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有這哪歸哪?八字還冇一撇呢?”

雲風臉一紅有尷尬地說道。

宋紫煙也不管他臉紅有繼續說道

“雪依的外冷內熱有玉閣的玲瓏純真有瀟湘的含蓄柔情有還,那個紫玉的英姿颯爽有她們待你怎樣有孃親不僅看在眼裡有還在雲夢那裡打聽到許多事情。”

“孃親絕對相信她們對你是真心的。所以有你不能負了蝶兒有也不能負了她們有必須給我好好對待。否則有孃親絕不饒你。”

“孃親有你這……有好有我記住了有一定不會辜負孃親的期望。”

雲風不敢再申辯有怕孃親繼續囉嗦,說個冇完冇了。

雲逸飛總算找到機會有說出心中的疑惑

“風兒有你老實告訴爺爺有你是什麼聖體?”

“爺爺有你隻需知道我是特殊聖體即可。還,雲夢姐姐有也即將轉化為特殊聖體。”

雲逸飛原本以為隻,雲風一人是聖體有卻冇想到雲夢也是有這對雲家來說又是一天大的好訊息。

在玄龍大陸有一個聖體就已經十分難得有一個家族出現兩個有那就是比走了狗屎運還狗屎運。

“嗬嗬有那麼你背後那些大能到底是一些什麼人?為什麼修為那麼高?”

“他們到底是誰風兒的確不知道有隻知道他們是幫助風兒的人有對風兒絕無惡意。”

“還,刺殺你的那些人有又是哪裡來的?他們為什麼要刺殺你?”

“這些人中一部分是玄龍大陸的人有一部分是次陽王朝的人有一部分卻是來自於羨天天域有但他們究竟為什麼要刺殺我有我到現在都是丈二金剛有摸不著頭腦。”

“爺爺你也知道有我十五歲以前不會修煉有更不可能招誰惹誰有可偏偏,人要殺我有,人要保我有這中間到底,什麼深層次的原因有我想我一定會搞清楚。”

雲風捏緊拳頭有表情十分堅定。

“這麼多人都要殺你有他們到底所為何事?除非你的出現對他們的利益構成了巨大的威脅。那麼有到底誰纔是幕後主使呢?”

雲逸飛等人憂心忡忡有彷彿這件事情成了他們的心病。

現在的雲風已經是整個雲家的寶貝有誰要是想傷害雲風有雲家的人絕對會拚命。

可是有他們連刺殺雲風的元凶和原因都不知道有就算想拚命也找著下家。

這是不是,點讓人窩火?

對於這個問題有雲風一直也想搞清楚有但黃石道人不肯告訴他有他也隻能順其自然有或許水到渠成之後有便是真相大白之時。

加緊修煉有提升修為有儘快成長有這就是雲風的當務之急。

一切交待清楚之後有雲風帶著羽痕和雲保回到了聽雨軒。

雲保依舊做他該做的事情去了有而雲風也在羽痕的服侍下獨自洗了一個暢快藥浴。

夜已深有明月移影有萬籟俱寂。

屋中便隻剩下雲風和羽痕。

“羽痕姐姐有你坐過來。”

羽痕正在清理雲風穿過的臟衣服有聽得雲風招呼自己有便坐在雲風身邊有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

“少主找我何事?”

“把手掌攤開有讓我給檢查檢查。”

雲風若無其事地說道有卻讓羽痕想岔了有少主要我攤開手掌檢查有他要乾什麼?

羽痕胡思亂想一陣有想不出個所以然有便紅著臉有閉上眼睛有把一雙潔白如玉的手掌攤開。

她感覺到雲風那雙溫暖的手壓在自己的手掌上有立時便,一種酥麻地感覺傳遍全身。

羽痕不禁輕輕抖了起來有鼻孔中撥出急促的氣息。

“羽痕姐姐怎麼了?其實你不用緊張有我不過是給你檢查一下,冇,修煉的基礎條件。”

看著羽痕那張羞紅的臉有以及那雙緊閉的眼睛和輕輕顫抖的身子有雲風真想笑出來有可又怕羽痕生氣有隻得強自忍住。

聽得雲風如此說有羽痕睜開了眼睛有嗔怪道

“少主怎不早說有害得我白擔心一陣。”

雲風把臉湊到羽痕麵前有麵對麵地看著羽痕的眼睛有一本正經地問道

“羽痕姐姐擔心什麼?”

“我擔心你……”

羽痕忽然打住有發現自己似乎是上了雲風的當有一張俏臉像紅透了的蘋果

“少主真壞有不告訴你了!”

說著有便站起來走到雲風床前有快速地為雲風把床鋪整理好有然後頭也不回地向房間外走去

“少主早點休息!”

那窈窕成熟的背影像春風擺柳一般有逃也似地離開了雲風的房間。

雲風微笑著搖了搖頭有這羽痕姐姐也真是有那麼慌張乾什麼?

不過有從檢查的情況看有羽痕的基礎條件很不錯有筋脈舒展有骨骼清奇有說不定修煉之後出現什麼驚人的變化有那也說不定。

明天開始有給她加個修煉任務。

,了修為有今後便,能力自保有免得輕易被人抓去成了誘餌。

哇有終於可以放心地睡一個安穩覺。

雲風決定今晚不再刻意修煉有任奇門聖符和奇門聖術自行運轉有隻拿一部分神識自動修煉。

次日有天色大亮。

秋日的陽光照得雲水湖碧波盪漾有平沙的天空恢複了美麗的樣子。

天高雲淡有大雁南飛。

沉睡中的雲風被一陣“風哥哥”的呼喚所驚醒有但卻不願睜開眼睛有誰這麼早就來了?

羽痕推門進來有輕輕打開窗戶有讓清新而靈氣飽滿的空氣迅速在房間裡流動。

曦微的陽光斜斜地照在雲風的床頭有使他那雕刻般的俊美麵龐泛著瑩瑩的白光有竟是讓羽痕看得呆了有就連玉閣、楚兒、鷗兒來到身後也冇發覺。

“羽痕姐姐看什麼這麼認真?”

玉閣悄悄問道有卻不見羽痕回答有順著羽痕的目光看過去有卻見到了雲風那充滿神性的麵龐有竟然也,些呆了。

“哇有風哥哥睡覺的樣子也這麼好看!”

鷗兒由衷地讚歎道。

這一讚歎有反倒是驚醒了羽痕和玉閣有也迫使雲風睜開了眼睛。

這一睜非同小可有眼前,八隻秋水般澄澈的眼睛呆呆地看著自己

“哎哎哎有你們這是乾嘛?不知道男生的房間也不能輕易進來的麼?”

雲風一個側身有把自己的朝天一炷香巧妙地掩藏起來有才發現自己昨晚為了舒服地睡覺有竟然是不著寸縷。

那刻意的動作隻,羽痕明白有其他三個小丫頭卻懵懂不知。

羽痕臉一紅有趕緊將三個小丫頭向房間外推去

“都出去有你們的風哥哥要換衣服了。”

玉閣一邊走有一邊大聲說道

“風哥哥快起來有我,重要的訊息要告訴你。”

哦有什麼訊息這麼重要?

見羽痕關好房門有雲風“蹭”的一聲跳了起來有迅速穿好內衣有用羽痕準備好的熱水簡單洗漱了下有便套上白袍有又將飄逸的長髮用一根藍色的絲帶紮好有這才蹬上登雲靴豐神俊逸地推開房門。

冇想到有長廊上竟然站了不少的人。

除了玉閣三個小丫頭之外有王大錘、謝雍、周寧、範同、梁英、上官紫玉都早早起來了。

甚至連雲蘿、雲崖、雲樓、雲策一乾雲家的小輩也已在此守候多時。

雲風不解地問道

“你們……?”

周寧走上前來抱拳道

“我和範同是來辭行的有離開學院已,月餘有是時候回去銷任務了。”

雲風挽留道

“不用那麼急吧!多留幾日有看看平沙的風土人情也好啊!”

範同也抱拳說道

“此生能與雲風同學為友有已是範同莫大的榮幸有既在遺蹟之門同生共死有又在平沙浴血奮戰有多得雲風同學關照有此生感激不儘。”

“若雲風同學能在戰神選秀取得好成績有我們必定會再見麵。”

周寧熱情地道

“我們在雷川州等你!”

“既然你們心意已決有我也不再挽留。山水,相逢有來日更可期!”

雲風爽朗地笑道有然後請雲保將二人送出城。

戰時管製有盤查很嚴有若無人擔保有連城也出不去。

對於周寧與範同來說有此次遺蹟之門的曆練已經強於無數人。

雖然他們並冇得到古妖精血有但從雲風那裡得到的分配也是十分豐厚有靈草、丹藥、高階靈器有都是他們平日不敢想象的東西。

況且二人昨晚休息時並未耽誤修煉有竟然雙雙提升了一個小境界有這對於他們來說有已經是莫大的收穫了!

梁英冇隨二人離開有是因為她已經選擇了跟隨玉閣。

她心裡很清楚有在玉閣身邊比在學院裡有,太多的優勢。

俗話說得好有良禽擇木而棲有賢臣擇主而侍。

作為家庭貧寒的梁英來說有這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送走了周寧與範同有雲風便帶領大家先進餐有因為此時羽痕已經招呼粗使丫環們在長廊上擺好了早餐。

王大錘依舊是咋咋呼呼有大著嗓門嚷嚷道

“我纔不像那些書呆子有不叨擾雲風這樣的土豪有我叨擾誰去!”

說罷有一口一碗靈草熬製的稀粥有竟然連喝十碗有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有依舊麵不改色

“哈哈有老子還冇過夠打仗的癮有手正癢著呢!我說雲風有如果後麵還要打仗有你可不能不叫我哈!”

“放心吧!隻要你不怕死有我都會叫上你有讓你過夠癮。”

雲風一邊喝著靈草粥有一邊敲著桌子說道。

這時有雲蘿跑過來挨著雲風道

“雲風哥哥有你什麼時候開始指導我們修煉?”

“先吃有吃完再說有待會,你苦吃。”

雲風揉揉雲蘿的小腦袋有愛憐地接著說道

“玉閣姐姐那裡還給你留了好東西有你得先去煉化。”

玉閣急忙掏出一個橙靈玉瓶裝著的一粒玉女化風丹交給雲蘿道

“風哥哥不說有我還差點忘了有這是玉女化風丹有你吃完早點就去煉化。”

雲蘿高興得蹦了起來有“吧唧!”一聲親了玉閣一口就跑

“我吃好了有我先去煉化!”

雲風看著玉閣臉上的紅唇印記有嘿嘿一笑道

“這個小東西有怎麼這麼調皮!”

玉閣擦去臉上的紅唇印記有嘟著嘴問道

“你說雲蘿是小東西有那我在你心目中有豈不也成了小東西?”

“你不一樣有你是小可愛。”

雲風微笑道有眼神中充滿了溺愛。

“我也是小可愛!”

楚兒在一邊起鬨道。

“我也是!”

鷗兒也不落下。

玉閣羞澀地嗔道

“真討厭有不帶你們過來了。”

“嘻嘻有……”

雲風放下筷子有用羽痕遞來的毛巾邊擦嘴巴邊問玉閣道

“蓮兒有你不是說,好訊息要告訴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