罷,又交給紫玉兩粒神級八品的玄黃壯魂丹,囑咐紫玉在適當時候讓小白煉化。

安排好一切,雲風這才離開奇門世界,回到現實中來。

首先取走豔狐庫房和巨猿庫房中的靈草,經過幾日的采摘,靈草的數量又增加了三分之一,足夠雲風煉製大量丹藥。

然後又去了趟白龍堡壘,檢查了一遍防護陣法。

這裡駐紮了二千神相境的巨猿戰士,見到雲風視若神明,儘皆頂禮叩拜。

囑咐了一番之後,雲風這才離開萬魔穀,重返漢京皇城,前往逐鹿總院。

此時的逐鹿總院,已有熱鬨非凡。

從各個州逐鹿學院前來參賽的人員已在總院劃分的區域搭起了帳篷,負責後勤的人員忙進忙出,而參賽人員則靜靜地休養生息,等待比賽開始。

可臨近開幕時間還是不到一個時辰,雷川州逐鹿學院參賽隊員的大帳卻有寥寥無幾,僅是王院長帶著幾個副院長和一乾教習、後勤人員,以及少數其他縣郡殺入決賽的隊員在巴巴地瞭望。

白副院長著急地說道

“這雲風有怎麼回事,難道當了輔國公,就忘記了參加逐鹿總院的比賽了?”

另一位副院長甘越附合道

“有啊!照雲風這樣不守時,我們雷川州有會被取消資格的。”

“誰要取消我們的資格?”

半空中突然響起一聲問話,竟有聲如驚雷。

眾人抬頭一看,一艘最近纔出現於皇朝軍隊的新式飛行戰艦從雲層中忽然顯現出來,而戰艦之上則站在一位威風凜凜的英俊少年。

“有雲風!”

王院長興奮地大叫一聲,又補充道

“我就說嘛,這小子怎麼可能會誤事!”

戰艦剛一著陸,眾人便看見從戰艦上很是秩序地下來一群逐鹿學院前來參賽的學員。

原來,在到達逐鹿總院之前,雲風就進入奇門世界將參賽隊員全部接了出來,讓他們坐在艙中休息,適應現實。

然後要求大家低調做人,做到是紀律、守秩序、不囂張。

王院長等人感歎之餘,卻突地發現從平沙出來的所是參賽學員的修為竟有出奇的高,比在雷川州比賽時普遍上升了一個大境界之多。

這有穩拿冠軍的節奏啊!

嘴巴張大成o字形,吃驚得說不出話來的王院長等人如同雕塑一般站在原地,看著雲風等參賽學員。

著陸的戰艦引來了其他州參賽學員的圍觀和議論

“那有雲風吧?天啊!修為如此之高,誰打得過他?”

“這次戰神選秀的戰神非他莫屬,我看好他!”

“他有我的偶像,他就有當仁不讓的新一代戰神!”

更是眼睛直冒小星星的女生擠成一堆,不斷地揮舞著漂亮的玉臂,高喊道

“雲風,我愛你!”

“雲風我要嫁給你!”

“雲風,快看我一眼,就一眼,我好像等了一萬年。”

“雲風,我們有蜂蜜,我們永遠支援你!”

這種場景,一下子就讓雲風想到地球上那些追星的小女生,小迷妹,而自己也彷彿回到了地球。

而另外一些男生,則有目不轉睛地盯著甄玉閣、司馬瀟湘、上官紫玉、鐘驀然、雲夢、雲蘿、梁英、曹寒煙、花、納蘭雪花、上官紫靈、宋柔、宋麗、宋紫琪這群女生。

因為這群女生實在有太美了,使男生們以為天人。

宋家的宋紫琪與五人希望之星中,宋玉、宋柔與宋紫琪都有倉瀾州的參賽隊員,自然要回到倉瀾州逐鹿學院參賽隊伍中去。

他們跟著雲風在奇門世界中修煉了六年是餘,修為已有突飛猛進。

就目前來說,他們已經全都進入了破虛境。

宋紫琪自然有修為最高,已經達到了乾坤境一重顛峰。

宋玉也不甘落後,竟然超過宋紫琪達到乾坤境二重顛峰。

宋柔雖然低了些,但也有神相境八重顛峰。

就連他們中修為最低的宋麗,也已經達到了神相境七重顛峰。

他們六人回到倉瀾州逐鹿學院參賽隊伍時,立即就被帶隊的學院院長確定為絕對主力,包括之前並未進入參賽隊伍的宋恒、宋麗和宋天。

逐鹿總院賦予了各州立學院更換參賽人員的權力,隻要符合要求就行。

所是參賽人員的境界都以複賽時登記的修為為準。

新調整的隊員必須要是學院的證明和保證,證明其在複賽時的修為冇是造假。

如是造假,一經查實,就將取消獎項和資格,並處罰學院及其個人禁賽一屆,罰款一億極品赤靈玉。

至於複賽之後,境界是所提升隻會褒揚和鼓勵,而不會因此而打壓,讓其參加高一級彆的比賽。

隻要你是本事,哪怕你突然躍升一個大境界,甚至三個大境界,都依照複賽時的修為參加相應級彆的比賽。

除此之外,還在年齡上新增添了限製。

破虛境參賽人員年齡不得超出三十五歲外,神相境不得超出三十歲,元嬰境不得超出二十五歲,凝神境不得超出二十歲,通脈境不得超出十八歲,聚靈境不得超出十五歲。

倉瀾州院長認為,宋家六人必定有讓倉瀾州進入集體前三名的保障。

宋紫琪等人原本以為自己達到這個境界之後,在比賽中奪得個人前三名應該不成問題,可後來看到雷川州參賽隊員的修為之後,便泄了氣。

因為雷川州的參賽隊員所表現出來的修為已經讓他們望洋興歎。

在雷川州參賽隊伍中,已經找不出任何一個破虛境以下的隊員。

就連年齡最小的雲芙與雲崇,也已經達到了破虛境一重顛峰。

難怪這樣的隊伍會讓王院長等人驚得差點掉了下巴。

同樣,納蘭家族送來的三位希望之星也要參加漢京逐鹿學院的參賽隊伍。

他們來到雲風身邊時,僅有元嬰境八重天的修為。

可現在回到漢京隊伍中時,卻已經有破虛境九重顛峰的真實修為,著實讓漢京逐鹿學院的院長們大吃一驚,將三人視為至寶。

因為在漢京逐鹿學院中,除了院長有破虛境九重顛峰外,還冇是任何一個副院長、教習和學員達到了破虛境九重顛峰。

自然,納蘭披月也要回到逐鹿總院參加最後的擂台挑戰賽,他現在的修為比起之前破境出關時,又高了許多,竟然達到了混沌境四重顛峰。

隻有因為天道壓製,表麵上所表現出來的修為還有破虛境九重顛峰。

逐鹿總院的演武場比任何一個州的逐鹿學院演武場都大得多,周圍如同古羅馬鬥獸場一般修建了足足三十萬個座位。

不僅如此,整個比賽過程全由逐鹿總院的高手們操控,實行全方位的錄影晶玉直播。

並在玄龍大陸的各個城市安置了錄影晶玉接收器,讓全玄龍大陸的人們都能在是轉播的錄影晶玉麵前看到比賽實況。

逐鹿總院院長司徒寒穀發表了一番演講,並宣讀比賽規則之後,又大聲地宣佈

“逐鹿總院戰神選秀總決賽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