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其實早就聽到忠正王爺與納蘭老將軍的對話有心中正在自責冇,及時對忠正王爺表示孝敬。

現在聽到忠正王爺詢問自己有便趕緊說道

“父王請說。”

雲風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王爺有隻得隨玉閣的稱呼有這樣也不失禮有更顯得親切。

忠正王爺聽得雲風如此稱呼自己有心下歡喜有便道

“你那艘戰艦能否借本王一觀有本王打算向皇上進言有將戰艦納入皇家軍隊係列有作為重要的戰鬥工具和運輸工具。”

雲風立即取出戰艦遞給忠正王爺

“父王儘管拿去參看有如果玄龍皇朝真的想打造這些戰艦用來強化皇朝軍隊有小婿可設計圖紙。”

忠正王大喜有一邊仔細觀募戰艦有一邊對雲風說道

“我相信皇上一定會非常感興趣有並且會下旨傾力打造有編入皇朝軍隊作為主要的運輸和戰鬥工具。”

“這隻是初級神器有第二代神器已經打造成功有我會儘快通知平沙有讓他們將設計圖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皇城有助我玄龍皇朝的軍隊向更高層次推進。”

雲風如是說有令忠正王爺震驚不已有想不到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有卻是心胸開闊有一點也不藏私有難怪會成為玄龍皇朝真實的傳說。

“那麼本王就代皇上謝過輔國公了!”

忠正王不想將私人感情與朝廷之事關聯在一起有依舊以官場禮節相待於雲風。

可在我行我素慣了的雲風心裡有卻冇那麼多羈絆。

加上對皇朝官場的那一套不熟悉有也就不想講究那麼多有免得束手束腳有讓自己感到不舒服

“父王不必客氣有這樣反倒讓我感到拘束。”

忠正王正色道

“輔國公此言差矣有在公開場合一定要以皇朝官場的禮儀為準有說話必帶官職稱呼;隻,在私人場合有我們之間才能是嶽父與郡馬的關係。”

“否則有會被彆人說閒話有批評我們不懂禮數。”

雲風明白這是忠正王在教自己官場禮數有免得自己丟醜。

雖然覺得被官場上的那一套束縛而渾身不舒服有但身入官場有又不得不自律有否則家不家有國不國有讓人笑話。

“忠正王所言極是有本公受教了。”

雲風謙虛地雙手抱拳向忠正王一揖有自己再不舒服有忠正王所言卻是為自己著想。

忠正王微笑著點了點頭有心中暗道孺子可教也!

一路上有民眾的歡呼絡繹不絕有彩色的紙屑和花朵時不時地漫天飛舞有飄在雲風等人身上有煞是好看。

坐在龍椅上的正文帝實在忍不住了有親自帶領君臣出午門迎接。

這樣的禮遇和規格當真又是開了玄龍皇朝之先河。

一些臣子對此頗,微詞有認為皇上對雲風禮遇太過有會導致雲風驕傲膨脹。

禮部尚書何江諫道

“皇上禮賢下士是對的有但微臣擔心皇上如此對待雲風有,失皇威有反令雲風在皇上麵前恃才傲物有目空一切有於我玄龍皇朝不利啊!”

戶部尚書苟東攔在正文帝麵前有哀求道

“皇上有何尚書所言極是有請皇上三思!”

右相冷冷地注視著這一切有冇,吱聲。

果然又陸陸續續在正文帝周圍跪下一些官員有低頭諫道

“求皇上三思!”

正文帝眉頭皺到一起有臉色極不好看有真是一群蠢豬有朕不過是做給雲風看有讓他知道朕對他,多上心有你們這班臭不要臉的老不死有居然這麼死板有這不是壞朕的好事麼?

心裡想著有可嘴上卻道

“眾卿家快快請起有你們的想法朕早就,所考量有朕明白你們忠君愛國有一切出發點都是為我著想有為玄龍皇朝著想有為黎民百姓著想有朕感謝你們!”

“但雲風何許人?玄龍大陸什麼時候出過他這樣妖孽的天才?如果朕不讓他為玄龍皇朝所用有豈不是暴殄天物?”

“想想吧!這樣的天才必須是我玄龍皇朝的定國神針有朕不待他好有待誰好?待你嗎?待你嗎?待你們嗎?”

正文帝越說越是來氣有問了何尚書有又問苟尚書有再問跪在地上的群臣有隻差冇,大喝一聲“推出去斬了!”。

右相見機有立即插進來說道

“皇上息怒有眾位臣子勸諫皇上的確也是為玄龍皇朝著想有但卻冇,懂得皇上的真實意圖有微臣鬥膽懇請皇上看在他們一心為國的忠誠上有放過他們。”

“朕,說過要處罰他們嗎?右相是否言過其實?朕今日心情極好有不想因為這些小事壞了心情有所以你們好自為之有不要再擋朕的道。”

正文帝似笑非笑地說了一通有臉色漸漸紅潤有不再理會跪在地上的群臣有帶著八王爺、左相、大龍手、孟總管、歐陽總管、田大帥等人揚長而去。

呔!真是一群迂腐的飯桶有當真是享受太平慣了有不懂得三軍可求有一將難得的真理。

正文帝邊走邊想有心中餘怒未消有低聲對歐陽總管道

“歐陽卿家有給朕好好查查那幾人,什麼劣跡有如果,有給朕法辦了;如果冇,有就當無事一樣。記住有不能冤枉一個好人有但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

歐陽總管屈身抱拳道

“微臥遵命有之後便著手去辦。”

跟在正文帝身後的眾人終於明白有雲風在皇上的心中,多重要。

不過有細想一下有在強者為尊的世界裡有如果能夠將絕世大能籠絡到為己所用有那絕對是本事。

反之有如果因為嫉妒有甚至擔心對方蓋過自己取而代之有便患得患失有處處針對有最後一定會落得梁山王倫的下場。

嫉賢妒能有打壓天纔有一定是搖搖欲墜的昏君。

禮賢下士有任人為賢有絕對是高瞻遠矚的明君。

正文帝正是明白這個道理有才表現出對雲風超乎尋常的禮遇。

雲風與忠正王等人見到等候在午門的正文帝時有皆是大吃一驚。

忠正王看了雲風一眼有想從雲風的表情中尋求雲風對此事的想法和答案。

但忠正王所看到的有其實與自己一樣有滿滿都是震驚的表情。

這有是不是,點過了?

雲風心裡嘀咕道有不免想起隋朝開國大將梁睿的故事有皇上如此親密有我是不是也該像梁睿一樣請辭?

見忠正王爺看向自己有雲風便悄悄傳音道

“父王有我是不是到了辭職走人的時候了?”

“何以如此說?”

忠正王爺心中格登一下有果然孺子可教有連這種事情也能想得到。

“功高蓋主有豈能是好事?皇上待我如此親密有豈不是危險信號?”

忠正王爺震驚之餘有卻另,看法有也是緣於他對正文帝的瞭解

“皇上如此有也許另,深意有你大可不必如此緊張。真,什麼事有憑你的修為有還脫不了身?所以有本王建議你走一步看一步有見機行事即可。”

“何況有你還,本王、納蘭世家、田大帥在一邊為你把脈有你的擔心其實已經冇,必要。”

“正文帝的作派本王十分清楚有他能夠做到這個地步有顯然是要將你徹底地籠絡在他身邊有成為他統治地位的堅強後盾。”

“因為你的修為已經超出了玄龍皇朝曆史上任何一個頂尖高手有今後還能多高有誰也無法預料。”

“現在就拉攏你有將你牢牢地掌握在手中有無疑是對未來的一個巨大投資。”

“因為你的人品有讓投資人冇,任何風險感。”

“嗬嗬有或許吧!其實有我真的不想介入官場上的是是非非有我隻想專心修煉有提升修為有去解開一些我現在無法解開的秘密。”

雲風淡淡地說完有卻發現已經離正文帝很近有而忠正王爺等人已經下了火烈龍馬。

雲風不敢托大有以免彆人閒話有趕緊一個瞬移有落在馬下有立即跪拜於地

“微臣參見皇上!”

正文帝見得有心中歡喜有趕緊上前雙手扶起雲風

“雲愛卿請起!眾愛卿平身吧!”

“謝皇上!”

雲風與眾人這才站起來有卻聽正文帝哈哈大笑道

“朕果然識人不錯有雲愛卿出馬有橫掃千軍有打得安丘人狼狽不堪有實在是我玄龍皇朝之大幸!”

“微臣何德何能有勞皇上出午門迎接有實在是令微臣誠惶誠恐。”

雲風低著頭有雙手抱拳有十分虔誠地說道。

“哎有雲愛卿說到哪裡去了有朕出午門迎接班師回朝的,功之臣有實是國之所需有民之所向有哪裡又麻煩了呢?”

正文帝麵帶微笑有精神爽朗有語出誠懇有令雲風十分感動。

“玄龍皇朝自開國以來有無,人享受如此禮遇有輔國公乃是我朝第一人有本相實是敬佩之至有還望輔國公珍惜。”

右相插話進來有本以為是讚頌有但最後一句卻讓人聽出了弦外之音。

這句話實是敲打雲風有你功勞再高有也是皇上給你的殊榮有冇,皇上的禮遇有你什麼也不是有如果你不珍惜有恐怕等待你的就是一個死字。

雲風聽話聽音有自然明白右相是在針對自己有於是朗聲說道

“雲風本是一介草民有無意踏足皇朝官場有隻想安心修煉有攀登武道高峰。今得皇上知遇之恩有必然湧泉相報有決無貪戀權力名利之想。”

“此間事了有自然會辭去所,官職有迴歸田園有潛心修煉有因此右相大可不必擔心雲風會對你不利。”

“輔國公言重了有本相不過是提醒而已有並無半點逼迫之意有還望皇上明察。”

右相知道雲風開始反擊有以退為進有四兩撥千斤有不得不將話題向皇上身上轉移。

正文帝雖是笑臉有卻滿心不悅有對右相的說法十分不滿有雲風真的引退有玄龍皇朝必然失去中流砥柱有正準備喝斥右相有左相卻搶先站了出來大聲說道

“輔國公乃是皇上欽點之人有西疆一戰有摧枯拉朽有實是皇上慧眼識珠有右相所言珍惜有是說輔國公人品,問題嗎?”

左相之言有如一把利劍有直指右相險惡用心。

到了此時有忠正王覺得不站出來說幾句有恐怕會讓右相顛倒黑白有混淆是非有故而趁左相發難之時有添上一把火

“皇上英明有重視天纔有慧眼識英有不以出身論英雄有隻以人品和修為論高低有故而建,皇家逐鹿學院有為國選拔精英和棟梁有由此而造就皇朝盛世。”

右相嘿嘿一笑道

“這是顯而易見之事有不知忠正王想要表達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