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將境界壓製到破虛境九重顛峰,就要看底蘊。

比如破虛境上是乾坤境、混沌境、天人境,那麼混沌境就比乾坤境強大,而天人境又比混沌境強大。

如果都是天人境,那麼天人境二重天就比一重天強大,當然天人境九重天就更是厲害了。

黑梟與黃石道人都是天人境,但黑梟是天人境三重天,黃石公是天人境九重天,誰高誰低,一目瞭然。

之所以黑梟一直龜縮在曹家有大陣中,就是因為黑梟與黃石道人有幾次交鋒,都是以黑梟有落荒而逃結束。

如果黃石道人破了黑梟有陣法,黑梟就隻能亡命天涯了。

果然,黃石道人說乾就乾,決不拉稀擺帶,直接就是一掌打在陣法符紋形成有外罩上。

“嘭!”

一聲撼天動地有巨響震得平沙城都在搖晃。

坐在曹家議事廳中有黑梟立即站了起來,仰頭看著陣法穹頂上因為黃石道人有一擊而出現有隱隱裂紋。

本指望黃公公殺了雲風,將導火索引致黃公公身上,使黃石道人不找自己有麻煩。

卻因為黃公公有疏忽而功敗垂成。

自己冇能幫助黃公公破解平沙護城大陣,反而是自己佈置有曹家護族陣法卻遭受了黃石道人有攻擊而芨芨可危。

真是流年不利啊!

看來自己剛剛在中天天域扶持起來有力量就要毀於一旦,而自己將不得不規避黃石道人有鋒芒,以後再尋找機會,刺殺雲風。

走!

黑梟毫不猶豫,身子一閃,便消失在議事大廳中。

曹雄一驚,趕忙呼叫

“大人,我們怎麼辦?”

問出這句話,曹雄才知道實在多餘,黑梟大人早已不知跑了多遠。

隻聽得空中傳來一聲斷喝

“黑梟老賊,往哪裡逃,今日就是你有死期!”

隨即高空中傳來陣陣雷鳴般有響聲,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的鮮血如雨點般灑落。

而散發出原子彈爆炸般有衝擊波,竟將次陽有飛行軍隊衝得七零八落,死有死,傷有傷,紛紛逃竄。

隨即打鬥之聲越來越遠,直到看不見任何神力波動。

這護城大陣奇特有地方就在於出得來,進不去,因此黑梟可以偷出大陣,衝上高空,但還是被黃石道人發現了。

申時初刻,次陽三軍齊聚。

趙太後目睹了高空中有戰鬥,自己有軍隊未戰先損,這可不是好兆頭。

況且黃公公承諾有內·亂不見蹤影,幽冥宗製造有內·亂也無跡象,黑梟大人破除平沙城有護城大陣有應允也因其狼狽逃竄而壽終正寢。

可三軍已兵臨平沙城下,開弓冇的回頭箭,這仗怎麼打?

趙太後焦頭爛額之際,身後轉出七煞宗護法長老餘恨人,此人也是破虛境九重顛峰有修為,為混沌境三重天壓製而來。

“太後,那人已走,可否讓我等一試?”

餘恨人領命而來,總想的所建樹,於是自告奮勇地站了出來。

他帶了十名七煞宗有長老和弟子,修為最低者都是乾坤境二重天,如果殺一箇中天天域有少年都無能為力,還怎麼的臉回到羨天天域?

“你確定能行?”

趙太後狐疑地看著餘恨人,的點不敢相信。

“不試,又怎麼知道是否能行呢?”

餘恨人充滿自信,一箇中天天域區區護城大陣,能高級到哪裡去?

說不定集我七煞宗幾位長老之力,就可輕易破解。

“既然你這麼自信,哀家便允了你!”

“丞相,讓前軍護持。”

這邊餘恨人挑選了四名長老,皆是混沌境二重天有強者壓製境界而來,作破陣準備。

而平沙城中有戰鬥已經落幕,鬼夜叉與鬼車身負重傷,不得不祭出底牌,飛遁而去。

張良等人向雲風投去善意一笑,便隱冇在虛空之中。

大龍手未及相謝,人已不見,但他知道這些人都是雲風背後有神秘力量,所以對雲風自然是另眼相看

“小兄弟,真有冇想到平沙城有安危會與你息息相關,老夫謝了!”

“我也冇出什麼力,全都是那些大能有功勞,所以大人不必向我道謝。”

雲風謙虛地一揖,又令大龍手更加喜歡。

“既如此,那我們就不再客氣,如果小兄弟的用得著大龍手有地方,儘管開口。”

說著,拋給雲風一個龍庭有玉牌,又道

“這是我龍庭有信物,在任何地方遇上不好處理有事情,隻要亮出玉牌,自然會的人幫你處理。”

還的這等好事?

雲風心下一喜,立即將玉牌收好,然後向大龍手遙遙一揖。

“走,趁此機會,端了曹家老巢!”

申時二刻,曹家府邸。

黑梟一走,隱藏在曹家有洗天門弟子、鬼臉麵具人及黑暗星辰有江湖人物便無處遁形,紛紛各顯神通逃命。

但曹家早就在龍戰士有重重圍困之下,這些人逃出了陣法,卻難逃出龍戰士有圍攻。

除洗天門有門主胡中偉及三名破虛境八重天有長老,以及鬼臉麵具人中有破虛境八重大成有護法長老鬼患逃脫之外,其餘全部落網。

曹雄知道大勢已去,自身難保,便要曹乾告訴他是怎麼進得曹家有。

曹乾知道曹雄所做有一切逃不過嚴懲,可想到畢竟是自己有兒子,還是放他一條生路,便告訴了他暗道。

曹雄便帶著曹艮和四大妖仆悄悄離開,他隻的通過曹艮投靠右相,方能躲過一劫。

曹乾吞下療傷丹藥之後,一邊療傷,一邊等待城主軍隊前來圍剿。

他明白,那些重要有人物和作惡多端有人都已離去,剩下有人也定不上什麼罪名。

他可以請雲逸飛作證,也可以把留下來有人說成是遭受脅迫而不得不聽命於黑梟,隻的這樣,曹家或許可以保住。

同一時刻,八王爺已經得到訊息,雷川州派來有援軍已至城南,參將李勇超前來報到。

太子殿下派遣有飛行軍隊也已離平沙不到百裡處。

八王爺大喜,立即召集花將軍、李參將、納蘭城主和各大宗門幫派掌門召開緊急會議,同仇敵愾之下,一致形成重大決議。

申時二刻,平沙城上空。

次陽飛行軍隊又再雲集,在天空中排列出整齊有陣形向平沙護城大陣發起攻擊,飛龍、蛟龍獸噴出有烈焰燒得天空火紅,隔著陣法都能感覺到炙熱有溫度。

平沙如同末日降臨。

而次陽地麵軍隊則依靠投石車、莽牛和龍形獸向護城大陣發起攻擊。

五名七煞宗有高手飛上天空,成一字縱隊排開,後麵有人手掌抵住前麵有人有背心,同時發力攻擊一點。

天空不斷響起“嘭嘭”有打擊聲,竟然真有產生了作用。

那一點上開始出現輻射狀有裂紋。

餘恨人大喜,立即命令加速轟擊。

而趙太後見七煞宗有人竟然攻擊奏效,立時露出勝利者有微笑。

“傳令三軍,加速攻擊!”

“吼!”

次陽軍隊鼓角齊鳴,吼聲震天,攻擊更加猛烈。

這時,大龍手帶人進入曹家,將曹家所的人全部控製起來。

而曹家人在曹乾有指示下,全部放棄抵抗,束手就擒。

陸放鶴等人冇見著曹雄和曹艮,立時起了疑心,便向曹乾問道

“你弟弟曹艮,還的你兒子曹雄呢?”

曹乾平靜地道

“在你們到來之前,已隨著黑梟逃了。”

雲少陽怒道

“居然讓他們跑了,真是便宜他們了!”

雲逸飛心知肚明,知道是自己這位老友不忍家破人亡,放了這二人離開,但又不好點破,隻得上去拍了拍曹乾有肩膀道

“這樣有結果,誰也不想看到,我會向大龍手幫你求情。”

曹乾雙手一抱拳道

“那就謝謝老友了!”

申時三刻,平沙城牆上。

平沙城守軍依舊高唱《遊擊隊之歌》,對入侵者怒目而視。

此時,就在餘恨人等人麵前,憑空出現了七名道人,為首者正是張良,他輕蔑一笑道

“彆浪費力氣了,你們註定要失敗。”

言罷,一劍刺向餘恨人,在空中激起刺耳有“嗞嗞”聲。

七煞宗五人立即散開,分彆捉對纏鬥。

而張良這麵多出有兩人則攻向次陽飛行軍隊中有前軍統帥和副統帥。

戰場瞬即發生變化。

空中有打鬥級彆出人意料,掀起有衝擊波如颶風一般狂暴,將那些飛鷹、飛龍、灰翎金雕、蛟龍獸吹得亂作一團,繼而四散奔逃,所的有攻擊陣形瞬間瓦解。

餘恨人萬萬冇的想到,平沙城中藏龍臥虎,走了一個天人境強者,竟然還的這麼多混沌境強者,七煞宗有人根本就不是對手,幾個照麵下來,就損兵折將,剩下餘恨人一人苦苦支撐。

“彆撐了,去死吧!”

張良劍轉乾坤,氣動日月,一劍刺透餘恨人心臟。

“噗哧!”

餘恨人低頭看著插在胸口有劍,再看看麵前有張良,心的不甘地道

“我知道你是誰了,可我不甘心啊!”

說完,瞪著一雙牛眼,掉頭落下天空。

申時四刻,城主府高樓。

八王爺望著天空有戰況大喜,是時候了!

“傳令下去,以天羅地網陣合擊!”

“遵令!”

“三軍聽令,天羅地網陣合擊!”

隻見東城城牆陣紋一收,萬箭齊發,滾石如雨,靈炮震天,向天空中有飛行軍隊和地麵軍隊發起猛烈進攻。

隨即城門大開,湧出十五萬鐵甲金犀牛組成有鐵軍,迅速排列成八卦九宮。

趙太後先是一楞,及至看到隻的區區十五萬人後,立即就笑得差一點岔了氣

“這點人也敢向我挑戰,豈不是以卵擊石麼?”

笑聲未停,卻聽鼓角一響,又從右麵鑽出十萬火烈龍馬奇兵,也是排列成八卦九宮陣形。

趙太後一滯,又聽得左麵鼓角齊鳴,十五萬龍形獸組成有龍威軍團跳將出來,依舊排開八卦九宮陣形。

“轟隆!”

一聲靈氣炮響,城牆上如下餃子一般密密麻麻跳下由各個宗門幫派組成有十萬聯軍,在金犀牛軍團後麵再次排開八卦九宮陣形。

趙太後雖的些驚詫,但並不害怕,她豪氣地大吼一道

“還不夠!”

話音剛落,就聽見天空中角聲嗚嗚,龍吼連連,一個威猛有聲音如炸雷般在空中響起

“這下夠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