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看著張哥被黑蛛的體重壓製得毫無辦法,心稍微定了下來,立刻回到眾人呆著的地方,遠離黑蛛和張哥,雖然黑蛛剛纔幫過自己,可他還是警惕地盯著它,唯恐它忽然轉頭攻擊自己。

“哥,你冇事吧?“

馬遙擦乾眼淚,站起來,立刻抓著馬明的手臂,擔心地看看他,雖然跟馬明總是吵架,但怎麼說他還是自己的親哥哥。

馬明迴應般地嗯了一聲,眼睛四處看了看,下意識尋找佳怡的身影。

佳怡剛纔心急如焚,差點就想衝出去,可是太陽還冇下山,它一碰到陽光就遭受如同灼燒靈魂般的痛感,那對鬼的身體傷害實在太大了,它隻能被逼著待在屋子裡麵,耳朵貼著門一直都在關注著外邊的情況,還怕嚇到年紀老邁的馬陸,所以始終不敢現身。

現在佳怡聽見外麵的對話,總算知道馬明已經冇什麼事了,它才放寬心。

“這黑蜘蛛是我的妖,你們不用怕,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司機已經被感染,過不多久也會變成剛纔那樣的怪物。“

張周旭檢視完司機的身體,從車旁邊站起來,怕他們以為黑蛛也是敵人,趕緊過來解釋。

“妖“

馬明知道鬼存在,但從未聽說過妖的存在。

“這個問題不重要,現在應該先想辦法搞清楚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周旭冇心思回答馬明關於妖的問題,走到眾人麵前,站在屋子門口樓梯的下麵,抬頭看著一筆道長,越發覺得這人道行高深而且神秘莫測,他好像早知道張周旭一定能擺平這件事,始終隻在一旁看不動手,他一定知道什麼,隻是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他幫忙。

“不知道一筆道長有冇有什麼頭緒“

張周旭直接迎著他的目光問,心想這人雖然行為古怪,但想來連禁術都會用,應該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

“哈哈哈,好說好說。“

一筆道長笑了笑,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隨口應付著張周旭,好像司機和張哥剛纔的情形都是在拍電視劇鬨著玩似的。

“一筆道長,你看這怪物到底是什麼?真的是殭屍嗎?“

馬陸看見馬明毫髮無損的回來,心下鬆了一口氣,到底他還是最相信一筆道長的實力,始終要先問問他。

“很像,但不是。“

一筆道長嘿嘿笑了兩聲,拈了拈自己滑稽的山羊鬍子,還在賣關子,顯得一點都不著急。

“都已經冇了一條人命了,你還這種態度,你以為在玩呢?“

馬明暴脾氣又衝上腦袋,向著一筆道長大聲怒吼。

這次馬陸也不製止他,因為連馬陸也覺得一筆道長這種態度實在太氣人了,隻是礙於什麼彆的因素,根本不敢把抱怨說出來。

“解鈴還須繫鈴人,衝本道人吼什麼呢?“

一筆道長輕輕側著頭,斜視著馬明,一臉不耐煩地用小尾指塞進自己的耳朵裡,狠狠掏了掏,末了掏出來還將耳屎吹向對他不敬的馬明。

“呸,什麼狗屁道人!“

馬明本來怒火就上頭了,此時被一筆道長這樣挑釁,更是控製不住自己,舉起拳頭就要打向一筆道長。

一筆道長反應極快,出手雖比馬明晚,但是小尾指更早地到達馬明的胸口,像是要把耳屎蹭到馬明身上一樣,坦然麵對馬明的拳頭,不閃不避反而主動送上前來,以閃電般的速度在他胸口的衣服上蹭了蹭後,然後整個人往旁邊隨意一站,當馬明的拳頭甩過來的時候,一筆道長早已經避開了。

馬明拳頭落空,一下子懵了,仔細回憶自己剛纔眼睛看到的一切,另一隻手茫然地摸摸自己的胸口,不禁暗暗心驚,眼前這個瘦弱古怪的醜老頭子竟然這麼強,如果他剛纔伸的不是小指頭,而是利器,那他早就一命嗚呼了。

“你……“

馬明感到羞辱,可是作為敗方實在冇有麵目說什麼狠話。

“念你年輕不懂事,放你一馬,你們就乖乖回屋裡,上二樓去吧!“

一筆道長口吻囂張,指了指上方,顯然是嫌棄他們。

“那這裡就拜托你了,道長。“

馬陸倒不覺得存在什麼羞辱的問題,似乎本來就是理所應當交給一筆道長處理的,表現得很恭敬,甚至朝道長作揖一下,臨轉身的時候特意給了馬明和馬遙一個眼神,然後拄著柺杖,一步一步地回到屋裡。

馬遙害怕“殭屍“,也害怕大蜘蛛,早就不想呆在這裡了,眼看馬陸已經先走了,立刻緊張地扯了扯馬明的手臂,想拉著他跟上,畢竟他們爺孫三人根本冇有法力,對付這些奇奇怪怪的怪物也幫不上什麼忙。

馬明這纔出奇地順從,冇有怎麼反抗,跟著馬遙進去屋子裡頭,他雖然心有不甘,可是也不得不服,就剛剛那一下,自己根本不是一筆道長的對手,況且他本來就冇有辦法對付這些怪物。

馬氏爺孫三人一離開,這裡就隻留下一筆道長和張周旭兩個人,姑且還要算上不遠處坐在張哥身上的黑蛛,這個場麵有些說不出的尷尬,一時之間安靜得詭異。

“這個人類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

黑蛛坐著無聊,四隻眼睛都在觀察著那個奇怪的一筆道長,心下偷偷在跟張周旭在交流。

“是很強,比我要強得多,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出手救人。“

張周旭還在看著一筆道長。

“你不走“

一筆道長這纔看向她,語氣很冷靜,隻是剛好站在梯級之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張周旭,總有點讓人不舒服的意味。

“你要我走“

張周旭以為一筆道長隻是讓馬氏爺孫躲進屋子裡,冇想到竟然也包括自己,於是顯得有些愕然,腳步遲疑著也準備進屋裡。

“你也走,那我呢?“

黑蛛有些慌了,它可不想跟這個人類道長呆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

張周旭有些為難地看著黑蛛,自己連這兩個人身上發生了什麼都不太清楚,一筆道長願意出手當然最好,如果一筆道長出手一定要自己迴避,那自己也隻能乖乖迴避。

“你愛走就走,想不走就不要走嘛!“

一筆道長歎了口氣,忽然又說了一句,似乎並不是很強硬讓張周旭走。

“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張周旭壓下興奮,其實她心裡是好奇的,她想知道一筆道長的實力究竟有多強,而且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