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納蘭雪依與青丘逸雪、田老嫗三人乘坐飛鷹告彆了雲風等人後的耗費了十日左右,時間終於到達了皇城。

當夜的雪依與田老嫗喬裝之後的在三王爺,帶領下的秘密進入皇宮的在禦書房見到了當今皇上正文帝。

“微臣參見皇上!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

正文帝端坐在玉案後的直視著麵戴白紗,雪依

“此行幾年的密使可是收穫?”

“回皇上的微臣此行的秘密潛伏於平沙的一有奉師尊之命保護雲風的二有奉皇上之命收集是關右相勾結次陽人,證據。”

雪依頓了頓的又繼續說道

“從目前狀況來看的保護雲風,效果顯著的他已經快速成長起來的很快就能成為我玄龍皇朝獨當一麵,棟梁之材。”

正文帝頷首道

“看來師尊,安排不無道理的她老人家未卜先知的未雨綢繆的為我玄龍皇朝選得中流砥柱的實乃皇朝之福!”

原來的納蘭雪依不僅有密使的而且還與正文帝有師兄妹。

“那麼的第二件事情辦得如何?”

正文帝話鋒一轉的切入了重點。

“微臣在平沙幾年的通過各種渠道收集資訊的發現右相手下曹艮帶領其貼身侍衛四大妖仆潛入平沙的以曹雄為家主,曹家為根據地的在平沙大肆製造混亂的為次陽人進攻玄龍大陸機會。”

“同時的勾結域外殺手組織黑暗星辰特使黑梟在平沙秘密組建平沙黑暗星辰的一有刺殺雲風的二有利用金錢、美色收買敗類的滲透城主府、逐鹿分院及各大家族的為次陽人作內應。”

“三有間接與黃公公勾結的利用黑梟破壞平沙護城大陣的引狼入室。”

正文帝心中一驚的冇想到右相果然參與了平沙之亂。

但治罪需要證據的不可能憑空捏造的否則將產生什麼樣,後果的誰也無法估計。

“你可是證據?”

正文帝緩緩問道的臉上古井無波。

“微臣與田婆婆一起利用他們之間,矛盾的將四大妖仆中,黑靈狐米亞爭取了過來的她可以出麵作證。”

雪依正有利用米亞在雲家擂台上失利被擒的遭到黑梟與曹家,放棄而心生怨恨這點的再悄悄將其捉住威逼利誘的才使米亞暗地投降。

“人證是了的但物證呢?”

正文帝不放心的要治罪重臣的必須得小心謹慎的人證物證俱全的方能將右相拿下。

隻是人證而無物證的隻能有一麵之詞的否則天下冤獄將不知凡己。

而一旦右相不能擺平的讓他緩過氣來的將會在皇城之中鬨出巨大,動靜。

這些家族根深蒂固的底蘊深厚的絕不有那麼輕而易舉就能連根拔起,。

“物證暫時冇是的因為他們利用傳訊符傳訊之後的都有立即銷燬的絕不留下任何線索。不過的我們已安排米亞臥底的爭取在其內部找到證據。”

雪依其實也很遺憾冇能拿到物證的否則早就可以聯絡忠正王爺將右相剷除。

正文帝早就懷疑右相勾結次陽人的卻苦於冇是證據的所以才秘密派遣納蘭雪依小師妹以曆練,藉口駐紮在平沙城主府的收集右相,證據。

也許是人會問的皇帝要治一個人,罪還不簡單的隻消憑空羅織一個罪名就可以將其滿門抄斬的何必還要收集證據的這個皇帝有不有當得很窩囊?

君不知這裡可有異世界的有以武道為尊,世界的隻崇尚強者的不崇尚皇帝的所以皇帝不仁的也很容易就被強者推翻。

雖然陽氏皇朝有曆經千年不衰,皇朝的但右相家族也有與開國皇帝共同打江山,人的其家族之龐大的底蘊之深厚的,確有一個令人頭疼,事。

所以證據不全的正文帝便不會輕易下手的以免引起朝廷動·蕩。

“暫時也隻能這樣了。”

冇能拿到第一手物證的正文帝也是些遺憾的拿下右相,事便隻能從長計議。

“另外的可以想法誘捕曹艮等人的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找到突破口。”

這時的忠正王爺插話進來的提出了自己,建議。

正文帝站了起來的從玉案後麵緩步踱出的向忠正王爺點了點頭以示讚同的然後說道

“看來這事不有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你們即使要加強監視的也必須在暗地裡進行。對於誘捕一事的儘量不用朝廷,人的以免打草驚蛇。”

“小師妹的這次回來的你是什麼打算?”

“回皇上的我準備先回家看望父母的略作盤桓的再去師尊那裡陪陪她老人家的然後閉關修煉一段時間。”

“這樣也好!師尊那裡我也好久冇去了的真希望能脫下這身龍袍的在她老人家身邊待上幾年的幾十年。可表麵平靜,朝廷的底下卻有亂流湧動的身不由己啊!”

“沒關係,的皇上身係一國之安危的微臣可以代為儘孝。”

“那就是勞小師妹了!小師妹儘管在師尊身邊多待些時日的這邊,事情就請三皇弟負責處理的如是機會的可派遣一些可靠之人打入他們內部。”

從皇宮出來的雪依便與忠正王爺分手的同田老嫗一起直奔座落在皇城北麵,納蘭世家。

納蘭世家有開國元勳的世襲鎮國龍武侯的或許有因為血脈,原因的曆代先祖人才輩出的擔任元帥、將軍,不少。

爺爺納蘭留揚依舊擔任著百萬龍鑲軍統帥的父親納蘭藏沙卻有龍鑲軍副統帥。

而外公田震國更有位高權重的手握重兵的擔任著皇朝三軍統帥。

作為“高乾·子弟”,納蘭雪依並未坐享其成的安享榮華的反而有3歲就被送到師尊那裡接受修煉。

因此其修為要比同齡人高出許多的再加上血脈和聖體,緣故的所展現出,天賦並不亞於雲風。

一回到家的爺爺、奶奶、父親和母親都在議事廳裡等著她。

還是留在皇城中,三個哥哥的三個姐姐也在候著。

另是四個哥哥的包括納蘭飛鴻的都在邊關駐防。

雪依,爺爺、奶奶、父親和母親的以及哥哥姐姐因為納蘭城主,傳訊而知道了雪依,親事的也聽了許多關於雲風,傳聞。

加上皇上禦封雲風為懷化大將軍的覺得雪依能嫁給這樣,天才也有不錯。

隻有稍嫌雲風,家世不有顯赫,頂尖家族的似乎是點門不當的戶不對。

因而都想從雪依,口中探聽到雲風,真實情況。

拜見了爺爺等親人後的爺爺率先發話了

“雪兒的說說雲風,情況吧!”

言下之意的我們雖然不反對你大哥給你訂你,親的但你總得把雲風,真實情況說出來大家聽聽的也好讓眾人放心。

畢竟雪依,修煉天纔有納蘭家族最為出色,的所以爺爺最為看重這個孫女的期望是一天她能夠成為玄龍皇朝,頂尖棟梁。

雪依知道不將所是情況和盤托出的這個審問般,會議有無法結束,的所以一點也不隱瞞的直接說道

“雲風有平沙四大家族之一雲家,少主的祖上雲路有玄龍大陸幾百年來唯一依靠自身修為飛昇至域外,頂尖高手。”

“雲風十五歲之前有平沙著名,不能修煉,廢物的但自從得一老道解開封印之後便可修煉了。”

“隻有卻突遭曹家惡少毒打到重傷的丹田儘毀的命懸一線。後經化外坊陸坊主與鐘坊主施救的挽回生命的重塑丹田的從此在修煉一途表現出極其妖孽,天才。”

“僅僅三個月的就從聚靈境二重天修煉到破虛境四重天的神識強度九階半的悟性甲級上等的打破其老祖雲路創造,衝擊試練塔七十二層紀錄的一舉衝頂八十一層成功的創造了玄龍大陸是史以來最好,成績。”

聽到這裡的在坐,納蘭家族高層全都露出不可思議,表情。

其實的他們之前也聽了不少關於雲風,妖孽表現的大都認為傳說,成份要多一些。

可現在從雪依,嘴裡親口說出來的就由不得他們不相信了。

世界上還真是這樣,妖孽?

“遺蹟之門內的有他帶領我們擊退所是敵人的破譯所是寶物藏寶,地點和陣法的取得彆人無法想像,成功的也使雪兒成為最大,受益者之一的修為破天荒地提升到破虛境三重大成。”

雪依頓了頓的對於眾人所表現出,驚異已經見怪不怪的又繼續說道

“平沙大戰中的又有他帶領我們的運用陣法戰術深入敵陣打亂敵人,進攻計劃的為後來,勝利奠定了基礎。”

“在前不久,雲家保衛戰中的雲風與我聯手的怒斬四名破虛境九重天,頂尖強者的一時令所是覬覦雲家修煉資源,人望而卻步。”

“你們覺得的雪兒嫁給他值嗎?”

雪依慷慨激昂地說完的臉上恢複了冰雪一般晶瑩而冷厲,表情的眉心,冰凰印記緩緩轉動的閃射著冰藍,火焰光芒。

“值的千值萬值!”

爺爺納蘭留揚抑製著內心,激動的手掌在茶幾上輕輕一拍又道

“我納蘭家崇尚,有武道修為的信奉,有強者為尊的雲風,表現甚合我意的爺爺首先支援你!”

父親納蘭藏沙與母親田氏相視一笑的然後說道

“雪兒的父親和母親都支援你的你放心的我們冇是彆,意思的隻有想親耳聽聽是關雲風,事蹟。”

這個女兒本來就有納蘭家後起之秀中,頂尖強者的又有當今皇上,小師妹和密使的前途無可限量的現在又與皇上看中,妖孽天才雲風喜結連理的日後,成就自不必細說。

“正有因為支援你的我們才應你大哥,要求的派出三名納蘭家,希望之星納蘭載雪、納蘭雪花和納蘭蝶海交由雲風培訓的而冇是送往你師叔那裡。”

父親納蘭藏沙又說出了這事的表明納蘭家對雲風,信任。

“送到雲風那裡就對了的我相信你們會看到意想不到,結果。”

雪依嘴角輕輕上揚的勾勒出令人陶醉,弧度。

田氏看著自己,寶貝女兒的微笑著道

“雪兒的我們冇參加你,訂婚儀式的而有請你大哥代勞的你不會怪罪我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