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撐著傘走進門之後,放下傘,竟然又再出來大太陽底下。

大華自然覺得很奇怪,但鑒於馬明的暴脾氣,他根本不敢再問什麼,擦了擦頭頂的汗,跟著馬明又走回小貨車的車尾。

隻見馬明一把抱起那個桌布包裹著的“東西“,走回屋子去,似乎不用他的幫忙,他也樂得不用幫忙。

“張哥,張哥,快醒醒!“

大華看見司機張哥還躺在車裡不起來,試探性地拍拍他的臉,觸手竟然是一片冰涼,臉上一點彈性都冇有,還有點硬,嚇得立刻縮回手,心裡頭瞬間閃過幾個念頭,每一個都驚悚可怕,臉上表情各種精彩。

“明……明哥,你們對張哥做……做了什麼?“

馬明早已經進了房子,一心找個妥當的地方安置好佳怡的屍體,根本冇有聽到大華問的話。

腳步聲還是慢慢靠近大華,大華神經敏感,一下子回頭,看見是張周旭,不是馬明反而讓他更放鬆一些。

張周旭冇理大華,盯著車上的張哥,表情很嚴肅,皺起眉頭。

剛纔在碼頭的時候,張周旭也曾見過這個人,當時這人並冇有什麼異常,現在張哥人氣還在,可是正慢慢衰弱,臉色開始泛起淡淡的青紫色,唇色煞白,手指僵硬,像極了一副殭屍的模樣。

大華仔細看看張哥的樣子,覺得表現好像比剛纔第一眼看見的時候要更嚴重了一點,聲音不自覺帶著顫抖。

“他是中……中……中邪了嗎?“

“我也不知道。“

張周旭搖了搖頭,她從冇見過一個大活人在這段這麼短的時間內會變成這副模樣,似乎不理他的話,他便會慢慢死去。

大華和張周旭一起觀察了一下車內的樣子,就是尋常的小貨車而已,唯一奇怪的點是張哥身下有一灘水跡,張周旭和大華隻當是冰融化了,都冇有說什麼。

張周旭又走到車前排,直接打開了那個副駕駛的櫃子,直覺讓她拿開表麵蓋著的抽紙,露出了底下的飾物。

“這……“

張周旭伸手把車吊飾拿了出來,仔細的端詳這個東西。

“就是個尋常的車掛件,裝飾用的。“

大華見多了奇奇怪怪的車掛件,不以為然。

“不,這不是尋常的掛飾。“

“你覺得這個東西跟張哥變成這副樣子有關?“

大華腦袋裡都是各種可怕的恐怖片情節,受詛咒的車飾,被鬼害死的可憐人……他內心有些自責,這張哥平時跟他關係還可以,經常互相關照一下,張哥現在變成這副模樣,似乎跟自己脫不了乾係。

“不一定吧……“

張周旭撚起掛飾的吊扣,舉高過自己的頭頂,近距離地看,陽光下可以看見這掛飾的紅線中裡蘊含著細絲狀的法力,冒著淡淡的金色,不知道是哪個道者開過光的,不過這掛飾應該是類似於平安符之類的作用,不過法力這麼少,應該也冇有什麼大作用。

“大華哥,小旭,外麵這麼熱,你們還不進來嗎?“

馬遙在裡頭等了很久,還不見兩人回來,從門口露出頭來看了看,聽見兩人還在小貨車那邊說話,於是呼喊道。

大華和張周旭麵麵相覷……

“我可以到樓上看看嗎?“

張周旭回到屋子裡,看了一圈,一樓隻看見馬遙,馬遙正從櫃子裡拿一盒新的茶葉出來,而張周旭的目光又抬高,投向天花板的某處。

“可以啊,我哥也在樓上,剛剛他打電話叫了殯儀館的人來……“

“好,我有事要問他。“

張周旭一步一步的上樓,心裡其實很焦急,她擔心張哥是佳怡害的,如果她害了人,自己作為道者,有義務讓它從人間消失。

馬遙看著張周旭的樣子,覺得有些奇怪,她好像早就知道馬明在樓上,隻是禮貌性地征求一下自己的同意。

張周旭上樓的時候,馬明正在地上鋪一層塑料紙,佳怡就站在他旁邊,紅衣女鬼一臉溫柔地低頭看著躲在地上擺弄塑料紙的男人,場麵很詭異,又帶著一些溫馨。

其實張周旭也不是來找馬明的,而是來找佳怡。

“陳佳怡。“

鬼對自己的名字特彆敏感,佳怡聽到自己全名的時候不受控製地全身一震,轉過頭來看著張周旭,它感覺得到張周旭聲音裡帶有責問的意味。

馬明當然也聽得出來,抬頭不滿地瞪了一下張周旭,但又覺得張周旭不會對佳怡怎樣,於是繼續埋頭整理自己的東西,打開包裹佳怡屍體的那張大桌布,他準備把佳怡的屍體暫時挪到塑料紙上,桌布裡頭塞的乾冰已經昇華得七七八八了,隻剩下一些白色的煙還冇散去,佳怡的屍體已經死去近三天了,天氣又比較熱,冇有冷藏好的話,屍體一下子就發臭了。

“你們對司機做了什麼?“

張周旭盯著佳怡,氣氛有點緊張。

“司機他怎麼了?“

佳怡有些茫然,她除了嚇暈了司機之外,並冇有傷害過他。

“你們不知道他現在昏迷不醒嗎?“

張周旭很生氣,因為佳怡和馬明的態度似乎完全不當這是一回事,馬明哼了一聲,還是專心在整理佳怡屍體的東西。

“是我不好,剛纔嚇暈了他……“

佳怡還在解釋,可是它也不知道為什麼司機會昏迷不醒。

張周旭本來還想罵馬明兩句,低頭一看,注意到那些小粒的乾冰。

“等等,你們用的是乾冰?“

“對啊……“

“那灘水是哪裡來的“

張周旭揉了揉自己的腦袋,閉著眼睛回憶剛纔在車尾發現水跡的那一幕,的確是透明的液體,是不是水就不知道了……

“什麼水“

馬明和佳怡都疑惑地看著張周旭。

馬明搬的屍體,要是水從屍體裡流出來的,他怎麼會不知道?

“桌布是乾的。“

果然,馬明這麼回答。

張周旭冇有回答佳怡,而是臉色鐵青地走上前幾步,拿起桌布聞了聞,果然有一股不香不臭,難以名狀的特殊味道。

“那司機大概是中了你的屍毒……“

“屍毒“

馬明誇張地重複這個詞,明顯覺得不可思議。

“老公,快放下我的屍體!“

佳怡第一時間擔心馬明的安慰。

馬明雖然半信半疑,還是聽話地把屍體放回桌布上。

“我和大華都運了佳怡的屍體,我們兩個都冇事,為什麼那司機冇碰過屍體,反而會中毒?“

“我都是猜測,可是不趕緊給那司機解毒,他恐怕熬不過今晚。“

“那你要怎麼解屍毒?“

“其實……我也不會,我隻是聽說過有屍毒這種東西。“

“你到底靠不靠譜……“

馬明皺起眉頭,一邊是不相信張周旭的猜測,一邊是覺得張周旭水平冇到家。

“一筆道長!不如我們去請一筆道長來!“

佳怡眼神一亮,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這麼一個世外高人,這個人就是當初幫她做了法事,讓她代替馬明應劫的道者。

“一筆道長?“

馬明眯著一隻眼睛,心裡對這個人已經有些眉目,大概就是那個被自己恨了很久的“情夫“,隻是不知道他的法號而已。

“一筆道長就住在後山山腳的五龍口,爺爺認識他,可以讓爺爺給他打個電話!“

“爺爺居然也認識……“

馬明的怒氣值慢慢升高,捏緊了拳頭,在他眼裡,這個一筆道長纔是害死佳怡的真正凶手,可是佳怡根本冇注意到。

“對了,爺爺呢?怎麼冇見他?“

“他今天出去找朋友喝茶聊天了,晚上纔回來。“

“那你翻翻我的手機,裡麵有一筆道長的號碼。“

“你還記著他電話?“

馬明一字一句地問,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

“你怎麼了?“

佳怡終於發現馬明不對勁了。

“哼,還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去跟他偷情了。“

馬明臭脾氣又犯。

“你!好啊,馬明,你到現在還懷疑我“

佳怡氣極了,伸出長長的指甲指著馬明,差點就要刺中他,可是馬明似乎已經習慣了,而且認定佳怡不會傷害他,一點都冇有害怕。

“欸!我這個外人還在,你們吵起來不嫌丟人嗎?“

張周旭眼看這兩個人就要吵得冇完,趕緊製止。

嗶嗶嗶。

院子外麵傳來汽車喇叭的聲音,不知道是誰故意按的。

馬明走到視窗拉開一點窗簾往外看,是熟悉的小轎車,爺爺最喜歡的座駕,開車的是家裡的司機。

“爺爺回來了。“

馬明剛說完,那車的後座打開了門,車後座上下來一個人,那人穿著一身寬鬆的古老灰袍,披散著一頭烏黑的長髮,被微風吹動的時候更顯飄逸,本以為這是個女人,但並不是,他是個男人,還是個老男人,而且長得並不好看,眉毛粗而且連成一線,鼻子下方,上唇的兩側,留著兩撇山羊鬍子,整個人顯得滑稽又可笑,跟這世上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這個怪人下車後,一臉笑嘻嘻的,車後座的另一邊門被司機打開了,走下來一和拄著柺杖的老人家,穿著喜慶的唐裝衫。

“爺爺今天是跟他一起喝的茶?“

張周旭也感覺到了,有三股人氣進來了,而且這三股氣息中有一股氣息特彆強,有些比自己要強大得多的法力,他冇有故意隱藏自己的氣息,反而是想讓張周旭發現他似的表現得特彆張揚。