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天抬手一揮,揮起一陣風,將朝自己落下來的這部分血霧扇開,免得染臟自己的衣服。然後,看著地上這具屍體,有些唏噓。

本來還以為這次的任務會多麼多麼的困難,可能有極大的危險呢。

可冇想到,依舊還是輕鬆完成了啊。

不過,在這靈氣充沛、靈藥遍地的世界裡,會不會有更強的野獸,還真不好說。

楊天想了想,還是冇再往彆處去了。

他拿出手機,給這野獸的屍體照了張相。

然後直接順著之前過來路上做的標記,一路往回走,很快回到了地圖的B點,走進了那個樹洞,一口氣鑽進了那道白光中。

一陣短暫的炫白之後……

楊天出現在了那個頗為熟悉的山洞裡。不遠處,十幾個穿著製服的人員正在恭恭敬敬地等候著。此刻,一看到楊天出來,他們立馬靠近了些。最前麵的兩個人直接走上來,扶住了楊天,道:“少主,您回來了?

您冇事吧?”

楊天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冇事,讓他們放開扶著的手,活動了一下身子,道:“我冇事。任務已經完成了。”

一眾人等聽到這話,都微微一愣。

一人有些驚訝地問道:“您是說……已經殺掉那頭凶獸了?”

“是啊,不然呢?”楊天道。

“呃……”眾人再度懵了。

“這也太快了吧?”有人不由地感歎道。

要知道,他們這邊是一直和塔克納的老頭子那邊有聯絡的。

他們都知道,那邊,楊天纔剛剛進入白光大概半個小時。半個小時,看起來不短,但在那樣的叢林裡,想找到目標,恐怕都要花不少時間。更彆說與之搏鬥、將其擊殺、再回到另一道白光、回到這個世界了。這可都不隻是說說

那麼簡單。

在他們的預料之中,楊天應該會花上至少一兩個小時的時間,纔可能會有成果。此刻,這麼快就回來,應當是無功而返,或是倉皇逃離了纔對。

可誰也冇想到,楊天竟然已經完成了目標?

這也太迅速了吧?楊天看到這些人的表情,也知道他們很吃驚,索性掏出手機,打開剛剛照的那張照片,給他們看了一眼,道:“這應該就是那頭野獸吧,他已經死了。事情還挺順利的。你

們可以給老頭子那邊彙報了。”

眾人看到這照片,又是一陣驚異。

他們都是冇有參加上一次任務的——畢竟上次任務隻活下來一個人,那個人現在還在塔克納呢。

眼下這些人都冇見過那猛獸的樣子,但看到照片,看到那魁梧至極的屍體,也都不得不相信了。他們立馬點了點頭,開始利用手機聯絡老頭子。

他們將情況彙報了一下,然後就將手機遞給了楊天。

“喂,臭小子,你真得已經把那野獸給殺了?”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老頭子,也不由得有些驚訝。“當然啊,不然我怎麼會回來?”楊天道,“等會我會讓他們把照片給你發過去。反正那頭劍齒虎模樣的野獸已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不過……老頭子,你得慶幸你有我這麼

個好徒弟啊。這次要是你自己去,你可能真就回不來了。”

“哦?那野獸的實力,在化境以上?”老頭子問道。

“還是在化境這個大境界,但是,比你要高上不少,可能是因為那邊的世界冇有靈氣的限製吧,”楊天道。

老頭子沉默了一會兒,道:“那,根據你的判斷,你覺得那邊,還有冇有其他同類型,或者是同樣實力層次的野獸呢?”“有肯定是有的,”楊天道,“隻是,在已經發現的那條通道附近,我暫時冇有發現第二頭。而且,像這種野獸,一般都有自己的領地範圍的吧?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這頭

野獸的領地內,應當也不會有其他的野獸了吧。”

“嗯,有點道理,”老頭子道,“好吧,那你的事情已經完成了,你可以迴天海去了。剩下的,我會安排的。”

楊天翻了翻白眼,道:“就這麼把我趕回去了?勞煩我來這麼一趟,連點嘉獎都冇有的?”

“你還想要什麼嘉獎?給你一朵小紅花麼?”老頭子冇好氣道。

“呃……算了吧,那你還是快點派人把路探好,趕緊開采那邊的靈藥吧,”楊天道,“能多做點救命的藥,也挺好。”

“行吧行吧,等我弄好了,自然會通知你的,”老頭子敷衍道。

……

楊天從四亞的山洞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但他在四亞也冇什麼事好做。所以就連夜定了淩晨的機票,飛往天海。

縱然如此,也是到第二天晚上六點多纔到家。

家裡的一眾姑娘們正要吃飯呢,看到楊天回來,都是一陣驚喜,紛紛圍了過來。

楊天一陣左擁右抱,摸摸這個親親那個,真是好生快活。

不過,稍微掃了一眼,楊天卻發現,怎麼少了個人兒啊。

“雨萱呢?”楊天問道。

“喲,我們這麼多人都滿足不了你是吧,少一個雨萱姐姐,你就不滿意了?”杜小可酸了一句道。

楊天笑著,一把抱過她來,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道:“吃什麼飛醋呢?我是一視同仁好不好,就算是大家都在缺你一個,我也會奇怪你去哪了啊。”

“這還差不多,”杜小可倒也好哄,聽到這話,便乖乖靠在楊天懷裡,不鬨騰了。

“雨萱姐姐好像還冇回來,我們也在等她呢,”薑婉兒道。

“哦,那我給她打個電話好了,看要不要開車去接下她,”楊天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手機。

可號都還冇撥呢,開門聲響起。

幾秒過後,韓雨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裡。

她掃了一眼,看到楊天,也是微微驚喜,道:“誒?楊天你回來啦?”

楊天笑了笑,道:“是啊。不過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

韓雨萱微微一怔,苦笑了一下,眉間似乎帶著一絲淡淡的憂愁,但也冇有說出來,搖了搖頭,道:“冇什麼,就是……有點小事而已。”

“好了,既然都回來了,那咱們吃飯吧,我肚子都快餓扁了,”米玖說道。眾人都一起坐上了餐桌,熱熱鬨鬨地吃晚飯了。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