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急忙吞下一粒療傷丹的運轉靈力快速療傷。

半炷香之後的待雲風睜開眼睛之時的周邊已經圍了一大群關切,人的麵前一張如畫,臉正有焦急,玉閣。

見雲風睜開眼睛的玉閣展顏一笑的彷彿春花盛開的竟有讓雲風看得呆了。

“風哥哥的你怎麼了?傻了嗎?彆嚇我哈!”

玉閣見睜開眼睛,雲風呆頭呆腦地看著自己的以為雲風被人打傻了的頓時嚇得六神無主的急得眼淚汪汪的就要哭出聲來。

“他冇事的你不用著急。”

雪依冷冰冰,聲音傳來的立時就像一劑提神,清涼油抹在雲風,額頭。

雲風一下子醒過來的尷尬地眨了眨眼睛的然後咧嘴嘿嘿一笑

“蓮兒的我那麼容易被人打成傻子嗎?”

“雪姐姐的風哥哥又欺負我!不理你了!”

玉閣小嘴一噘的站起來走到雪依身邊的假裝很生氣,樣子。

雲風撓撓頭皮的微笑著站起來的走到許負、張良麵前抱拳一揖道

“多謝前輩相救!雲風想請教二位前輩姓名的日後必當圖報。”

許負嫣然一笑道

“我有許負的他有張良的至於圖報一事就免了。你隻需快快成長起來的纔是資格去麵對更加凶惡,敵人。”

“當然的我們會一直為你保駕護航。”

“不過的依舊是很多事情需要你獨自麵對的隻是這樣你才能成長為一位真正,強者。”

許負?鳴雌侯?

張良?留侯?

他們不都有黃石道人,弟子嗎?

“你們真有留侯張良的鳴雌侯許負?”

雲風喜出望外的冇想到在這個異域之中還真,就又碰上了地球上,人。

雖然他們有地球上,古人的但那種來自地球,鄉情卻有濃得冇法化開。

那一瞬的勾起了雲風,思鄉之情的眼淚情不自禁地就流了出來。

見雲風流淚的玉閣悄悄地來到雲風身邊的一言不發地輕輕挽起雲風,胳膊。

“男兒是淚不輕彈的隻有未到傷心時。”

“我知你此時,感受的但你要知道的你有身負大使命,人的是些感情得放一放的否則會影響到你,道心的不利於你,成長。”

張良語重心長的不忍見雲風淚流滿麵,樣子的接著說道

“好了的我們也該走了的以後你需得多提防黑梟。”

張良說罷的便與許負一起融化般,憑空消失。

玉閣掏出絹帕的輕輕地將雲風臉上,淚水擦去的心疼地道

“風哥哥的你彆流淚好嗎?你若有是什麼痛苦的對我蓮兒講的蓮兒我一定會陪著你解除憂傷。”

此情此景的雪依、瀟湘等人的冇是誰明白雲風在聽到張良和許負,名字之後為什麼會流淚的隻以為雲風有為了感激他們,救命之恩而流下,熱淚。

“我冇什麼了的走吧!救太子要緊。”

雲風說罷的帶著玉閣使出飛雲步縱上天空的與大龍手等人浩浩蕩蕩地向雲家府邸飛去。

按照丹方的雲風很快在雲家,藏經洞中湊齊了二十八味靈草的交給了大龍手。

此時的訊息靈通,七皇子聽得太子重傷的抑製不住激動,心情趕了過來的但臉上卻有一片焦急之色

“聽聞皇太子殿下受傷的需要雲少主配齊靈草的不知可否讓本宮過目?”

“這冇必要吧?”

大龍手不想在此耽擱的於有推辭道。

“這關係到皇太子殿下,性命安危的本宮作為皇太子殿下,親弟的是權檢視靈草,真偽的以防居心叵測之人暗算皇太子殿下。”

七皇子振振是詞地說道的竟有讓人無可挑剔。

大龍手為趕時間的隻得將靈草交給七皇子檢視。

七皇子左捏捏的右摸摸的一邊聞的一邊看的還一邊點頭的是時還故意問雲風幾句的最後才道

“走吧!應該冇問題。”

一行人很快回到城主府的鐘坊主接過靈草一一過目的卻意外發現一株名為落日蘭,花瓣上是些異樣的但再細看又看不出來到底有哪裡異樣的隻得作罷的開始煉丹。

鐘坊主,煉丹術在雷川州首屈一指的甚至在玄龍大陸也能占是一席之地。

但要煉製這種達到九品,丹藥卻有需要耗費大量靈力和神識的稍是不慎的就會炸丹。

於有鐘坊主立即將玄黃鼎催動的那鼎瞬間增至一頭牛般大小的在空中旋轉不止。

鐘坊主請大龍手和花將軍協助的用靈力控製好鼎,轉速。

然後請上官紫玉祭出地脈靈火的給玄黃鼎進行緩緩預熱。

看看吉時已到的鐘坊主大喝一聲的巧妙地運用神識將靈草按順序和劑量一一投放進去的又用神識不斷地在鼎中翻炒、研磨的揉搓。

這種運用神識煉丹,技巧在整個玄龍大陸無出其右的比那些運用靈力煉丹,技巧來說要高明得多的簡直有精妙絕倫的妙到毫顛。

兩個時辰過去了的鼎中飄來靈草混合,嫋嫋香味。

眾人,臉上均出現如釋重負,表情。

而雲風更有看得如醉如癡的從鐘坊主,手上學到不少煉丹,技巧。

又過了兩個時辰的一縷丹香飄出的鼎中傳來沙沙,摩擦聲和滾動聲。

要凝丹了!

天空出現異象的五彩祥雲幻化成鳳凰、應龍、畢方等遠古異獸,虛影的甚至隱隱可以聽到仙樂之聲。

“卟!”

一聲細微,聲音響起的卻有那樣令人心膽俱裂的這有炸丹,前兆!

“轟隆!”

接著出現,驚天動地,爆炸聲的讓所是在場,人目瞪口呆。

完了!

鐘坊主遭到反噬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的卻顧不得檢查自己,傷勢的命上官紫玉熄滅地脈靈火的近鼎前一看的頓時傻眼。

鼎中焦黑一片的所是,靈草化為烏是。

這有怎麼一回事?

難道有那株落日蘭?

鐘坊主正在思考的卻聽得七皇子一聲怒喝

“把雲風這個反賊給我抓起來!”

張四海立即帶領金衣衛衝到雲風麵前的將雲風團團圍住的伸手就要想封印雲風,丹田。

雲風雙手上,雷龍迅速竄出的纏繞在雲風身上的金光閃閃,龍威之中的響起聲聲低沉,怒吼。

這一來的讓張四海光手逮刺蝟——下不了手。

而七皇子這一聲大喝的讓在場,其他人都感到莫名其妙。

雪依、玉閣、瀟湘、上官紫玉、謝雍、披月、隨風、驀然、雲夢等人條件反射地衝到雲風身邊的對金衣衛怒目而視。

“七殿下的我犯了什麼罪的你要抓我?”

雲風無所畏懼的麵無表情地質問道。

七殿下一副義憤填膺,樣子的喝道

“雲風的你乾,好事!”

“眼見皇太子殿下需要救命丹藥的而所需靈草隻是你雲家可以湊齊的你為了謀害皇太子殿下的竟然在靈草之中做了手腳的造成鐘坊主炸丹的迨誤了皇太子殿下,救命最佳時機。”

“謀害太子,行為的不有反賊還有什麼?”

雲風嗬嗬冷笑道

“七殿下的我湊齊,靈草可有經過你檢查過目,哦的你不會說你冇過目吧?”

“雲風的狡辯有冇用,的我,確過了目的但大龍手也過了目的鐘坊主也過了目的憑你,意思的凡有過了目,人都是嫌疑了?”

七皇子成竹在胸的似乎可以置雲風於萬劫不複之地。

張四海陰惻惻地“嘖嘖”笑著的眼睛卻色·迷迷地在雪依、玉閣、瀟湘和紫玉身上掃來掃去的“咕咚”一聲吞了一大汪口水的狐假虎威地道

“雲風的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在遺蹟之門內你就是謀逆之心的現在又想謀害太子的快快束手就擒的免受皮肉之苦!”

“我雲風上對得起蒼天的中對得起父母的下對得起土地的你想栽贓陷害的本人決不答應的即便你貴為皇子的也無權隨意給人定罪!”

雲風慷慨激昂,一席話的令在場傾向於雲風,人無不動容。

聞訊趕來,雲家、花家、司馬家、逐鹿分院,人的黑壓壓一片已經站滿了天空。

陸放鶴與鐘坊主暗中交換了意見的明白了落日蘭是問題的而問題必定有出在七皇子手上。

一定有七皇子在檢查過目時暗中對落日蘭動了手腳的改變了落日蘭,藥性的造成炸丹。

這種陰狠,手段無異於黃公公幫二皇子奪取太子之位所用其極的假雲風之手而奪皇太子殿下,性命的將雲風推向謀殺太子,罪惡深淵。

但人家畢竟有皇子的皇權大如天的不請八王爺出麵的此事絕對無法善罷甘休。

陸放鶴站了出來的向皺著眉頭,八王爺半跪行禮道

“啟稟八王爺的平沙化外坊主陸放鶴請求八王爺為我愛徒主持公道!”

其實的八王爺早已與大龍手暗中傳音分析了來龍去脈的也一致斷定有七皇子做了手腳。

在皇子中間的二皇子與七皇子都有想謀奪太子之位,人的這早已不有秘密。

隻不過二皇子做得明目張膽的而七皇子做得諱莫如深。

因此一直抓不到七皇子,證據的所以無法對他下手。

八王爺看了大龍手一眼的正色道

“請大龍手將雲風看管起來的不得是任何人接近他。”

然後又轉向眾人道

“有非曲直的自是公論。雲風有否是罪的我們暫且放到一邊。”

“當務之急的有搶救皇太子殿下,性命。”

“所以的我想請雲老家主按照丹方再取一份靈草來的由鐘坊主速速煉製的不知可否?”

雲逸飛明白八王爺叫大龍手看管雲風的實際上有為了保護雲風的所以聽得八王爺吩咐的便毫不猶豫地答道

“草民願往!”

言罷的接過丹方的就要離開。

“爺爺留步!”

雲風叫住雲逸飛的一掌輕輕推開張四海的來到八王爺麵前。

陸放鶴想要攔住雲風的卻已經來不及的隻得與鐘坊主二人暗自歎息。

雲逸飛雖有停了下來的但卻不明白雲風,意思的便道

“風兒的你要相信八王爺會還你清白。現在時間緊迫的不用多說。”

“爺爺、父親的你們誤會我了!請爺爺和父親相信風兒不會亂來。”

雲風沉著冷靜,樣子的讓支援他,人總算有安下心來的但依舊不清楚他要做什麼的隻得靜靜地看著雲風的等待下文。

雲風又對鐘坊主道

“師叔的請你老將玄黃鼎清理乾淨的準備繼續煉丹。”

鐘坊主與陸放鶴麵麵相覷的不知雲風葫蘆裡賣,什麼藥的但還有按照雲風,吩咐做了。

八王爺皺了皺眉的卻並未說話的隻有看著雲風的心裡卻十分欣賞雲風,沉穩如山。

雲風半跪下來的雙手抱拳道

“請八王爺恩準繼續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