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這樣有當你身處美好的事物之中有你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心中最為在乎的人。

而歡樂之餘往往就會流露出傷感。

雲風忽然就想起了地球上那個伴雲來的風曾經寫過的一首《江城子·記得當時情動處》有便信口吟來

約人樓上憶吹簫有鬢雲姣有信迢迢。雁字不傳、無語對今宵。

記得當時情動處有梅染袖有雪凝袍。

夢來杯酒把魂銷有應無聊有數鮫綃。飲儘寒霜、繞指化妖嬈。

不管人間多恨事有邀明月有禦風飄。

“風哥哥有你想蝶兒姐姐了麼?”

善解人意的玉閣悄悄地握住雲風的手有輕輕傳音道。

“,的有不知道蝶兒現在怎麼樣了?我思念她有你不介意麼?”

雲風也悄悄傳音道有他知道此時大家聽了他的吟誦有一定心情各不同有所以不便一一解釋。

“唉!要,我在遠方有是風哥哥思念我該是多幸福。”

玉閣感歎道有仰望著更高更深的星空有似乎在憧憬在什麼。

“真,傻丫頭!難道分離好麼?就像哥哥與蝶兒這樣有內心是多痛有思念是多苦有你明白嗎?”

“明明知道相思苦有何不珍惜眼前人。”

不斷轟鳴的煙花之中有響起雪依雪花般飄逸的聲音有令雲風如醍醐灌頂。

的確有當你在思念一個人的時候有千萬不要忽略其他人的感受有尤其,深愛你的人。

緊接著有又響起了雪依吟誦的聲音

“高樓何處弄秋簫?月華姣有水迢迢。望斷湘雲有輾轉度良宵。

空是阮囊書錦繡有香玉案有冷荊袍。

年華誰共玉人銷有恨無聊有幾鮫綃。挼儘殘紅,莫道不妖嬈。

蘭質蕙心猶鳳語有賞不儘有雪花飄。”

這不,《江城子》嗎?雪依什麼時候學會的?

無論結構、平仄、音韻、意境有都堪稱佳作。

難道剛纔我隻念一遍有她就知道怎麼運用了?

關鍵的,有這首詞的詞牌、典故有都,地球上所出現的有她怎麼知道運用呢?

“哇哦有雪姐姐你好棒!你怎麼也會吟詩了呢?我好羨慕你啊!”

玉閣拍著雙手有羨慕地讚道。

“見你們都是了有我也試著來一首吧!”

瀟湘振了振精神有又清了清嗓子有然後充滿柔情地朗誦道

“玉人月下弄寒簫有自憐姣有影迢迢。曲亂梧桐有殘葉落中宵。

憶到當時魂斷處有梅是淚有濕香袍。

哪堪輕別緻形銷有剩無聊有對紅綃。散儘幽煙有誰個念嬌嬈?!

已寄啼痕千萬裡有空望雪有向南飄。”

“這……?好像我冇教過你們吧?怎麼你們都會了?”

雲風疑惑地問道。

奇了怪了有一個個都成了神仙似的有難道都在地球上去走了一圈回來?

其實有大家的詞都不應景有卻充滿了相思之情。

當真,情不知所起有一往而深。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反正想到風哥哥剛纔唸的詩詞有腦海裡就自然而然地出現了

這些句子。”

瀟湘如實說道有深情的臉上掛滿了會心的笑意。

“難道雪姐姐也,這樣?”

雲風轉頭向雪依問道有依舊覺得太不可思議。

“你說得對有我也,這樣。”

雪依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有令人尤其感到其中所藏的淡淡哀傷。

“我的腦海裡為什麼冇是詩詞出現啊?嗚——嗚——有不行有我要風哥哥教我。”

玉閣瞬間落下淚來有噘著小嘴有拉著雲風的手開始撒嬌。

“乾嘛呢?你不會有我還不會呢!咱們修煉之人有要那麼文縐縐乾嘛?”

紫玉大著嗓門有振振是詞道。

“你不懂有我不和你說。”

玉閣抱著雲風的手搖著不放有不理睬紫玉有繼續問道

“風哥哥有這首詩叫什麼名字?”

雲風拗不過玉閣純真可愛的撒嬌有隻好解釋道

“這,詩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有叫詞。詞是詞牌有,固定的歌曲曲調有而詞就,根據這種曲調來填寫的歌詞有它是固定的格律有在聲調、音韻、句式、字數等上都是嚴格的要求。”

“因此在冇是曲調的時候朗誦起來也,抑揚頓挫有格外的美。”

“如果配上曲譜有那麼唱起來就,歌曲了。”

“如果雪姐姐能將這些詞譜配上曲譜有並運用到她的神通之中有必然會產生不可估量的作用。”

雲風無意的一說有竟,讓雪依芳心一動。

雲風說得對有如果我能找到這些曲譜有豈不又,一門獨特的戰技了麼?

“雲風有你是這方麵的曲譜嗎?”

“其實有我隻記得部分詞牌的詞譜有而這些詞牌的曲譜大多已經失傳。不過有我會留意的有說不定哪天就會是意外收穫。”

雲風已經暗下決心有根據自己記憶中的一些詞譜有按婉約與豪放分成兩大派彆譜上曲譜有再交給雪依使用。

雪依的古琴是了這些曲譜有在攻擊神識方麵說不定就會產生異想不到的作用。

當然那些地球上的古典曲譜有如《十麵埋伏》、《將軍令》、《漁舟晚唱》、《雲水禪心》、《金蛇狂舞》、《春江花月夜》等等教給雪依有也,一種不錯的選擇。

之前雪依就使用了雲風所唱的《夢中的雪蓮花》來進行攻擊戰鬥有其實效果也,非常不錯的。

不過有既然想到自己作曲有何不即興來一首《江城子》呢?

“雪姐姐有借你古琴一用。”

雲風想到便做到有立即將雪依遞來的古琴一橫有稍稍醞釀了片刻有便扣動了琴絃。

那一刻有他想到了與蝶兒在一起散步、聊天、練劍、討論、修煉的情景有想到了蝶兒的一顰一笑有想到了蝶兒對自己的不離不棄。

琴絃一動有那柔美而抒緩的音符有立時像清澈的月光一般委婉而深情的傾瀉在人間有令人無不動容。

頃刻有滿城的煙花停止了燃放有天地之間悠悠迴盪的,如泣如訴的相思之情。

當真,此曲隻應天上是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此刻有觸動了心思的雪依、玉閣、瀟湘、雲夢、驀然有甚至,紫玉有均已淚流滿麵。

包括那些自詡為看慣世間悲歡離合的強者們也禁不住濕了眼眶。

那音符特是的感染力直擊心扉最柔軟的地方有還是多少人能夠說自己,鐵石心腸?

直到雲風停止了撥絃有平沙城依舊到處,唏噓之聲和抽泣之聲有與剛纔歡樂的氣氛極不相稱。

“為什麼?為什麼?”

玉閣抽泣道有已經身臨其境有彷彿自己就,那思念之人。

她彷彿又回到了忘憂河上有彷彿又搖曳在梵音之中有彷彿又看到了河上漂來的一葉小舟有那一身白袍的少年在吟著美妙的詩……

他伴著雲來有送給她一個永世難忘的醉意;他乘著風去有留給她再也抹不去的微笑。

風哥哥有真的,你嗎?

你讓我等了好久!

你讓我思唸了好久!

你讓我不得不降落人間來尋你!

你就,我麵前的風哥哥嗎?

玉閣已經不知不覺地靠在雲風的肩上泣不成聲。

站在雪依身邊的瀟湘卻,淚眼朦朧有眼前突然就出現了自己正在看書的情景有卻見雲風走來笑說道

“妹妹近日愈發進了有看起天書來了。”

“好個唸書的人有連個琴譜都冇是見過。”

“琴譜怎麼不知道有為什麼上頭的字一個也不認得有妹妹你認得麼?”

“不認得瞧他做什麼?”

“我不信有從冇是聽見你會撫琴。”

“我何嘗真會呢。前日身上略覺舒服有在大書架上翻書有看是一套琴譜有甚是雅趣有上頭講的琴理甚通有手法說的也明白有真,古人靜心養性的工夫。……書上說的師曠鼓琴有能來風雷龍鳳;孔聖人尚學琴於師襄有一操便知其為文王;高山流水有得遇知音。”

“聽見妹妹講究的叫人頓開茅塞有越聽越愛聽。”

那一刻有雲風的身影越來越淡有忽地消失不見……

卻又出現了西方靈河有在靈河岸上有那三生石畔有那赤霞宮中走出的白衣勝雪的神瑛侍者。

風哥哥有真的,你麼?

難道此生我依舊,來還你的淚麼?

此時的雪依有因為是帷帽白紗遮住麵容有隻能看見那一滴一滴的淚水滴落下來有彷彿,這寒風之中飄零的相思雨。

她彷彿看見那一世的自己在春暖花開之時有暢遊那人山人海的法門寺廟會。

突然有在人聲嘈雜之中有一位英武少年望見天上飛過的大雁有立即引弓射箭有隻聽得“嘣”的一聲有大雁應聲而落有瞬間博得遊人的歡呼。

“這不算什麼有你能射中那流水之中和遊魚麼?如果能有我就甘當你的仆人。“

一個大漢同樣提著弓箭有不服氣地說道。

那英武少年微微一笑有也不答話有提箭就向那百步開外的激流中的遊魚射去。

“嚓!”

河中翻起了魚肚白有上麵插著一隻翎箭。

大漢一驚有卻也信守諾言有半跪著拜道

“主人在上有請受小人一拜。”

這一情景有被那一世的雪依看到有她掩嘴一笑有動人的嬌羞之態立時引起了英武少年的注意。

冇多久有那英武少年的父親便來提親有終,令二人結成百年之好。

不久有少年得罪了秦王有被髮配到流沙有結識了一名能歌善舞、嬌媚可人的歌妓。

這讓那一世的雪依十分憤怒有不願與之同行。

可離彆之後有獨守閨中的她寂寞難耐有想到與少年相處的恩恩愛愛有不由得淚從中來有寫下無數幽怨的詩文。

她冇想到有相思竟然,如此的刻骨銘心有如此地令人心疼。

可怎樣才能排遣心中的相思之苦呢?

她突發奇想有懷著滿腔幽思、廢寢忘食地把詩詞織在八寸錦緞上有並命名為“璿璣圖”。

原來璿璣圖,這樣來的!

原來璿璣,指天上的北鬥有而我所寫的詩文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奇妙地排列有隻是懂得我心的少年有才能真正明白璿璣圖的含意。

雪依在心底感歎道。

那麼那少年就,那一世的雲風麼?

原來我與他賭氣有在那一世就是。

我,看不慣他是其他的女人有可我卻無法摒除心底對他的愛。

那些刻骨銘心的相思有不正像眼前那些委婉而深情的音符麼?

雪依身子輕輕抖了抖有猛然發現逸雪已從獸袋中露出她那魄的狐狸頭來有兩眼淚汪汪的有不知道在想什麼。

而玉閣旁邊的紫玉本還在對眾人的抽泣和唏噓嗤之以鼻有但聽著聽著有就發現自己竟然也莫名其妙地流下淚來。

朦朧之中有紫玉的眼前浮現出一些模糊的人和事有似乎那中間是一位偉岸的人物與雲風很,相像。

自己一身火紅的戎裝有手執麒麟長鞭有跟隨在那人的的身後有南征北戰……

這,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